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771.第771章 夜话正清院 门中起风雷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太一宗,正清院。

    进门是抄手游廊,阶下玉石漫成道路,两边种着大株的梨花并着芭蕉,三五只半人高的异种仙鹤自顾自地剔着翎毛,有一种说不出的桀骜不驯。

    景幼南端坐在殿中央的高台上,天门上雷云翻滚,千灵重元玲珑宝塔在其中沉浮,放出层层叠叠的雷光,轰然作响。

    嗅着玉案上龟身鹤嘴的香炉中飘出的袅袅烟气,景幼南随手翻阅院中的记录,上面是密密麻麻的文字,事无巨细地记载着正清院处理过的大小事务。

    好一会,景幼南放下竹简,剑眉皱了皱,道,“最近两三年,宗内大族弟子的行事有点肆无忌惮啊。”

    “是,”

    朱颜点点头,表示赞同,道,“现在真传弟子中大家族出身的越来越多,围绕着他们形成一个个的人际网络,正在挤压普通的内门弟子,令他们敢怒不敢言。”

    “是啊,盘根错节,利益固化,普通弟子晋升的渠道几乎没有了。”

    景幼南用修长的手指敲着玉案,发出咄咄的声音,冷声开口道,“需要管一管了。”

    朱颜心中一惊,缓声答道,“副掌院,这样会得罪不少人。”

    “不做事才会不得罪人。”

    景幼南大手一挥,豪气干云的样子,道,“此一时,彼一时,我们正清院要有大动作。”

    朱颜沉吟少许,想到宗内的局面,目光一动,沉声道,“副掌院放心,我这次亲自带队,一定抓几个典型。”

    “去吧,”

    景幼南坐的稳稳当当,眉宇间雷霆光转,威严十足,一字一顿地道,“不要怕事大,也不用怕得罪人,大势在我们这里。”

    “是,”

    朱颜答应一声,走到殿外,点齐人手,直接出门去。

    目送朱颜一行人离开,景幼南从宝座上起身,负手在高台上踱步,思量着即将发生的宗内风云。

    说起来,修行从来不是简单的一件事情。

    典籍有云:修道有三宝。

    三宝者,道经师也。

    道本虚空,无形无名,非经不可以明道,道在经中,幽深微妙,非师不能得其理。

    除此之外,资源更不容忽视,比如福地,比如丹药,比如各种天材地宝等等。

    正因为如此,出身于仙道家族的弟子在起步上无疑占据先发优势。

    这样下来,导致在玄门中,家族弟子占据绝大多数。

    当然,仙道家族也是有大有小,可以称之为世家大族和寒门小族。

    具体到太一宗,情况更是复杂,尤其是本土的家族势力和外来的世家大族之间的碰撞,寒门小族在被掌教一脉收编后的迅速崛起,真的是千头万绪,令人雾里看花一样,始终看不清楚。

    不过,有洞天真人当老师,景幼南毫无疑问要比绝大多数宗内弟子站得高,看得远,掌教一脉近段时间攻势很猛,正在侵吞世家大族的势力范围,现在自己在正清院的动作,绝对可以给他们添一把火。

    “以前可是没有外人来当正清院的掌院,”

    景幼南笑了笑,神情得意。

    执法堂下设三个分支机构,正清院,执法阁,静心斋,几千年来被纳兰家族、玉家和傅家经营地铁板一块,几乎成自留地趋势。

    即使其他人看出家族弟子的嚣张跋扈,他们也有心无力。

    不在其位,不谋其政,玄门大宗,就是这样规矩森严。

    只是众人没有想到,由于三家把持执法堂过久,最终引得各方势力联合,最后令自己在太玄洞天的支持下入了正清院。

    这样千载难逢的机会,自然不能够错过,要有大作为。

    以前自己修为低,很多想法不能够推行,怕镇不住场子,现在到了化丹三重,差一步结婴成就真人,就完全不一样了。

    “修为,地位,势力。”

    景幼南重新坐回宝座,若有所思。

    宝丹阁。

    琼台生瑞气,瑶池绕丹香。

    郁郁葱葱的宝莲花盛开,托起一粒粒圆滚滚的丹药,香气四溢,如烟似雾。

    六个弟子从外面走进来,都是身穿内门弟子服饰,腰悬玉佩,周身清气环绕,玄音自鸣。

    上官曦儿头梳堕马髻,身披紫珠宝莲衣,虽然容貌算不上精致,但背后层层叠叠的宝光氤氲,时而变化,上下腾飞,幽幽的香气,很是吸引人眼球。

    她捋了捋耳边的秀发,开口道,“张师兄,这次我们好不容易完成任务,有了足够的功德点,终于可以换取赤阳丹了。”

    “嗯,”

    张师兄圆面大耳,观之可亲,笑道,“咱们这次的功德点,足够令每人领取一颗赤阳丹了。”

    “赤阳丹,”

    “每人一枚呢。”

    “真是太好了。”

    对于他们这种普通的弟子,赤阳丹已经是少有的灵丹妙药了。

    “都安静点,叽叽喳喳,成什么体统,”

    孙执事从里面走出来,黑着脸,下巴上的羊角胡子乱颤。

    “见过孙执事,”

    张师兄连忙约束同门的师弟师妹,上前行礼。

    他可是知道,这个孙执事在宝丹阁的权利不小,很多的丹药就要过他一手,要是他不高兴了,会凭空生出很多的波折。

    “嗯,”

    孙执事在玉案后的莲座上坐下,沉着脸,道,“你们是什么人,来宝丹阁有什么事?”

    “弟子来自于金壶岛,特来换取一瓶赤阳丹。”

    张师兄说完之后,递上自己的身份令牌。

    “金壶岛,”

    听到这个名字,孙执事眼中闪过一丝嘲讽。

    他能够久坐宝丹阁油水十足的执事,一方面是有背景后台,另一方面就是心中有英雄谱,做事圆滑,从来不得罪不该得罪之人。

    当然,对于能够得罪之人,他是向来狠狠压榨。

    金壶岛的岛主严正清原本也是宗内的真传弟子,年纪轻轻就结丹成功,晋升宗师。可惜时运不济,在一次出行中受到袭击,虽然勉强保住性命,但根基受损,没有了再进一步的可能。

    随着严正清的授业恩师离去,整个金壶岛成了无根之木无源之水。

    即使严正清还是金丹修为,但他一没有了进步的可能,二没有背景靠山,是个十足十的软柿子。

    孙执事念头转动,口中敷衍道,“这个,赤阳丹阁中已经没有了啊。”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