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784.第784章 晕光耀金水 琴声岁月催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有惊虹掠空,晕光耀水。

    遥遥看去,碧云半卷,光烟艳斓,金波荡漾,琼石拍岸。

    景幼南端坐在宝座上,天门山雷云翻滚,托起宝珠璀璨生芒,双手自然放到膝前,冷声道,“王祯嗣,看你这样的无赖嘴脸,真不知道你当初是怎么当上真传弟子的,真让宗门蒙羞。”

    “你,”

    王祯嗣被景幼南如刀般的言语刺激地怒气勃发,几乎要拍案咆哮,好不容易才压下心中的暴虐,声音好似从冰窟窿中捞出来,道,“好,好,好,景幼南,我算记住你了!”

    景幼南挥了挥袖,不在意地道,“你记住不记住关我什么事,不知所谓。”

    看到景幼南这不在乎的气人模样,本来就性子火爆的王祯嗣几乎想站起来,给眼前这个可恶的脸上来一拳。

    正在这个时候,就听仙音缥缈,瑞气氤氲,青芒横空三百里,浩浩荡荡,遮天蔽日。

    陈翩翩坐在曲柄华盖之下,头戴芙蓉冠,身披绛玉锦帔,下著丹华飞羽裙,玉颜清冷,美眸沉沉。

    哗啦,

    到了中央宝座上,陈翩翩收起宝车,稳稳当当坐下,用手一指,天门上显出半亩大的罡云,青莲花绽放,郁郁馥馥,香气溢出。

    轰隆,

    陈翩翩降临,法力激荡,虚空响应,光明大作。

    只见天花坠落,异香缥缈,丝丝缕缕的祥光瑞气自发地结成金钟玉鼓,无风自鸣,天地来贺。

    即使知道这只是在道器空间中才有如此惊人的异象,但景幼南依然是大受震撼,很有一种男儿当如是的豪情在胸腔里激荡。

    在场众人整理衣冠,站起身来,齐声道,“恭贺陈真人。”

    “诸位道友请入座。”

    陈翩翩晋升真人后,眉宇间青气流转,轻音如落玉盘,场中皆闻。

    “果然是结婴之后,气场完全不一样了。”

    景幼南法眼打开,看到陈翩翩周围的灵机升腾,举手投足之间,天地伟力跟随,端的是不可思议。

    这样的力量,就是以他现在化丹三重的修为,碰上的话,也是不堪一击。

    当然,如果加上手中的法宝,就是两回事了。

    想到这,景幼南摸了摸眉心,一点雷芒一闪而逝,似钺如斧。

    “有真人到了。”

    突然之间,景幼南若有所觉一样,张目看去。

    轰隆,

    下一刻,星河自天穹上垂下,丝丝缕缕的宝光散开,一架云筏悠然划出。

    一名女仙端坐在云筏上,她头梳三角髻,身披黄云山文锦衣,下罩帔绿羽凤华绣裙,樱唇小口,纤美温柔。

    只是看女仙身后高有三丈高的星神护佑,登时令人想起,这位可不是可爱的邻家小妹妹,而是修为尚在陈翩翩之上的元婴二重真人。

    “是华玉夫人。”

    有人认出来人,这是紫薇灵妙定观洞天的真人,是陈翩翩的师姐,此次前来捧场的意味很浓。

    紧跟其后的是一个乘白龙而来的三目真人,他头戴太玄道冠,身披明月珠辍羽衣,腰带玉佩,脚下天河激荡,涛声依旧。

    接下来,半个多时辰内,又有数位真人降临,甚至还有四位来自其他的势力。

    “啧啧,”

    景幼南数了数,一共有九位真人到来,云光连绵成一片,清亮如水,叮当作响。

    一个刚晋升的真人,肯定没有面子能够让九位真人前来捧场,他们来此更重要的还是看重陈翩翩背后的洞天真人。

    当,当,当,

    有童子拿起木缒敲响玉磬,清脆的声音传遍全场,俱是一静。

    陈翩翩没有说话,皓腕轻舒,取过横琴,玉手拨动,一弦起而五音并奏,高朗激荡,闻于百里。

    时间不大,就听到窸窸窣窣的鸟鸣声传来,众鸟自云间落下,徘徊于场中,随乐起舞,与之相合。

    千鸟千态,翩然起舞,仙音化形,不可名状。

    这一刹那,在景幼南眼里,场中起舞的仙禽好似不再是仙禽,而是一个个跳动的乐文,然后谱成曲子,讲述天地玄妙,众妙之门。

    “这才是最大的收获。”

    景幼南身子坐直,他明白,这是陈翩翩把她晋升真人的感悟以这种方式表现出来。

    一来,法会传道授业解惑,是一种传统。

    二来,还可以结下善缘,将来如果有人能够借此成就,会是大好事。

    按下心中诸般念头,景幼南静心宁神,灵台一片宁静,仔细地感悟其中蕴含的道理和规则。

    冥冥之中,元灵性光大盛,演化出金灯万盏,亮如白昼,照彻周身。

    “嗡,”

    景幼南福至心灵地掐了个道诀,身上的三百六十窍穴齐齐震动,好似化为音符,碰撞之间,叮当作响,宛若天籁。

    “咦,”

    三目真人目光一闪,注意到景幼南引起的异象,讶然道,“真是不简单,居然会有人有所感悟。”

    “嗯,”

    华玉夫人点点头,道,“年纪轻轻就到了这一境界,前途广大。”

    “是啊,”

    景幼南的年龄自然瞒不过他们老辣的双眼,三目真人捻着额下的胡须,叹道,“新浪推后浪,一代更比一代强啊。”

    两个太一宗真人交换意见,其他非太一宗的真人也是暗自传音,进行交流。

    “太一宗不愧是玄门领袖,宗内弟子天资卓绝,令人羡慕。”

    “不错,真的是天才辈出,你看那几个,都有希望冲击元婴境界。”

    “年轻一辈是宗门的后备力量,在年轻一辈的培养上,也就是少阳宗、上清派、南华派三宗能和太一宗稍作抗衡,其他的宗门差得远。”

    “太一宗数万年不倒,底蕴深不可测,执玄门牛耳,名不虚传。”

    四名来自其他势力的真人传音交谈,越是说,越是感到太一宗的深不可测。

    这个万年宗门,别看表面通常是平平静静的样子,但蕴含的潜力和实力,从来是大千世界之首。

    “呼,”

    琴声断,仙乐隐,景幼南从感悟中清醒过来,吐出一口浊气,双目炯然生辉,喃喃道,“收获不小啊。”

    当,

    又一声玉磬响动,结婴法会,正式开始。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