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775.第775章 明镜悬斗法 天一生真水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小仓山。

    丹晖生赤焰,紫烟照玉林,焕烂七宝莲,时闻妙仙音。

    隐隐之间,有灵猴献桃,麋鹿捧芝,玉象奔走,仙鹤清唳。

    杨奉头戴星冠,身披青花道袍,手握玉如意,脑后星图展开,浩瀚的群星聚集在一起,凝成银河倒挂。

    他的对面,黄公衡长身玉立,剑眉入鬓,有一股子勃发的锐气。

    用手轻轻一点,无量光华垂下,左右一转,化为金灿灿的铜镜,映照出周围的景象,清清楚楚,纤毫毕现。

    黄公衡看了眼镜中水浪滔天,不由得赞叹道,“云道友的《云泽水行太妙功》真是一日千里,举手投足之间有万水跟随,威能不可思议。”

    “是啊,”

    杨奉点头同意,《云泽水行太妙功》身为五功之一,浩浩荡荡却又是积蓄很深,或许修行速度比不上其他的玄功,但一旦气势就无法压制。

    水行玄功,是真正的厚积薄发,越往后,后劲越强。

    “这个景幼南修炼的是什么玄功?”

    黄公衡目光一转,看到与云元让不分轩轾的景幼南,面上露出惊异之色。

    “雷诀,”

    杨奉用手指敲着玉案,发出咄咄的声音。

    太一宗在雷诀上的积累自然比不上少阳宗,但数万年的传承下,收录的雷法道诀依然是浩瀚如烟海,即使杨奉自诩博闻强识,也不敢说一眼就看出对方的玄功来历。

    黄公衡目光沉沉,若有所思地道,“景幼南身为萧真人的嫡传弟子,所修的玄功肯定是不同凡响。”

    “难道是?”

    杨奉心中一震,有了猜测。

    “不好说啊,”

    黄公衡当然明白杨奉所想,摇着折扇,沉吟不语。

    单论雷诀,太一宗中最为赫赫有名的自然是三经之一的《大梵紫微玄都雷霆玉经》。

    只是众人都明白,虽然宗内的三经五功六典修炼到最深处都能直抵大道,破空飞升,但毫无疑问,传承于上古的三经更吸引人的目光。

    原因很简单,自太一宗开宗到现在几万年,历代掌教大多数都是修炼的三经,最后得道飞升。

    当然,三经的苛刻也是人所共知,稍有不慎就是前功尽弃,这条路走的很艰辛。

    黄公衡并不太相信,景幼南会选择《大梵紫微玄都雷霆玉经》。

    轰隆,

    正在这个时候,镜面中突然显出一道道小儿手臂粗细的雷霆,从天穹上落下,宛若天罚一样,炸开灵机,天地震动。

    咔嚓,

    镜面荡起一层涟漪,须臾之后,化为灵机溃散。

    “好霸道的神通,”

    黄公衡吐出一口浊气,目中炯然。

    “是九天普化造化神雷,”

    杨奉豁然起身,他对这门神通印象深刻,可是眼馋了很久。

    “洞天真人的弟子,比不得啊。”

    黄公衡摇着手中的折扇,半是赞叹,半是羡慕。

    宗内的十二法代表着太一宗最为顶尖的十二门神通,即使是真传弟子通常也需要立下大功才会赐下,像黄公衡到现在都没有得到一门。

    当然,洞天真人要是愿意传授,就另当别论了。

    “不虚此行啊,”

    杨奉拂袖起身,对黄公衡点点头,道,“黄兄,有空到我哪里喝酒。”

    “好。”

    黄公衡点点头,两人交情不浅,正要互相走动。

    场中。

    景幼南用手一指,千灵重元玲珑塔悬在天门之上,丝丝缕缕的雷光如璎珞般垂下,护住周身。

    “散,”

    景幼南声音清朗,宝塔上的雷霆世界打开,一股恐怖的吞噬之力生出,把滔滔的天河之水吸入其中。

    “起,”

    云泽脚下天河翻卷,神色沉凝,心中原本的轻视荡然无存。

    只有真正交手,他才感受到对方不可思议的压力,密密麻麻的雷暴封锁空间,激荡气机,简直令自己的汗毛都要竖起来。

    更为可怕的是,对方施展的九天普化造化神雷,如小儿手臂粗细的雷霆一道道的落下,通过水纹的传播,直接将蕴含的毁灭力量送了过来。

    每一次碰撞,云元让都觉得丹田中的金丹摇晃。

    “天一真水,”

    没有奈何,云泽只能够云泽玄功,激发自己修炼数十年的神通天一真水。

    哗啦啦,

    神通一动,水浪翻卷,不再是原本的深藏积蓄,反而给人一种无穷变化的不可捉摸,随心变化,润物细无声。

    这样一来,雷霆落到水里,居然悄无声息的融化,没有半点的波澜。

    以柔克刚,莫过于此。

    “哈哈,好一个神通,”

    景幼南放声大笑,仰天一声长啸,天门上的雷云轰然一声炸开,弥漫到半亩大小,上面雷芒耀眼,电蛇狂舞。

    “就看你能够坚持多久,”

    景幼南运转玄功,一品丹煞之力完全释放开。

    轰隆,

    比刚才还要密集十倍的雷霆之力落下,源源不断地打入天一真水中。

    “好霸道的神通,”

    云泽剑眉皱起,几乎凝成一个疙瘩。

    说起来,天一真水虽然并不属于门中十二法之一,但毫无疑问绝对是一等一的神通,只是稍逊半筹。

    只是天一真水重在气机变化莫测,能够侵袭于无影无形,但这样硬碰硬却不是其长处。

    这样下去,恐怕会越来越糟糕。

    雷法跟剑诀一样,重在气势,只要占据上风,接下来就是不间断的攻击,令人喘不上气来。

    这样的一波流,最擅长带走。

    云泽心中有了退却之意,他此行来得到家族长辈的叮嘱,来试探下景幼南的底细。要是能够成功打击他的锐气固然是好,但即使不成功也可以得到不少的有用信息,做到知己知彼。

    “云家的事,还是交给家中的老家伙们去头疼吧。”

    有了决断,云泽呼啸一声,水光自卤门中冲出,如同无形的大手一样拨开漫天的雷云。

    “景道友,以后有机会再见。”

    云泽身子一拔,瞬间就到了中天,杳然离开。

    “云家的人,”

    景幼南目送云泽远去,大袖一动,收起雷云,笑了笑,平地纵起雷光,继续往正清院而去。

    “该去找云泽谈谈了。”

    黄公衡嘀咕一声,喝下杯中酒,瞬间消失在原地。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