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787.第787章 崖前话大事 仙路需争锋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白鹿山。

    山花霜叶,雪松修竹,古藤上石,郁郁青紫。

    有一寒潭,一泓深碧,怒流倾泻之上,流者喷雪,停者毓黛。

    仔细观之,四山溟色,澄映心目。

    不知何时,突然一声长啸自潭底发出,清朗悠长,越拔越高,如龙吟,似呼啸,震动山林。

    下一刻,层层叠叠的绿水散开,向上涌起如莲座,托起一个身材颀长的青年人,头戴莲花道冠,身披黑水仙衣,腰悬玲珑袋,肤色如玉,晶莹剔透。

    青年人一出现,睁开眼,登时神光洞彻,四面八方的水气凝成一个个的水莲花,竞相绽放,郁郁馥馥,香气四溢。

    见到如此异象,白鹿山留守的弟子全部被惊动了。

    “是邓芝邓师兄啊。”

    “师兄出关了,真是太好了。”

    “看样子邓师兄的《云泽水行太妙功》大成,有资格竞争十大弟子了。”

    “好啊,太好了。”

    众弟子围上来,七嘴八舌的,有的问好,有的恭喜,有的自语,反正是个个神情激动。

    邓芝也不生气,只是笑吟吟地听着。

    “师兄,你这次出关的太是时候了,门中十大弟子有三人退出,以师兄的资格和实力,肯定能够上位。”

    一个圆脸的少女双手合十,美目中满是崇拜的小星星。

    她可是清楚,自己的这位邓芝师兄是响当当的天才,当年就有资格竞争十大弟子之位,要不是有了所谓的大局退让一步,说不得现在就已经是十大弟子之一了。

    现在闭关十五年,《云泽水行太妙功》大成,拿到一个十大弟子之位简直是手到擒来。

    “是啊,是啊,邓师兄这次要拿个十大弟子回来。”

    其他人大声附和,眉飞色舞。

    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在世俗如此,在仙门中也不例外。

    只要邓芝能够成功上位十大弟子,对于他们这些依附在白鹿岛上的普通弟子来讲,不下于一次飞跃,走出去扯着虎皮,无往不利。

    也正是如此,无论平时多少矛盾,等到要发力争夺门中要职之时,各个派、系或者势力都会空前统一,齐心合力,拧成一股绳,利益所在,就是这样。

    说了一会,邓芝摆袖起身,道,“众位师弟,我先去见一见陆师兄。”

    “应该的,应该的。”

    “邓师兄快去快回。”

    “陆师兄一定会支持的。”

    众人都是祝福,他们都明白,自己的师兄要上位十大弟子,没有陆伯言支持,根本不可能。

    “我去去就来。”

    邓芝脚下腾起一道水光,身子拔到半空中,然后冲下面的众弟子点点头,向西北方向而去。

    行了大约半个时辰,邓芝按落云头,到了地上。

    抬眼看去,就见前面烟霞焕彩,日月摇光,山风似秋水长天一色,琪花共瑶草摇曳散香。

    宝焰金光腾空,紫气青华萦绕,仙鹤立于枝头,灵鹿饮在泉旁。

    正是四季不易神仙府,天柱宝极大洞天。

    时间不大,层层叠叠的祥光瑞气散开,一个骑鹤童子从来,高有五尺,眉目清秀,用清脆的童音道,“邓仙师,陆真人召见,请随我来。”

    “好。”

    邓芝正了正头上的道冠,深吸一口气,跟在后面。

    不多时,两人来到一处山崖下。

    有千岁松树,四边披越,上杪不长,望而视之,有如偃盖,其中有物,或如青牛,或如青羊,或如青犬,或如青人,光怪陆离,不可测度。

    松下有道人负手而立,面容清癯,大袖如翼,层层宝光重叠在脑后,里面端坐神灵吟唱,虚空生花,金钟玉音。

    邓芝连忙上前几步,行礼道,“见过陆师兄。”

    陆伯言转过身来,和煦的笑容挂在面上,上下打量了邓芝两眼,道,“邓师弟玄功大进,真是可喜可贺。”

    两人客套几句后,有道童奉上香茗,陆伯言直接开口道,“邓师弟,你此次来可是为了即将召开的门中比试?”

    “师兄,可以不妥之处?”

    邓芝心下一沉,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以师弟你的资格,是有机会竞争十大弟子的席位,”

    陆伯言眸子深深,青气流转,声音如金石一样,道,“不过,东蒙太乙长生洞天有意推出一个弟子,师尊当年欠过陈真人的情分,不好说话。”

    邓芝面色一变,如纸一样惨白,身子摇摇欲坠,问道,“可是长生洞天的陈翔?”

    陆伯言摇摇头,道,“不是。”

    “林从之?”

    “不是。”

    “赵玄鹤?”

    “不是。”

    邓芝连续提出最有可能竞争十大弟子席位的长生洞天弟子都被否决,他面上惨白之色更浓,喃喃道,“这十五年内,长生洞天难道出了什么了不得的新弟子?”

    陆真人沉吟少许,还是开口道,“长生洞天推出的弟子名为轩辕彻,修道只有十几个年头,已经是化丹三重,听说有杀伐道器护身,一般的真人恐怕都不是对手。”

    “十几个年头?”

    邓芝豁然起身,好一会才哭笑一声,道,“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啊。”

    十五年闭关的艰辛,出关后的踌躇满志,到如今迎头一棒,让邓芝神情恍然,心中百般滋味。

    上次已经为大局让了一次,这次再让的话,恐怕以后再没有机会上位十大弟子。

    往日的景象如走马楼台般闪现,有师尊的耐心教导,有师弟师妹的殷切期望,有同辈弟子的勇猛精进,有失败同门的心如死灰,邓芝吐出一口浊气,神色恢复清明,一字一顿地道,“陆师兄,这次我想争一争。”

    “师弟啊,”

    陆伯言叹息一声,道,“你要知道,咱们洞天这次没法给你太多帮助,你要孤军奋斗了。”

    说到这,他也是为邓芝感到可惜,自己的这个师弟天资高,心性坚韧,是个修道种子,奈何时运不济,加之奈何。

    邓芝咬咬牙,压下心中诸多复杂的情绪,道,“修行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我已经没有退路了。”

    这一刻,凡是宗内有资格竞争十大弟子的修士们,无不披衣而起,弹剑长啸,静待即将开始的门中比试。

    是龙是蛇,在此一举!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