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717.第717章 浓翠蔽日月 出手对真人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平台上。

    琼楼玉阁,飞檐挂角。

    长松修竹之间,浓翠蔽日,仙鹤悠闲剔着翎毛,时而发出一声轻鸣。

    景幼南大袖一展,自雷雀兽背上跃下,目光扫过场中,发现不少的弟子宽袖大衣,姿态从容,谈笑风生。

    “人还真不少,”

    景幼南点点头,光是他目光所见,恐怕就得上千人。

    姜东流大步过来,声音洪亮,道,“不知道道友如何称呼?”

    景幼南看了眼对面壮硕男子法印上的花纹,开口道,“太一宗真传弟子景幼南,见过道友。”

    说完,他自袖囊中取出从陈翩翩手中得到的玉符,云霞景从,仙音袅袅。

    看到玉符,姜东流神色慎重三分,道,“原来是贵客上门,请到罗生殿吧。”

    正在这个时候,突然青穹上星星点点的光芒耀起,须臾之后,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膨胀,不到三个呼吸,就凝成一个神轮,如大日,光芒万丈。

    七八个修士站在神轮上,衣袂带风,飘然有出尘之气。

    为首的是个柔美少女,头梳双螺髻,身披暗花细丝百褶裙,杏眼桃腮,眉目如画,周身气息氤氲烟霞,光华流转。

    哗啦,

    神轮落地之后,自动缩小,到最后成巴掌大小,飞到柔美少女的袖中。

    “啊,是灵法教来人啊。”

    “不错,正是灵法教的弟子。”

    “刚才的神轮莫非是灵法教大名鼎鼎的飞厄神轮?”

    “那可是很有名气的飞行法器啊,不是说只有真人才有资格乘坐?”

    这样的动静可是比景幼南刚才乘坐的妖禽更大,引得场中的人议论纷纷。

    景幼南看清楚灵法教来人的相貌,先是一愣,随即笑道,“是秦道友,好久不见。”

    “景幼南,”

    秦云俏脸生寒,看向景幼南的目光很不善。

    自从修炼以来,秦云很是会如此痛恨一个人,但毫无疑问,景幼南就是一个。

    在小玄界中,自从景幼南乘势而起,到以后整合玄门同门,完全打破了灵法教原本的布置,令秦云白跑一趟,吃了大亏。

    回到宗内后,她的几个竞争对手趁着这个难得的机会落井下石,弄得她好不狼狈。

    要不是随后秦云展露出令同辈瞠目结舌的天资,恐怕高层的想法都会起变化。

    即使如此,秦云在宗内如日中天的上升势头也不由得一滞,付出了不小的代价。

    正因为如此,秦云对景幼南可谓是恨之入骨。

    “哈哈,自小玄界一别,想不到再次见面,秦道友已经晋升为化丹二重,”

    景幼南长身玉立,俊美非凡,但说的话却是皮里春秋,令人怎么听都不舒服,道,“这样来看,秦道友真不愧是灵法教千年一遇的绝世天才啊。”

    这话明捧实讽,气的秦云牙根都痒痒。

    要知道,眼前这个怪里怪气的家伙已经是化丹三重的修为,比自己还要高一个境界。

    极力压下心中的怒火,秦云一字一顿地道,“景幼南,得意忘形,小心以后没有好果子吃。”

    “是嘛,”

    景幼南正了正头上的道冠,似笑非笑,道,“好啊,我等那一天。”

    “哼,猖狂,”

    这个时候,秦云背后一个中年人转出来,他头戴鱼尾道冠,身披大红仙衣,腰悬宝葫芦,浓眉如墨,鼻直口方。

    中年人头顶上罡云升腾,一朵青莲花盛开,显示出他已经结婴成功,是一个响当当的真人。

    “如此大言不惭,真是替堂堂太一宗丢脸。”

    中年人说话很不客气,他身为真人,还是前辈,有这个资格。

    景幼南收敛起面上的笑容,剑眉一轩,争锋相对地道,“我们太一门的事,不需要什么阿猫阿狗去操心!”

    对上本门的真人,景幼南或许还会顾忌三分,但对于灵法教的真人,则是百无禁忌。

    一个外人,说骂就骂了。

    “你,”

    被人当面称之为阿猫阿狗,中年人怒极而笑,悍然出手,道,“今天我就好好教教你,什么是尊重长辈。”

    轰隆,

    话音落下,天地一暗,一只金灿灿的大手凭空生成,上面浩瀚的神文流转,演绎出神王坐镇九天,横扫大千的无敌威势。

    大手在半空中一折,恶狠狠冲景幼南扑去。

    “小子,你是自找苦吃,”

    中年人阴沉沉地笑,法力涌动如潮,惊涛拍岸一样激荡。

    他虽然不敢明目张胆地击杀一个太一宗的真传弟子,但给他一个灰头土脸却没有问题,

    “让你出一次大丑,看你还嚣张不嚣张。”

    “起,”

    面对真人的攻击,景幼南不慌不忙,一推道冠,天门上冲出一缕气机,须臾之后,化为丈许大小的雷云,电闪雷鸣,轰然炸响。

    仿佛感应到金灿灿的大手的异种气息,雷霆之力勃然而发,往上一卷,恐怖的毁灭力量同时爆发,不可抵挡。

    咔嚓,

    金色大手转瞬之间就出现一条条触目惊心的裂纹,不到半个呼吸,一下子炸开,重新化为法力,缩回中年人的卤门中。

    “怎么会这样?”

    中年人睁大眼睛,目瞪口呆,他万万没有想到,自己出手居然会被一个金丹修士挡住。

    “哎呀,好厉害。”

    “是啊,是啊,连真人的一击都没能奏效。”

    “啧啧,化丹三重硬抗元婴真人,太一宗不愧是玄门之首,弟子真是了得。”

    “天才,真正的天才啊。”

    不少周围的人看到这一幕,顿时疯狂了。

    在很多人眼中,金丹宗师和元婴真人根本不是一个级别的,丹煞之力和法力也不是一个层次,但现在的局面,很明显打破了他们的认知。

    一个化丹三重的修士,居然如此轻而易举,或者说风淡云轻地把一个真人的出手神通挡住了?

    真是无与伦比,难以想象!

    “厉害,真是太厉害了。”

    姜东流站在一边,连连赞叹,恨不得能把景幼南取而代之。

    同样是化丹三重的修为,姜东流比其他人更明白化丹三重和元婴真人之间的差距,不敢说是天差地别,但绝对是大到普通人难以想象。

    而能把这种不可能之事变成可能,这个景幼南实在太厉害。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