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774.第774章 蟠螭衔玉灯 水泽真妙功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中夜,通玄山。

    崖下悬挂青玉灯,高七尺五寸,作蟠螭以口衔灯,灯燃,鳞甲皆动,哗哗作响。

    景幼南头戴建章道冠,身披羽衣,腰悬玲珑袋,端坐不动,头顶上雷云大有半亩,托起宝珠,熠熠生辉。

    “起,”

    景幼南用手一指,法宝千灵重元玲珑塔自丹田中升起,轻轻一晃,塔顶上的雷霆世界打开,雷暴汹涌而出,如江河决堤,不可阻挡。

    轰隆,

    雷霆之力落下,景幼南运转玄功,天罡中的大梵雷池上光华亮起,一层又一层的篆文流转,汲取精华,反哺自身。

    刹那间,毁灭和生机两种截然不同的力量降临,阴阳变化,玄妙不可测度。

    另一边。

    易明道人头戴日月道冠,身披阴阳水火仙衣,大袖飘飘,一手抱着一个三尺高的大胖娃娃,面上带笑。

    “咯咯,”

    胖娃娃还是依旧娇憨可爱,小身子缩成肉团子,来回打滚。

    “咿呀呀,”

    灵芝娃娃倒是看着弥漫的雷霆之气吓得小脸雪白,小东西拉着易明道人的衣襟,一边比划,一边咿呀呀地叫。

    说起来,易明道人虽然是景幼南的身外化身,但他毕竟是玉清宝灵树化形,比起本体来,少了三分霸道强势,多了两分内敛温和。

    对于两个胖乎乎的天生灵药,易明道人的态度无疑是更好。

    正因为如此,尽管时间很短,灵芝娃娃还是缠上了易明道人,对景幼南依然是警惕加害怕。

    “没事,”

    易明道人笑的很温和,用手指抚摸灵芝娃娃如玉石般细腻的肌肤,让小东西放松下来。

    咔嚓,

    一道雷霆恰在此时落到他们眼前的华阳池中,转瞬之间,池中以玉石雕刻的小鱼发出鸣吼,鬐尾皆动,栩栩如生。

    “咿呀,”

    人参女眼睛瞪圆,它挣扎着从易明身上下来,蹦蹦跳跳地来到池边,蹲下身,看小鱼抖动鳞甲。

    “咿呀呀,”

    人参女很惊讶,它摇动肉呼呼的小手,招呼灵芝娃娃下来看鱼。

    “咿呀,”

    灵芝娃娃也跳下地来,晃着头上的羊角小辫,凑到人参女跟前。

    “咿呀呀,”

    “咿呀呀,”

    两个胖娃娃看得眉开眼笑,咿呀呀地交流。

    咔嚓,

    正在这个时候,雷霆再次到来,巧而巧之地击中两个胖娃娃,令两个小东西身子如筛糠般哆嗦。

    噗通,噗通,

    两个大胖娃娃好似半截木头般跌落进池子里,眼睛瞪圆,头上的羊角小辫都被电击成朝天髻。

    轰隆,

    华阳池中的石鱼上镌刻有密密麻麻的雷纹,现在得到雷霆激发,立刻运转起来,一道道的雷霆之力发出,打入到两个胖娃娃体内,化为精纯的生机,在它们的眉心酝酿。

    好一会,雷霆隐去。

    易明伸出手,把两个小身子上还有雷光流转的大胖娃娃拎了出来,放到地上。

    景幼南收功起身,看了眼缩在易明脚下的两个小东西,点点头,道,“还不错。”

    “嗯,”

    易明道人点点头,他是玉清宝灵树化形,对天生灵药的理解尚在景幼南之上,道,“雷霆之中孕育生机,对宝参灵芝很有用处,只要坚持下去,它们会有一个蜕变的。”

    正在迷迷糊糊的灵芝娃娃听到两人的说话,下意识的就是一个哆嗦,小东西虽然知道雷霆之中的生机对它很有好处,但这种电击的疼痛可不是它想要的。

    景幼南正了正头上的道冠,又道,“易明道友,你已经完全融合赤目异火,接下来就该为凝丹做准备了吧?”

    “不错,”

    易明道人脑后显出层层的光圈,日月交辉的景象时而浮现,阴阳幻化,道,“少则一个月,多则三个月,我就能够结丹成功,再上一步。”

    “太好了。”

    景幼南笑容满面,以三圣功的玄妙,只要易明道人能够结丹成功,自己的实力会上一个大台阶。

    到时候,参与十大弟子的比试,明显更有把握。

    逗弄了几下醒过来咿咿呀呀的胖娃娃,景幼南拂袖起身,道,“我去正清院一趟。”

    说完,他脚下腾起一朵青云,托住身子,出了洞府,上了中天,朝西南而去。

    行了不到半里地,景幼南突然止住步子,向前看去。

    只见前面不知何时,突兀地显出层层叠叠的水浪,无尽的水莲花盛开,郁郁馥馥,香气萦绕。

    一个宽额如月的青年人端坐在莲花宝座上,天门上五道白浪冲刷,周身清气翻卷,气象万千。

    虽然只是静静坐着,但一眼看去,就一种沉凝博大的气息流转,给人沉甸甸的压力。

    “五功之一的《云泽水行太妙功》,”

    景幼南目光一动,沉声道,“不知道哪位道友当面,为何拦住去路?”

    宽额青年人缓缓起身,身后的黑水节节拔高,极天弥地,道,“我是云泽,听闻景道友玄功精深,霸道强横,特来切磋一番,领教高明。”

    这话明里说的是玄功,实际上是直指景幼南行事霸道嚣张。

    “三仙岛云家之人,”

    景幼南瞬间明白来人的意思,嘴角挂起一丝冷笑。

    很明显,三仙岛弟子袭击正清院之事继续发酵,作为当事人之一的云家坐不住了,跑出来找自己的茬子。

    宗内对于弟子之间的斗法,除去立下生死契约的死斗,其他的切磋挑战是不鼓励不打压,顺其自然。被挑战一方可以接受,也可以拒绝。

    不过这个时候,只要景幼南稍有退缩之意,肯定宗内就会有流言四起,不少帽子就会盖在他头上,令他好不容易谋划的打击世家弟子嚣张行径的计划落空,甚至连正清院都会受到影响。

    这是云家的下马威,也是堂堂正正的阳谋,根本不怕景幼南看穿。

    所以,这次斗法,他不仅要赢,而且要赢得漂亮。

    诸般念头在心底一闪而逝,景幼南哈哈大笑,声若金石,传出很远,朗声道,“既然云道友这么有兴致,我就陪道友走几个回合。”

    从容,自信,豁达,强势,景幼南锋芒毕露,毫不掩饰。

    “请,”

    云泽深吸一口气,运转玄功,身后的黑水沉沉,水浪翻卷。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