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759.第759章 驾车上九天 黑水暗无涯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景幼南睁开眼,就见眼前是千丈的玉阶,直抵云端。

    玉阶的尽头,有五个城楼并立,均是雕甍画栋,峻桷层榱,上面覆有琉璃瓦,天光照下,清清亮亮的光华流转之间,氤氲青气。

    再仔细看,金钉朱漆,门户上镌刻有玄妙的雷纹,演化成一尊尊的雷神,或肋生双翅,或朱面獠牙,或手持轰天雷,或驾雷车,巡游世间。

    烟云缭绕之间,栩栩如生,宛若活过来一样。

    景幼南目光转动,在雷府之中他能够感觉到,自己体内的丹力要比平时活泼,一种若有若无的气机萦绕周身,沉闷的雷鸣偶尔在耳边响起,振聋发聩。

    “雷府啊,”

    想了想,景幼南运转玄功,天罡中的大梵雷池震动,丝丝缕缕的丹煞之力自天门中涌出,上升化为雷云,须臾弥漫到半亩大小,电弧雷鸣,交相碰撞,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

    轰隆,

    仿佛感应到景幼南身上的雷霆气息,穹顶之上,顿时阴云凝聚,大片大片的球状闪电酝酿,细细密密的电光叠加起来,形成奇异的纹路,似龙鳞,如水纹,不可测度。

    哗啦,

    这个时候,半天中的阴云突然一开,天光直接垂下来,一辆雷车徐徐降临,曲柄华盖,流光霞彩,熠熠生辉。

    御者高有两丈,上身赤果,隐有雷纹,古铜色的大手握有竹鞭,神色肃然。

    拉车的是一只状若狐狸,背生双翅的雷兽,头上的独角雷光缠绕,仙音自生。

    “莽,”

    雷兽来到景幼南身前,自动停下,发出一声叫声。

    “咦,”

    景幼南目露奇光,眼前的御者和雷兽居然都是死物,却自有灵性,真是玄之又玄,妙之又妙。

    “莽,”

    雷兽抬蹄振翅,又发出一声低鸣,好似在催促景幼南上车一样。

    “既来之,则安之,”

    景幼南轻轻一笑,展袖上车,双手自然放在膝前,从容坐好。

    啪,

    御者一甩手中的竹鞭,虚打一下。

    “莽,”

    雷兽再吼,双翅展开,足有五六丈,蹄下雷鸣轰响,化为朵朵的雷云,托住它的身子,徐徐升空。

    “嗯?”

    纳兰芷若正从另一个方向走出来,看到这样的景象,先是一愣,随即玉颜清冷,皓腕请抬,扬手打出一串的雷珠。

    “哈哈,纳兰道友,相煎何太急,”

    景幼南稳稳当当坐好,上身不动,雷云铺展开,幽幽沉沉,广岸无涯。

    眼见雷珠落下,一方雷池突兀地出现,轻轻一抖,尽数把雷珠收到里面,不起半点波澜。

    景幼南大袖一挥,收起雷池,雷池越升越高,转瞬之间,没入雷云中,消失不见。

    “是雷池?”

    五人之中最为纤细柔软少女细眉皱起,俏脸满是寒霜,背后的雷光氤氲成云霞。

    众所周知,在雷系有关的法宝之中,雷池向来被称之为万源之源,号称是最为复杂的法宝。

    很多时候,雷池虽然并没有杀伐之能,但它却是诸般法宝之中最接近雷霆本源的,有不可思议的威能。

    同样,自传承的法宝中,雷池的数量也是少之又少,它们大多被安置在洞府中,或者天宫里,日夜祭炼后,与洞府天宫合二为一,成为这些地方的能量来源。

    像这样能够被修士掌控的雷池,几乎是凤毛麟角,最起码,她们几人从来没有见过。

    “有点引狼入室的意思,”

    纳兰芷若苦笑一声,很快就恢复到平常的神色,冷声道,“不用去管他,我们干好自己的事情。”

    “好,”

    四人答应一声,她们为了这一个雷府可是策划了很久,有自己的计划。

    “走吧,”

    纳兰芷若裙裾轻展,细嫩的胳膊露在外面,晶莹剔透,声音传出道,“再遇到之时,就是敌人。”

    三百里外。

    丝丝缕缕的黑气自天穹上垂下,化为黑水弥漫,一眼望去,其深不测,广岸无涯。

    幽幽黑水中,无数的人脸鬼面在挣扎,或是痛苦,或是悲嚎,或是绝望,或是憎恨,怨气,死气,尸气笼罩其上,阴森而又渗人。

    黒木棺材依然在黑水中漂浮,棺材上的油灯点亮,手指长短的灯芯燃烧,幽幽的光华照亮四周,映出一个人影。

    他安安静静地坐在棺材上,幽深的灯光下,全身的骨骼呈现诡异的灰白,细密的篆文在身上蠕动,鼓起一个个大包,看上去很是恐怖。

    下一刻,就听一阵好似鞭炮齐鸣般的声音,一个个的大包齐齐裂开,生出肉芽,疯狂的生长。

    肉芽一出,空间的死气,怨气,尸气好似找到了源头一样,源源不断地涌来,进入其中。

    嗡,

    不知道过了多久,棺材上的人影睁开眼,惨白的眸子转动,冷漠无情。

    这个时候,他不再是一副骨头架子的模样,而是身材颀长,体型匀称,周身笼罩在一种惨白晦暗的光华中,显得很是特殊。

    人影信手一招,周围的诸般死气涌来,眨眼之间,化为一件法袍,阴森森的白骨堆积,恶鬼的面容栩栩如生。

    把法袍披在身上,束起长发,幽深的灯光下,显出男子的相貌。

    看上去三十上下,双眉狭长,眼眶很深,枯瘦的脸颊上隐有纹路,平添三分的诡异。

    “幽幽岁月,难有轮回,”

    男子声音平静,但细细听去,好似有一种感慨,又有一种喜悦。

    “起,”

    男子站起身来,用手一指脚下,口吐真言。

    轰隆,

    不知道沉寂了多少年的黑水沸腾咆哮,水浪翻卷,节节拔高。

    男子负手站在棺材上,下面是不断升高的黑水,把他身子托起,上升,上升,再上升。

    黑水万丈,滔滔不绝。

    这样的异象,瞬间就惊动了不少进入空间的修士。

    “啊,那是什么?”

    “好浓重的死气啊,”

    “看,还有一个人。”

    “不可思议,不可思议。”

    凡是见到的修士无不是惊叹不已,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就连刚刚晋升到金丹正在稳固境界的古玉音都被惊动,她美目瞪大,喃喃道,“这是什么?”

    “是灾难,是毁灭,是意志,”

    凤簪的声音传出,凝重无比。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