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772.第772章 朱门酒肉 路有冻死骨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春来。

    轻云暖岫,灌木结荫。

    宝阁中的龟肚鹤嘴铜炉中烧着上好的香料,烟气升到三尺,凝而不散。

    孙执事摩挲着玉如意,道,“几位还是回去吧,等阁中有了赤阳丹,我会通知你们。”

    “怎么会没有?”

    一个红裙少女站出来,开口道,“孙执事,宝丹阁上悬挂的丹鉴上面分明有余额。”

    “丫头,你看错了。”

    孙执事眼皮都不抬一下,自顾自盯着茶盏中漂浮的茶叶,好似能看出花来。

    “你,”

    红裙少女是个暴脾气,听到孙执事的话,柳眉倒竖,杏眼圆睁,就想大声嚷嚷。

    上官曦儿上前一步,把红裙少女挡在后面,低声道,“朱师妹,别冲动。”

    张师兄人情练达,成熟稳重,趁着这个机会,到了前面,歉意道,“孙执事,我的这位小师妹性子急了点,还望孙执事多多海涵。”

    顿了顿,张师兄继续道,“孙执事,我们完成这次九死一生的任务才好不容易凑够兑换赤阳丹的功德点,真是急用,还请孙执事再到后面看看,有没有新出炉的丹药。”

    孙执事嗤声一笑,不阴不阳地道,“宗内的弟子数以万计,但炼丹师才多少人?像赤阳丹这种级别的丹药,从来是手快有,手慢无,你说的再可怜,也得等下一炉了。”

    张师兄看到眼前这张毫不掩饰的讥讽小脸,怒火高燃,他极力压下心里的暴躁,挤出一丝笑容,从袖中取出一件玉佩递上去,道,“孙执事,还得让你多费费心。”

    “师兄,”

    上官曦儿美目瞪大,道,“这块静心龙佩可是你父亲留给你的啊。”

    “没事,”

    张师兄装作不在意地挥了挥手,颤声道,“赤阳丹要紧。”

    “嗯,”

    孙执事接过玉佩,满意地点点头。

    他出任宝丹阁执事这样的肥缺,过手的宝贝不在少数,眼光毒辣,一眼就看出这块玉佩品质不错。

    收了礼,就要办事,孙执事咳嗽一声,就要吩咐童子到丹房中去取赤阳丹。

    正在这个时候,外面帘拢一挑,呼啦啦走进一群人。

    为首的少年人看上去只有十五六岁,头戴金冠,身披锦衣,眉宇间满是飞扬的神采,大声道,“孙执事,给我取赤阳丹来。”

    “原来是云少爷,”

    一见来人,孙执事如同火烧屁股般从座位上站起来,原本的冷漠如春风解冻般化去,取而代之的是谄媚笑容,道,“云少爷怎么亲自来了,需要什么丹药,吩咐一声,我让手下人送去就是了。”

    云元让很不耐烦地摆摆手,道,“孙执事,少罗嗦,赶紧去取赤阳丹取。”

    “快去取丹药啊,”

    “是啊,我们云哥刚得到一只上好的麒麟兽,正等赤阳丹下肚呢。”

    “就是,就是,快点去。”

    跟云元让一同前来的少男少女都是宗内大族子弟,根本不把孙执事看在眼里,大声鼓噪。

    孙执事却不敢发火,这些少年人背后的势力可不是他能够得罪的,人家发一句话,就能把他撵出去,成孤魂野鬼。

    很快赤阳丹被童子取来,云元让接过来一看,剑眉皱了皱,不满意地道,“怎么这么少?”

    孙执事陪着笑,解释道,“云少爷,这是阁内所有的赤阳丹了,你也知道张大师的脾气,没办法啊。”

    “就这样吧,”

    云元让把赤阳丹收起来,招呼左右的同伴道,“走吧,我们去喂麒麟兽去。”

    在旁边眼巴巴等待的张师兄等人看到这一幕,相互对视一眼,都能看到对方眼中的怒意。

    自己一行人来,这个孙执事就是百般刁难,都逼得送出家传玉佩了,还不松口。可是对付这一群家族子弟到了,他就屁颠颠地把赤阳丹送上。

    更可气的是,明显是这群世家大族的子弟要拿赤阳丹去喂灵兽!

    脾气火爆的红裙少女再也忍不住,尖声叫道,“孙执事,你刚才还告诉我们没有赤阳丹的。”

    还没等孙执事说话,云元让转过身来,上下打量了几眼,开口道,“哪里来的野丫头,在宝阁中大叫大嚷,一点规矩都不懂。”

    “你,”

    红裙少女看着云元让一行人身边带着的各种仙禽灵兽,气的说不出话,这真真是血口喷人,倒打一耙。

    还是张师兄稳重,稽首道,“诸位道兄,宝阁中有规定,先来后到,赤阳丹应该是先给我们才成。”

    “先来后到?”

    云元让好似听到了什么笑话一样,大笑了几声后,冲孙执事问道,“孙执事,应该是我们先来的吧?”

    “当然,当然,”

    孙执事连连点头,道,“我记得清楚,是云少爷一行人先来的,他们刚刚进来。”

    “听到没有?”

    云元让似笑非笑,道,“以后说话注意点。”

    上官曦儿血气上涌,俏脸涨的通红,在后面大声道,“你们这样颠倒黑白,指鹿为马,难道不怕门中规矩,不怕正清院的明镜高悬?”

    “哈哈,明镜高悬?”

    云元让简直笑破了肚皮,道,“你还以为是世俗的官府衙门呢,去找青天大老爷给你做主吧。”

    “哈哈,真是个蠢女人。”

    “不错,不错,蠢到家了。”

    “第一次见这么蠢的女人啊。”

    “身材不错,可惜不太灵光。”

    “她难道不知道云家和正清院掌院的关系?”

    云元让的同伴们都是看热闹不嫌大的主儿,跟着鼓噪,对上官曦儿是冷嘲热讽。

    更有人故意凑到上官曦儿身边,笑嘻嘻地道,“要不要我带你去正清院,正好让你认认门,别走错了。”

    “不用你带路了,还是我来吧。”

    突然之间,一道冷漠的声音响起,字字如铁,又冷又硬。

    下一刻,朱颜领人走了进来,依然是细眉长目,薄薄的嘴唇抿成一条线,给人一种阴柔冷厉的感觉。

    他看向上官曦儿身边的少年,面色如铁,一字一顿地道,“今天你就有机会到正清院走一趟了。”

    轰隆,

    整整有十名正清院弟子一字排开,手持戒律尺,面无表情,气势惊人。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