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757.第757章 骨环生异变 棺上一油灯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群山盘结,峰陡崖削。

    状若莲花,争奇竞秀。

    景幼南站在飞宫中,扶栏看去,只见崖前怪松悬挂,高者数丈,低者尺许,平顶短髲,盘根虬干,虽山风呼啸,却魏然有一种平静。

    “好松,”

    景幼南周身雷霆激荡,玄音盈耳。

    纳兰芷若踱步过来,细细的黛眉一挑,轻声道,“快要到地方了。”

    顿了顿,纳兰芷若看向景幼南,道,“景道友,要打开雷府需要六人齐力,等会就拜托景道友了。”

    “好,”

    景幼南点点头,他看了看周围的景色,随口问道,“纳兰道友,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

    纳兰芷若捋了捋耳边的碎发,答道,“是鹰愁涧。”

    “鹰愁涧,”

    景幼南心中一惊,下一刻,就觉得一缕奇异的气机自袖中升起,隐隐之间,鬼哭狼嚎,阴风乍起。

    嗡,

    一个白骨环突兀地出现,层层的纹路亮起,森然的气息横扫全场。

    “这是什么?”

    纳兰芷若眉头皱起,这种阴森的气息令她很不舒服。

    “不知道,”

    景幼南吐气开声,五指虚抓,道道雷霆之气凝聚,化为丈许大手,抓向白骨环。

    嗡,

    白骨环无风自鸣,密密麻麻的白骨篆文流转,好似一颗颗的白眼球,阴森恐怖。

    挡住雷光后,白骨环一动,隐入虚空,消失不见。

    轰隆,

    雷霆大手消失在半空中,然后重新化为丝丝缕缕的丹煞之力,自景幼南卤门而入,沉到丹田中。

    “什么东西?”

    纳兰芷若玉颜清冷,她可不想在这个关键的时候横生枝节。

    “有人让我带进来的一件法器,没想到到了鹰愁涧,会有这样的变化。”

    景幼南声音沉沉,他多次检查过这件白骨环,根本是一件普普通通的法器,哪里想到,居然会生出自己都把握不了的灵异。

    “加快进度,”

    纳兰芷若冲自己的同伴道,“我们要尽快赶到雷府。”

    “好,”

    四个少女齐齐答应一声,纤纤玉手如鲜花般绽放,丹力发出,激发雷池,雷泽神宫的速度再上一个阶段,向深山而去。

    半个时辰后。

    雷泽神宫徐徐落下,惊人的气势笼罩四周,凭空荡起一圈又一圈的涟漪,发出宛若实质般的碰撞声音。

    咔嚓,

    门户一开,一行人鱼贯走出。

    景幼南展目一看,下面是广袤的寒池,茸草新蒲,点琼飞翠,水波流转之间,寒气上涌,宛若云霞。

    哗啦啦,

    正在这个时候,池中央突然水纹荡开,一个硕大无比的头颅自水中跃出,扁平如蛇,上面生满密密麻麻的黑点,闪烁幽光。

    似乎嗅到异种的气息,头颅往下一探,径直冲着众人伸了过来。

    头颅未到,嘴巴中散发的腥臭味道已经扑面而来。

    “真是臭死了。”

    几个少女掩鼻,一脸的厌恶。

    “找死,”

    纳兰芷若上前一步,柳眉倒竖,杏眼圆睁,丝丝的雷霆之力凭空生出,化为锁链,套在伸过来的头颅上。

    “斩,”

    纳兰芷若用手一指,一点明光自卤门中生出,轻轻一抖,化为十丈大小的巨剑,细细密密的阳文交织,凝练成雷龙,仰天咆哮。

    雷神镇天,长剑诛邪。

    滚滚的雷霆在剑身上炸响,狂暴而又威严的气息,充斥全场。

    “是一件杀伐玄器,”

    景幼南眼睛微微眯起,他六感敏锐,隐约察觉到一种活泼泼的灵性。

    噗,

    剑刃落下,血溅三尺。

    水中巨兽怪叫一声,就要逃走。

    “去,”

    景幼南趁着这个机会,一抖袖子,东华慈光星辰尺飞出,朵朵青莲花盛开,包裹住巨兽。

    玉尺上的龙章凤文熠熠生辉,光明浩瀚。

    在对付荒兽方面,即使是纳兰芷若的杀伐玄器大混沌风雷剑也比不上玉尺。

    不到三个呼吸,巨兽的精血被东华慈光星辰尺汲取,只剩下一张大皮,被风吹走。

    “不错,”

    景幼南招呼玉尺,就见尺身上浮现出淡淡的玉光,玄音响起,花落如雨。

    这样轻描淡写地击杀一个庞然大物,真的很令人侧目。

    就是纳兰芷若五个来自雷霆大世界眼高于顶的少女,此时也不由得多打量了景幼南几眼。

    “景道友,好法宝。”

    纳兰芷若敛起目中的异色,开口称赞道。

    景幼南面带笑容,不疾不徐地收起玉尺,没有说话。

    反正这一群人都没有机会到大千世界,以后双方的交集几乎没有,他也不用担心暴露东华慈光星辰尺的异样之处。

    趁着这个机会,汲取荒兽精血,恢复玉尺的威能才是重要。

    “我们走吧,”

    纳兰芷若用手一指,水面向两旁散开。

    景幼南运转灵机于双目之中,神光透出三尺,就看到水底之中,七彩霞光氤氲,层层叠叠之中,好似有一座仙府的倒影在里面。

    “雷府啊,”

    景幼南笑了笑,大袖一甩,云光垂下,护住周身。

    三百里外。

    有一个山洞,白骨如林,骷髅成堆,有一股子阴森恐怖的气息酝酿,沸腾,咆哮。

    最里面,层层叠叠的黑气自虚空中传来,化为黑水,浩浩荡荡,近乎上千里,不见尽头。

    无穷的怨气,死气,尸气等等的在黑水中纠结,凝成一张张恐怖的人脸,或是痛苦,或是哀嚎,或是憎恨,全是负面情绪。

    无涯的黑水中,漂浮着一尊黒木棺材,棺材上有一盏油灯,灯光晦暗,交织白骨的篆文,一闪一闪的,犹如半睁半闭的眸子。

    黒木棺材就这样在黑水中顺流飘动,一路上碾压过不知道多少的鬼面人脸,油灯上中灯油只剩下浅浅的一层,几乎就要见底。

    不知道多了多久,一点光华出现在黑水中,轻轻一转,化为白骨环,然后又一转,垂落成细细的灯油,落在灯盏里。

    哗啦,

    暗淡无光的灯苗突然间往上一跃,从半寸到丈许,然后到十丈,到百丈,幽幽的光芒升起,不仅没有令人感到光明,而是阴森渗人。

    咔嚓,

    一只大手推开棺材,上面没有任何的血肉,呈现诡异的灰白之色。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