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727.第727章 红蕊发新枝 云台见两女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三天后。

    红蕊发新枝,霜白挂老松。

    虹桥矫而垂天,翠鸟轩而扶日。

    景幼南头戴纯紫莲花道冠,身披松鹤万寿仙衣,宝蕊彩带,腰悬玲珑袋,衣袂当风,大袖飘飘。

    行了不多时,就见前面平地起了一座宝塔,檐下骊龙含珠,千条瑞气,万朵祥光,层层扑下来,光华流转。

    “就是在这里,”

    景幼南看了看,自袖中取出从陈翩翩手中得到的玉符,随手打入一道气机。

    下一刻,

    就听刷的一声,景幼南一睁眼,已经来到宝塔内部。

    就见悬瀑飞泉,丹书绿木,仙鹤成排,玉象奔走。

    层层叠叠的祥光瑞气之中,托起一座座的云台,或高或低,形态各异。

    各位真人端坐在云台上,天门上升起半亩大的罡云,清清亮亮的云光自上面垂下来,如璎珞珠帘,叮当作响。

    “几乎有上百位真人,”

    景幼南目中露出惊讶之色,这个规格真是不低。

    尤其是景幼南还看到有五座云台明显比周围的云台大出一圈,一股股沛然不可御的气息弥漫,演化出金灯,渔鼓,如意,明珠等等,熠熠生辉。

    很明显,这都是元婴三重的大修士显出罡云所产生的异象。

    这个时候,一个红裙少女盈盈走过来,万福行礼道,“这位仙师,请随我来。”

    “好,”

    景幼南点点头,注意到红裙少女玉手中有一个玉盘,上面浮现出光点,好似在指引方向。

    转了几圈后,红裙少女把景幼南领到一座瑶台前,柔声道,“仙师,这是您的位置,可以携带玉符,自由出入。”

    “好,”

    景幼南大袖一展,昂首进入云台。

    哗啦,

    好似穿过一道水幕,景幼南腰间的玉符腾起青光,罩住他的身子,踏入云台。

    展目一看,云台布置地很是精巧。

    真的是,暖烟绕树,晚霞映池,三五点龙梅如雪,七八处熏香弥漫,茂林修竹,五光十色,美轮美奂。

    “咦,这么精巧细腻,”

    景幼南剑眉挑了挑,这样绕树缠花,香气馥馥,尤其是一石一水都很有心思,通常是女修才更喜欢。

    “还有三张云榻,”

    景幼南转了两圈,心里暗暗纳闷,难道他们金丹宗师的地位这么低,需要三个人共用一个云台?

    这个时候,就听一声清音,云台上层层的烟霞散开,走出一个宝光加身的黑裙女子。

    黑裙女子看到景幼南,先是一愣,随即眉头一皱,开口道,“你是什么人,怎么会在这里?”

    “这是我的玉符,”

    景幼南指了指腰间的玉符,对女子不客气的语气并不在意。

    他知道,修士自有性格,不是每个人都或是温润如玉,或是柔媚乖巧。

    黑裙女子看了眼玉符,略显粗黑的眉毛有一种锐利,冷声道,“陈翩翩呢,她怎么没来?”

    “这位道友,你以后可以自己去问陈师姐,”

    景幼南脚下一点,落到一张云榻上,闭起眼睛,养神蓄锐。

    他虽然不介意黑裙女子的语气,但也没有义务去回答她的问题。

    “好,”

    黑裙女子眉宇间的怒色一闪而逝,玉足一伸,就来到另一张云榻前,稳稳坐在上面。

    轰隆,

    黑裙女子玄功默运,自卤门中升起一缕金灿灿的光华,一座九层宝塔高居其上,飞檐挂角,飞禽走兽环绕,熠熠生辉。

    宝塔一出,周围的气机仿佛凝重了三分,如汞似水银,停止流动。

    “咦,是大罗天宫的宝塔镇天诀,”

    景幼南目光一动,若有所思。

    宝塔镇天诀是大罗天宫大有名气的玄功之一,阳刚霸道,镇压八荒六合。

    这样的玄功潜移默化下来,性子通常就会变得强势。

    当然,也有可能黑裙女子本身就是强势性格,玄功和她心性契合,令她原本就强势的性格更上一层楼。

    就在景幼南沉思之时,帘拢再次挑起,一个头梳双螺髻的荷裙少女走了进来,彩带绕臀,流苏垂地,幽幽的香气弥漫。

    荷裙少女见到景幼南,并没有惊讶,反而盈盈上前,细细的烟眉挑了挑,开口道,“是太一宗的的景道友吧,前几天我收到翩翩的飞剑传书,她提到要闭关修炼,没时间来半山界。”

    顿了顿,荷裙少女继续道,“忘了介绍一下,我来自琳琅仙府,姓沈,名双月。”

    “原来是沈道友,幸会,”

    景幼南回了一礼,这个荷裙少女大眼雪肤,看上去娇弱依人,实际上却是金丹三重境界,差一步就可以结婴,成就真人。

    从这点就可以看出,人以类聚,物以群分,通常是相似才会形成小圈子。

    “景道友的大名,我可是听说过,”

    荷裙少女沈双月眼波流转,似笑非笑,给人一种古灵精怪的调皮,道,“别的不说,前几天景道友一入小山界就把一名灵法教的真人打伤,可是很轰动呢。”

    “呵呵,”

    景幼南打了个哈哈,他能够让灵法教的元婴真人吃了大亏,主要是打他一个措手不及,两人要是再交手的话,恐怕不会这么容易。

    两人简单说了几句,沈双月看向黑裙女子,向景幼南介绍道,“她是来自于大罗天宫,姓赵名雁芙。”

    赵雁芙连眼皮都没抬一下,自顾自运转玄功,天门上的宝塔滴溜溜转动,洒下千百光华。

    沈双月见怪不怪,娴熟地对景幼南解释道,“景道友莫怪,雁芙从来都是这个性子,不是故意针对你。”

    “不是故意针对我才怪。”

    景幼南心里嘀咕一句,面上却是不动声色地道,“嗯,是。”

    下一刻,赵雁芙突然睁开眼,狭长的凤目中锋芒毕露,紧紧盯着景幼南,道,“这次交易会主要是真人参加,能进来的金丹弟子少之又少,你拿着陈翩翩的玉符来,不代表你有这个资格。”

    “哦,”

    景幼南剑眉一轩,嘴角挂起笑容,道,“赵道友你说,怎么样才能证明我有这个资格?”

    “哼,”

    赵雁芙没有再说话,深吸一口气,用手一指,天门上的宝塔飞起,千百重的光华垂下来,硬生生朝着景幼南压下。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