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716.第716章 素月分玉华 银河共长影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正是中夜。

    素月分辉,银河共影。

    宝舟行于彩云之间,舟尾摇曳漫天星芒,璀璨光华,熠熠耀眼。

    远远看去,青穹上千百流光拉成长线,宛若鱼龙舞。

    宝舟正中央,有悬阁飞楼。

    金玉为栏,琉璃铺地,檐下明珠高悬,丝丝缕缕的瑞气氤氲。

    两人端坐高台,对月饮酒。

    白石头戴道冠,身披法衣,面容坚毅,就是稳稳当当坐在那里,依然给人一种剑出鞘中的锋锐。

    景幼南把杯中酒一饮而尽,看了眼白石头顶上嘶嘶作响的生生云水剑,笑道,“张真人真不愧是是宗内鼎鼎大名的剑道强者,白师弟这养剑之术,真是越来越精深了。”

    “真是惭愧,”

    白石放下酒盏,答道,“师尊在剑道修为上如皓日当空,光芒万丈,可惜我这个做弟子的愚钝,不能学的万一,给他老人家丢脸了。”

    “白师弟真是太谦虚了。”

    景幼南把玩着掌中的玉杯,眸子青青,道,“同辈之中,依我之见,在剑道修为上,也就是君无悔君师兄能与白师弟你一较长短。”

    “君师兄,”

    白石的目光缩了缩,好一会才道,“前段时间在养剑池见过一面,君师兄果然是勇猛精进,天赋之高,心性之坚,真是世所罕见。”

    “呵呵,”

    景幼南笑了笑,心里念头转动。

    最近几十年,或许真有应劫而生的道理,大千世界上天才辈出,宛若重回到中古盛世一样。

    很多的少年人在短短时间内迅速崛起,光芒万丈,已经能够与前辈争锋,开始抢班夺权。

    具体到太一宗内,就是以轩辕彻,景幼南,君无悔,左传明等等的这一届真传弟子,他们修为最低地都已经结丹成功,已经成长为宗里一股不可小觑的新锐势力。

    白石低头饮酒,也是浮想联翩。

    眼前这个景幼南,虽然经常不在宗内,但修炼速度之快,简直快到令人发指。

    同辈之中,也就是号称不败的绝世天才轩辕彻能与之相比。

    毫无疑问,两人已经逐渐拉开和同龄人的距离,一旦能成功结婴,马上就会上位宗内高层,影响力大增。

    到了那个时候,人们就不会再以天才,或者新锐看待,而是将他们当做同一层次。

    除了渐渐有两极争辉的轩辕彻和景幼南,其他的同届真传弟子,比如左传明,君无悔,萧景存,尚依依,池玉泉,张昊羽等等,也是各有手段,奋起直追。

    “当然,也不会少了我白石,”

    仿佛感应到白石心中的昂扬之意,生生云水剑轻轻抖动,一层层的剑光晕出,剑鸣铮铮。

    三天后,宝舟来到半山地界。

    抬头看去,只见群峰如攒,郁郁葱葱,下面是连绵汪洋,浩浩荡荡不知几千里,水深不见底。

    正中央一山峰迭起,高有千丈,顶端好像是被人凭空削去,平台上起了琼楼宝阁,檐下滴水空明,映照周天。

    山峰下面生满修竹,虬松,龙梅,寒树等等,仙禽灵兽在里面栖息奔走,一派勃然生机。

    仔细看去,山峰的周围升起云台,上面系着飞舟云车,五彩光华,见之忘俗。

    “到地方了,”

    景幼南大袖一展,自云榻上起身,对白石道,“搭了白师弟一个便车,多谢了。”

    “景师兄太客气,我也是顺路而已,”

    白石性子很稳,但不像君无悔那样拙于表达,很是能说会道。

    “白师弟,有时候再聚,”

    景幼南点点头,打开舟门,一声长啸。

    下一刻,一声尖锐的啸声从极天上传来,声裂金石,远近可闻,与景幼南的啸声呼应。

    紧接着,漫天云光散开,显出一只飞禽,头尖似豚,尾大如雀,双翅展开,有七八丈大小,遮天蔽日。

    飞禽腹下生有两排如钩子般的利爪,金灿生芒,隐有雷光。

    景幼南脚下一点,落到雷雀兽的背上,坐的稳稳当当。

    “呖,”

    雷雀兽双翅展开,把速度催动到最大,冲下面的山峰冲去。

    这个妖禽虽然灵智不高,但天赋强横,自从被景幼南收服后,日夜在帝一化雷池中打磨筋骨,练就一身铜皮铁骨,本身的雷霆神通也是越来越强。

    单论战斗力,恐怕金丹宗师在它的爪下也走不了多少回合。

    这一下雷雀兽全力施展,简直如同箭矢雷光一般,乌云密布,雷霆滚滚,把天上的日光都遮住。

    “呖,”

    雷雀兽的叫声又细又尖,穿透力很强。

    景幼南端坐不动,没有制止雷雀兽的动作,这个家伙好不容易出来一趟,撒撒欢也无妨。

    “呖,”

    见到景幼南没有阻止,雷雀兽越发地兴奋,双翅震动雷霆,恐怖的妖力在半空中肆虐,如龙如蛇。

    “啊,哪里的大妖,”

    “好恐怖,”

    “太可怕了,”

    “我的天,难道是妖族来人了?”

    雷雀兽这一发威,立刻惊动了峰上的修士们,一些修为低,或者第一次出门的,见到妖气滚滚而来,忍不住喧哗起来。

    “都安静,”

    一道洪亮的声音传来,如千百金钟齐鸣,居然一下子压过全场的喧哗声。

    姜东流大踏步走过来,他头戴紫金冠,身披锦衣,环眼长眉,很有气势。

    看了眼越来越近的妖禽,姜东流冲周围乱哄哄的修士道,“少在这里大惊小怪,都散开。”

    有认识的都知道姜东流这个化丹三重的修士性子火爆,看他出现,连忙鸟兽散。

    “这群大宗弟子,动静都是这么大,”

    姜东流双目锐利,已经看到景幼南身上法衣上的太一宗印记,暗自在心里咒骂一句。

    这么多天来,他可是见过不少声势浩大的大宗弟子的仪仗,他们这群家伙倒是威风了,可最后受罪的还是自己一群接待和维持秩序的人员。

    轰隆,

    雷雀兽一下子落在迎客台上,雷光轰隆炸开,噼里啪啦作响,把周围的法阵几乎都电成焦糊。

    “呖,”

    雷雀兽硕大的眼球转动,目光掠过场中在它看来很是弱小的修士,发出一声很不肖的叫声。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