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742.第742章 霜打黄叶地 秋催红瘦林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三日后。

    霜打黄叶,红林尽瘦。

    赵子曰停下遁光,踱步出来,见两边俱是古木乔松,路径深幽,杳然难觅,行过数十步,只见一座虹桥斜跨两岸。

    过了桥,又见前面郁郁葱葱的翠竹掩映,玉石低垂,如珠帘,似雨幕,门户上悬一匾:“

    往前一望,两边俱是古木乔松,杨戬过了桥,又见碧瓦雕檐,金钉朱户,上悬一匾:“斗灵仙府。”

    “真是好景色。”

    赵子曰站在竹阴下,把玩低吟,神色轻松。

    这个时候,洞府门打开,王仲宣走了出来,大袖如翼,笑容满面,道,“原来是赵师兄大驾光临,真是蓬荜生辉啊。”

    赵子曰听到声音,转过身来,答道,“几日没见,仲宣倒是会恭维人了。”

    王仲宣笑了笑,道,“赵师兄,里边前。”

    “不用了。”

    赵子曰摆摆手,道,“我来也没有别的事,这里竹林幽幽,清风送凉,很是清爽,我们就在这坐坐即可。”

    “好吧,”

    见赵子曰坚持,幻化为王仲宣的景幼南也没有多说,拍拍手,有道童从洞府中出来,手脚麻利搬出石桌石椅,准备好红泥小炉。

    望着小炉上汩汩冒着热气的沸水,赵子曰除了会神,好一会才道,“王师弟,听说你已经报名参加这次的血色试炼?”

    “是,”

    幻化为王仲宣的景幼南点点头,道,“近来修为毫无寸进,愧对恩师的栽培,正好血色试炼开始,我就进去试一试运气。”

    “王师弟好胆魄,咱们岛中众弟子可是比不了你。”

    赵子曰赞叹一句,沉吟少许道,“不知道王师弟可否帮我一个忙?”

    “师兄请讲,”

    慈光神符真的玄妙无比,景幼南的神态和语气和王仲宣一般无二,任谁都挑不出瑕疵。

    “是这样的,”

    赵子曰摩挲着手掌,道,“上一次血色试炼之时,我有一件法器不小心跌落到鹰愁涧,不知道王师弟可否帮我取回?”

    景幼南一边思考,一边偷眼观察赵子曰的神情,故意迟疑道,“赵师兄,不是我不帮忙,只是鹰愁涧听说方圆上千里,这么大的地方,要找到一件法器很困难啊。”

    “这个王师弟不用担心,”

    赵子曰成竹在胸,不疾不徐地道,“我丢失的法器白骨环的子环,你只要拿到母环前去鹰愁涧,就能够到子环的存在,信手取来就是。”

    说完,赵子曰自袖囊中取出一个环子法器,上面镌刻有密密麻麻的白骨篆文,隐隐之间,鬼哭狼嚎之声传出,阴森恐怖。

    细细看去,白骨环上的篆文碰撞之间,还会凝结成一张张的鬼脸,或是痛苦,或是挣扎,或是哀嚎,或是怨恨,只是看一眼,就令人头皮发麻。

    “好吧,”

    既然赵子曰话已经说到这个份上了,景幼南自然没法拒绝,他接过白骨环,道,“赵师兄放心,师弟我一定尽力把你把子环带回来。”

    “那就多谢师弟了,”

    赵子曰大喜,亲自端起小炉上的铜壶,给景幼南续了一杯热水,道,“师兄我虽然没有去过血色试炼,但家族中也有不少的记载,今天我就讲给师弟你听听。”

    “那就多谢师兄了。”

    景幼南笑容满面,这个可是意外的好消息。

    接下来,两人就是一边品茶,一边交流。

    当然,主要是赵子曰说,景幼南听。

    而且赵子曰讲的很认真,很仔细,很多景幼南从王仲宣记忆里根本得不到的信息,通过赵子曰的讲解,已经有眉目。

    “真是不错,”

    景幼南眸光转动,这样一来,他对血色试炼有了更深入的了解,此行的把握无疑大了三分。

    足足讲了两个时辰,赵子曰才停下来,叮嘱道,“王师弟,血色试炼中很是危险,你可以小心保全自己。”

    “多谢师兄关心,”

    景幼南作出感激涕零的样子,道,“我一定不会辜负恩师,还有师兄的厚望。”

    “嗯,”

    赵子曰满意地点点头,大袖一展,自石凳上起身,道,“天色不早了,我该回去了。”

    “我就不送师兄了。”

    景幼南回了一句,放下茶盏。

    赵子曰冲景幼南点点头,脚下生风,顺着幽径而下,转过山丘,很快就不见了踪迹。

    看到赵子曰的背影消失,景幼南收敛起面上的笑容,踱步回洞府中。

    “这个赵子曰到底搞什么古怪?”

    景幼南在云榻上坐下,眸子深深。

    他从王仲宣的记忆中得知,这个赵子曰跟他关系很不错,两人在岛中也算是牢固的利益联盟。可是即使如此,也值不得赵子曰如此淳淳教导,不嫌麻烦地给自己讲上两个时辰的血色试炼的要害。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赵子曰如此做,肯定有他的目的。

    “这个白骨环,”

    景幼南手一伸,掌中出现赵子曰留下的白骨环,只觉得一股阴冷的气息凝聚,虚空中有桀桀的鬼叫呼应。

    “看上去并没有古怪,”

    景幼南用灵机试探了一遍,发现这白骨环只是一件普普通通的魔道法器,充其量就是怨气重了点。

    “管他有什么打算,我不变应万变就是。”

    景幼南冷笑了几声,把白骨环收了起来,他根本没有想到再回岛中,任凭赵子曰早有算计,注定是一场空。

    “血色试炼,”

    景幼南喃喃几句,闭上眼,开始运作玄功,调理气机。

    长岳金阙。

    玉案上摆放着一个神像,三头六臂,神色狰狞,袅袅的烟气缭绕,有一种说不出的神秘。

    回来的赵子曰自袖囊中取出一根檀香,点燃之后,默诵咒语。

    时间不大,神像上泛起淡淡的白骨光芒,正面的一对眼睛动了动,一道低沉威严的声音凭空传到赵子曰的脑海中,道,“事情办得怎么样了?”

    这种声音很古怪,似念咒,似呢喃,似哀嚎,不知道是何种的语言。

    不过赵子曰却听明白了,他低语回答道,“禀告老祖,事情很顺利,白骨环他会带到秘境中去。”

    顿了顿,赵子曰道,“要不是我无法进入秘境,这件事情或许更简单。”

    “只要他能够把白骨环带进去就好。”

    神像说了最后一句,然后敛去光华,重新恢复平静。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