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776.第776章 水下空弄影 分寸得失间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正清院大殿。

    景云影从,灵烟绝幽。

    流风化祥瑞,玉籁深处鸣。

    景幼南端坐在宝座上,后面是曲柄华盖,垂下璎珞,叮当作响。

    拿起玉如意,摸索着细雕的花纹,景幼南沉吟不语,心有所思。

    作为三仙岛的领军者,同时是宗内一等一的世家大族,对于云家子弟被扣在正清院,肯定不会无动于衷。

    云泽在洞府门前相阻只是第一步,没有奏效,肯定接下来会有别的动作。

    “袭击正清院弟子,只要大义在手,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景幼南信心满满,气质沉凝。

    正在这个时候,有弟子上来禀告,道,“景副掌院,掌院大人门下弟子霍山求见。”

    “掌院大人的弟子,”

    景幼南心里一惊,念头急转,面上却不动声色,吩咐道,“有请。”

    时间不大,霍山自门外进来,宽袖大衣,器宇轩昂,周身青莲盛开,郁郁馥馥。

    “景副掌院,”

    霍山声音低沉有力,如战鼓般,很有特色。

    景幼南欠身还了一礼,道,“霍道友,请坐。”

    道童奉上香茗后,景幼南开门见山地问道,“不知道霍道友来此可有要事?”

    “也没有别的事,”

    霍山轻轻一笑,道,“听说景副掌院扣下了多名三仙岛弟子?”

    “不错。”

    景幼南点点头,目中异色一闪而逝,平静地道,“他们欺凌同门,袭击正清院执法弟子,该重罚。”

    “是够无法无天的。”

    霍山表示同意,不过话题一转,又道,“他们到底是年轻人,不更事,容易冲动啊。”

    这话说的轻描淡写,一下子把三仙岛众人的罪名降到最小。

    景幼南心里冷冷一笑,道,“门规森然,不惩罚不足以服众。”

    “这样啊,”

    霍山沉默许久,冷声道,“景副掌院还是多想想,都是同门弟子,多留一线好见面。”

    “门规如此,加之奈何,”

    景幼南声音铿锵,字字如铁,道,“他们得为自己的行为负责。”

    “好吧,”

    霍山起身,深深多看了景幼南一眼,道,“景副掌院,以后见。”

    “慢走,”

    景幼南目送霍山出了殿门,不见了踪影,云袖一摆,重新坐下,眼中冷芒跳动。

    “看来是我们掌院大人都坐不住了。”

    景幼南眸子沉沉,念头转动。

    霍山作为正清院掌院的弟子,基本上就是他的意志化身,要是说他来这里没有掌院的意思,谁都不会相信。

    不过,这也不算奇怪。

    一来,掌院本来就和云家关系密切,这样的事情肯定不会不管不问。

    二来,这也是一个试探,要是景幼南顶不住压力,放了人,不仅能够给云家一个交代,而且还可以打击景幼南在正清院的威信,一举两得。

    毕竟,在执法堂的掌权者来看,景幼南就是打进来的一个钉子,能够顺手拔掉最好。

    “只是你们太小看我的决心了。”

    景幼南坐得稳稳当当,此一时彼一时,这次他非得搅动门中风云不可。

    正在景幼南考虑如何应对接下来的局面之时,就听到脚步声响起,下一刻,朱颜急匆匆地从外面进来。

    “出了什么事?”

    景幼南眼皮子一跳,朱颜素来稳重,很少见他惊慌的样子。

    “景副掌院,”

    朱颜剑眉挑起,脑门子上的太阳穴突突直跳,道,“有弟子私下把三仙岛的云元让给放了。”

    “什么?”

    景幼南拍案而起,怒形于色,大声道,“他们好大的胆子!”

    “怎么办?”

    朱颜出了一身白毛子汗,对方这一招可是釜底抽薪,要是云元让真的出逃掉,正清院可是真丢了大脸,恐怕会被人嘲笑死。

    情况紧急,景幼南当机立断,道,“朱颜,你留下来,亲自盯着其他三仙岛的子弟们,不要再出差错,我去把云元让抓回来。”

    “景副掌院放心,我一定把他们看得牢牢的。”

    朱颜咬牙切齿地保证,这次事情发生可是令他灰头土脸,想起来就生气。

    “自己都留心,”

    景幼南叮嘱一句,然后大袖一摆,出了正清院,认准三仙岛方向,驾驭遁光,腾空而起。

    另一边。

    霍山左穿右转,绕竹林,过虹桥,很快来到一座宝楼前。

    只见紫桂瑶园,琼池生晕,层层叠叠的祥瑞之气压下来,如龙鳞交横,仙音袅袅。

    一个寿眉如雪的道人端坐在树下,头戴鱼尾冠,身披大红法袍,天门上罡云清凉如水,两朵青莲花盛开,香气四溢。

    道人手持钓鱼竿,金丝鱼线垂下,一动不动,宛若岩石。

    霍山站在一边,身子笼罩在树影横斜里。

    好一会,鱼线抖动,道人提杆,看着犹自活蹦乱跳的细纹鱼,笑道,“愿者上钩,不能强求啊。”

    鱼竿一甩,细纹鱼重新落水,鱼尾一摆,荡起层层的涟漪,一头扎进池里,不再出来。

    放下鱼竿,道人站起身来,身量极高,很有压迫感。

    他看了眼垂手恭立的霍山,道,“景幼南没有答应吧?”

    “是,”

    霍山答应一声,补充道,“他态度很坚决。”

    “能够被太玄洞天硬塞进来的人,当然得有几把刷子,”

    道人笑了笑,道,“我让你出面,主要是让云家看看,成不成,无所谓。”

    霍山心思敏捷,听出话里的意思,试探着开口道,“师尊,您不准备出手?”

    “出什么手,”

    道人收敛起面上的笑容,道,“近年来世家大族的子弟也是过于猖狂,肃清门规,不是坏事。”

    “这个,”

    霍山有点傻眼,要知道,自己的师尊可是正宗世家大族出身,无论是修行还是在宗内职位升迁,都能够清楚地看到后面的家族力量。

    “徒儿啊,”

    道人或者说正清院掌院提点道,“要懂得看门中大势,还有,要注意分寸。”

    “分寸,”

    霍山仔细咀嚼这两个字,只觉得回味无穷。

    掌院继续道,“你看看,云家只是让我们把云元让放出去,其他什么动作都没有,甚至连接应都不接应一下,他们知道分寸啊。”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