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730.第730章 日出树耀景 月下霜成文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遥遥钟磬鸣声传来。

    金风玉露,绿苔生阁。

    日出树耀景,月下霜成文。

    稀稀落落的青木,粒粒圆润的明珠,赤芒惊虹,白壁沉彩。

    景幼南坐在云榻上,眯着眼睛,静静看着拍卖会的进行。

    由于拍卖会主要是面对于元婴真人,像他们这种金丹弟子,最多只有三次出价的机会,要慎之又慎。

    前两次出价,景幼南一次失败,一次成功获得一颗落雷珠,现在只剩下一次机会。

    “真是麻烦,”

    景幼南用手摩挲着掌中的玉符,眉头皱起。

    不得不说,这次交易会的规格真的不低,很多的天材地宝出现,都是平常难得一见的好东西。

    只是现在只能够眼馋,根本无法得到。

    只有一次机会,必须要慎重,选择一件自己最急需,然后竞争还不能够太激烈的。

    “麻烦啊,”

    景幼南推了推头上的道冠,心里叹息一声。

    这个时候,下一个拍卖会正式露出,这是一截树枝,纹路俨然,郁郁青青。

    拍卖师是个中年人,长相普通,但温和儒雅,很有风度,他拿起树枝,笑着道,“各位道友,请看。”

    说完,拍卖师默运玄功,磅礴的法力涌入到树枝中。

    但令人惊讶的是,树枝依然是没有变化,好似刚才没有发生一样。

    “咦,”

    景幼南目中露出惊讶之色,场中的拍卖师是一名元婴二重的真人,他的法力是非常磅礴,但树枝简直是个无底洞。

    “有意思啊,”

    沈双月欠了欠身子,手托香腮,彩带飘飘,笑盈盈地道,“真不知道是什么灵木,很有意思。”

    “是很有意思,”

    景幼南手扶玉案,目光咄咄,道,“或许还有别的用处。”

    “景道友想出手?”

    沈双月目中露出惊讶之色,她可是知道,景幼南只剩下最后一次机会,用在这样一件不知来历的树枝上,好像有点浪费。

    “别的东西我恐怕也争不过别人,这件树枝不错,”

    景幼南自然睁着眼说瞎话,他要拍下这一截树枝,自然有自己的用处。

    沈双月嫣然一笑,笑容不可捉摸,显然,她不相信景幼南的话。

    景幼南并不在乎,手捏玉符,开始出价。

    大约两刻钟后,云台正中央突然荡起一层层的水纹涟漪,烟霞散开,郁郁青青的树枝显出形体。

    景幼南笑了笑,拿起玉符,打出一道清光,把树枝卷过来,收到袖中。

    见此异象,沈双月没有任何的奇怪,轻笑道,“恭喜景道友顺利拍下此物。”

    景幼南点点头,没人注意到,等树枝到手后,他拢在袖中握紧的拳头才松开。

    稳了稳心神,景幼南把树枝收好,长出一口气道,“沈道友,我的三次机会已经用完,接下来你如果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尽管开口。”

    “好,”

    沈双月没有客气,她已经知道景幼南财大气粗,要不是只限于三次机会,恐怕都敢和那些积年的真人争夺。

    有这样的大财主在眼前,她怎么能客气?

    果不其然,稍后拍卖会上就出现了一种养气灵丹,对沈双月自身修炼的玄功很有帮助,她非常心动,马上出手竞拍。

    不过由于有几个真人同时看中,所以竞争很激烈。

    这样的情况下,交易价值自然是直线攀升,原本信心满满的沈双月脸都气绿了。

    “气死老娘了。”

    沈双月使劲地拍了下玉案,身后层层叠叠的宝光氤氲,如烟似霞,气鼓鼓地咬牙道,“只是一瓶丹药而已,怎么会有这么多真人出手争夺?”

    实际上,这种情况也很正常,拍卖会上出现的这种灵丹你要说是价值高真高不到哪里去,但一个有价无市,可遇不可求,就令它非常抢手。

    很多人即使现在用不到,也会下意识地想买下来,以备将来可能用到。

    看到自己已经瘪下去的袖囊,沈双月马上转向景幼南,换上一副楚楚可怜的神态,柔声道,“景道友,小女子需要你的帮助了。”

    景幼南剑眉挑了挑,沈双月这样的气质变化,真是了无痕迹,宛若天成,琳琅仙府中女仙的善变,真是名不虚传。

    “当然没有问题,”

    这样的顺水人情,景幼南才不会拒绝,大方地道,“沈道友需要什么,只管说一声就是。”

    “嘻嘻,多谢景道友,”

    沈双月笑的眼眉弯弯,道,“等以后有机会我给你介绍几位同门的师妹,她们都是国色天香,柔美乖巧。”

    “哈哈,”

    景幼南大笑,姿态从容地道,“那就提前多谢沈道友了,不然的话,你们琳琅仙府的女仙都是眼高于顶,看不上我。”

    “景道友说笑了,”

    有了支持,沈双月顿时底气十足,手握玉符,不断地往上加价。

    这一次很顺利,丹药到手。

    另一座云台上。

    昆树摇玉,倒影入池。

    依稀看去,绿苔上阶痕,清光绕金梁。

    两尊真人遥遥相对,天门上罡云连成一片,清清亮亮的光华激荡,化为金钟渔鼓,如意宝盒,叮当作响。

    左边的真人白衣霜袍,清瘦多髯,手中把玩一枝瑞莲花,香气馥馥。

    右边的真人则是鬓眉皤然,肌体红润,鹤发童颜,红光满面。

    两人周身都荡起一层层的水纹,水莲花盛开,赫然是来自水族之人。

    看了眼手中的玉符,鬓眉皤然的真人笑了笑,道,“都拍出去了,倒是速度很快。”

    “嗯,”

    白衣真人严肃的脸庞上露出一丝笑容,道,“我们四海之中也有玄奇之物,令他们难以割舍。”

    “不错,”

    鹤发童颜的真人点点头,手中的瑞莲花绽放出千百重的光华,道,“我们四海虽然灵机不足,但亿万万里的海域,就是最大的根基,只要我们能够在陆上找到一个安全的登岸口,我们就会爆发出令世人震撼的能量。”

    “不用再等多久了。”

    想到族内已经布置几千年的局面,潜移默化下在大陆上建立的诸多势力,白衣真人就很有信心,这不,连这种层次的交易会,他们也已经能够插得上手。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