手机上阅读

788.第788章 赤焰生西陆 千年五彩龟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西陆群山。

    赤光升腾,烟霞千里,层层叠叠的瑞气氤氲垂下,光明大作,熠熠生辉。

    远远看去,足有成千上万的弟子或是驾驭飞舟,或是乘坐宝车,或者坐在仙禽,从四面八方涌来,宝光冲霄,仙音缭绕。

    说起来,身为执玄门牛耳的超级宗门,数以万年的积累,太一宗宗内的弟子以万计数。

    只是平常时候,各弟子都在自己的洞府内修行,很少外出,现在门中比试一开,如同百川汇流一样,终于显现出浩荡的威势。

    这样的底蕴,只有玄门十派中的少阳宗和南华派能够堪堪做到,至于上清剑派虽然战力不逊色于两大宗门,但由于剑修的苛刻,使得门中弟子精益求精,在人数上是很少的。

    任顼等人坐在飞舟上,看着眼前一道道流光溢彩,忍不住目瞪口呆。

    “真,真,真是好多人啊。”

    李道玄说话都结巴了,数以万计的修士驾驭飞行法器而来,这样壮观的场面令他非常震撼。

    “是啊,”

    韩馥少见地没有和李道玄争吵,用他略显阴柔的声音道,“太多了,实在是太多了。”

    “玄门之首,天下第一。”

    任顼喃喃自语,心情很是震动。

    他们几人是小玄界中仙门崛起后应运而生,属于天之骄子,修道天赋惊人。虽然出了小玄界后气运大降,无法像典籍上记载的那样洪福齐天,但修行依然是很顺利,还是顺顺当当地筑基成功。

    几人修道时间不长,又是少年心性,有此成绩,难免心中滋生骄傲之气,飘飘然。

    只是当他们见到如此之多的门中弟子后,立刻它如同一桶冷水泼下,把他们心中的浮躁一扫而空,取而代之是沉甸甸的压力。

    竞争者如此之多,可谓是千军万马走独木桥,稍一放松,就会被淘汰啊。

    就在飞舟上众人反思的时候,飞舟继续前进,更多的景象如同山水画样展开,铺在众人的面前。

    只见日月垂光,高峰嵯峨,玄芝被崖,朱草蒙珑,依稀有明堂绛宫,金楼玉阙,帷帐琳琅;龙虎列卫。

    星星点点的宝灯放起,用细线系在铜柱上,层层的光晕高悬,宝光莹莹,亮如白昼。

    再往前走,就是一个八角牌楼,高有百丈,高耸入云,上面挂满金铃铛,风一吹,叮当的玄音,悦耳动听。

    到了牌楼前,任顼连忙摇动令牌,停下飞舟,开始等待。

    门中比试一下子吸引上万名宗门弟子前来,导致接待任务很重,负责引路的执事弟子简直是如陀螺般一停不停。

    等了大约两刻钟,才有一个瘦高个的年轻人迎过来,稽首道,“不知道各位同门来自哪里,我可以负责安排席位。”

    任顼犹豫了下,没有敢提及景幼南的名号,只是答道,“这位道友,我们几人刚才外门晋升。”

    “哦,”

    听到这话,瘦高个的年轻人神色冷漠了几分。

    作为迎来送往的执事弟子,他分为明白宗内弟子的层次。

    一般来讲,世家弟子在从外门晋升后,就会有家族出面安排,或是送到自己家族的真人门下充当羽翼,或是推荐到好友门下加深交情,不管怎样,都会安排地妥妥的。

    像眼前这几个人到了内门却像无头苍蝇一样,分明是出身普通,以后差不多会被功德院随机分配,很难出头。

    对这样无交往价值的人,瘦高个提不起半点的兴趣。

    “喏,”

    瘦高个从袖中取出一个铜牌,扔给任顼,道,“你们几人到东看台,看铜牌上的位置寻找座位,记得不要喧哗。”

    “谢道友,”

    任顼来之前打听了下,知道东看台是位置最差的,不过他没有办法,只能够接过来,道声谢。

    正在这个时候,就听仙音飘渺,金铃声声,下一刻瑞彩生姿,祥光千道,如璎珞珠帘般散开。

    一个头戴金冠的青年人踱步而出,眸子深深,沉稳有度。

    他的身边,跟着一个形态奇异的大龟,色呈五彩,额上两骨起似角,烟云之气笼罩其上,隐隐有白云蟠蛇之象。

    看到如此巨龟,任顼几人只是惊讶赞叹,但在门中迎来送往锻炼出好眼光的瘦高个青年人马上认出其来历,连忙迎上去,满脸地笑容,道,“樊公子。”

    “你认识我?”

    樊文台先是一愣,随即笑道,“你是认出五彩龟了吧?”

    “樊公子慧眼如炬,”

    瘦高个伸出大拇指,称赞不已。

    实际上,五彩龟在宗内很有名气,寿命俱是在千年以上,浮于莲叶之上,或在丛蓍之下,能解人言,颇具灵异,通常只有樊家嫡系子弟才有资格拥有。

    “樊公子,请移驾龙雀阁。”

    想到樊家在宗内的威势,执事弟子腰弯的更厉害,神情恭敬到极点。

    “嗯,”

    樊文台点点头,刚要举步,目光一转,正好看到任顼等几人,异色一闪而逝,开口道,“不知道这几位道友来自哪里?”

    执事弟子声音中带有一种轻蔑,答道,“樊公子,他们几人刚才外门晋升,是来看看门中比试的热闹的。”

    樊文台心中一动,稽首道,“几位同门,在下樊文台,可否邀请几位一同观看门中比试?”

    “这个,”

    任顼沉吟了下,不过他知道龙雀阁居高临下,位置比他们分到的看台不知道好多少倍,能够把门中大、比尽收眼底。

    “那就麻烦樊道友了。”

    “都是同门,道友太客气了,”

    樊文台温尔儒雅,气质出众,谈笑之间,有一种令人如沐春风之感。

    他一边往前走,一边好似随意地问道,“几位同门青气聚顶,并蒂莲开,根基打地很牢啊,乍一看,我还以为是哪家世家大族的嫡传弟子呢。”

    “惭愧,”

    任顼谦虚一句,道,“我们几人只是井底之蛙,不值一提,和樊道友比起来,真的是天地之别。”

    樊文台看任顼进退有度,其余的几人或是孤傲,或是清冷,或是平静,都是各有特色,心中招揽之意更浓,笑道,“我只是樊家一个不争气的弟子,几位同门锐意进取,要不了多久就会超过我的。”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