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709.第709章 太乙化雷诀 扑朔迷离中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月下。

    钟磬音长,仙乐横篁。

    远远看去,霜叶似火,水天一色,沙鸥翔集,碧波万顷。

    “啊,”

    江别鹤周身被剑气包裹,发出凄厉的惨叫,声震长空。

    谁也没有想到,后面的眉眼血红的女子会暴起伤人,而且一经发动又是如此暴烈,江别鹤化丹三重的妖身居然都抵挡不住。

    “好胆,”

    曹髦简直气炸了肺,手指头都在哆嗦,这简直是在众人面前打他的脸,如何让他坐得住。

    “给我死来,”

    曹髦怒火高燃,一声厉啸,磅礴的妖力汹涌而出,在半空中凝成一只妖爪,大有半亩,纹路俨然,直接撕裂大气,抓了下去。

    元婴三重大修士出手,何等的了得。

    只见天昏地暗一样,不可测度的威严降临,仿佛半边天崩塌,节节破碎。

    眉眼血红的女子仿佛没有看到即将落下的惊天妖爪,玉手一动,剑光再起,把江别鹤斩于剑下。

    “不好,”

    景幼南正好对上红裙女子冷漠无情的眸子,忍不住亡魂直冒。

    这个女子的眼神很明显,她对自己动了杀心。

    对于这个女子的来历,景幼南并不了解,但他深深知道,她是一等一的煞星。

    不提上次见过的邓芝,就连自己身前的这个化丹三重的大妖都被她如同砍瓜切菜般诛杀,由此可见其强悍之处。

    自己虽然自信要比江别鹤强,但肯定不是这个红裙女子的对手。

    “太乙化雷诀”

    景幼南默运玄功,身子化为一道霹雳,只是一闪,就到了十丈外,要离这个危险的女人远远的。

    “咦,”

    眉眼血红的女子第一次露出惊讶之色,她皱了皱细眉,玉手抬起,皓腕上的赤金镯子飞了出去,冲景幼南打去。

    嗡,

    金镯上的花纹转动,一种无形的音波散发出来,充斥空间。

    “该死,”

    景幼南破口大骂,他只觉得周围的空间仿佛被凝固一样,自己就好像成了琥珀中的昆虫,无法动弹。

    “去,”

    红裙女子目中闪过一丝厉色,又一道剑光飞起,直接斩杀过来。

    “该死,”

    景幼南牙齿咬的咯咯响,也不知道眼前的金镯是何等法宝,自己现在不仅身子不能动弹,好像连灵台也被震住,无法驱使法宝。

    眼见景幼南就要步江别鹤后尘,突然之间,一个画轴自他天门中跳出,轻轻一抖,层层叠叠的山岳浮现,挡在身前。

    悟空端坐在五岳真形图中央,用清脆的童音道,“五岳守护,中央不动。”

    轰隆,

    一座又一座的大阵降临,相互勾连,密密麻麻,看不到尽头。

    “是道器,”

    红裙女子血眉一挑,身上的锋锐之气勃发,就想再次出手。

    就在这个时候,一只硕大无比的妖爪自天穹上抓下,周围的灵机扭曲如蛇,嘶嘶的声音,响个不停。

    轰隆,

    妖爪之下,虚空尽碎,灵机混乱。

    “给我死来,”

    曹髦真人真的动了怒火,天地响应,血色弥漫。

    “大修士,”

    红裙女子知道此刻还不是元婴三重大修士的对手,自袖囊中取出一个梭形法宝,往半空中祭出。

    咔嚓,

    梭形法宝载起红裙女子,瞬间撕裂大气,向远处遁走。

    “北斗诛魔,”

    这个时候,一道清朗的声音响起,字字如玉,只入灵台。

    下一刻,漫天的光华隐去,只剩下一颗星辰高悬于青穹上,光芒大作,妖邪退避。

    “噗,”

    红裙女子受到重击,吐出一口鲜血,面色苍白,摇摇欲坠。

    不过,她到底是来历非凡,重伤之下依然紧紧抓住梭形法宝,几个起落后,彻底隐藏于虚空中,不见了踪影。

    张懿真人大袖如翼,自红裙女子消失的地方走出,天门上一本星辰图录高悬,北斗七星璀璨生辉,接引漫天的星光。

    “好似是法宝器灵,却又不像,真是古怪。”

    张真人看着地上的精血化为白烟消失,眉头皱了皱,然后舒展开。

    “跑的倒快,”

    曹髦气冲冲地赶过来,他还不甘心,心神一动,升起一尊高有百丈的妖相,龙头鹰身,三足浮空,周身缠绕雷电,噼里啪啦作响。

    “搜,”

    曹髦用手一指,妖相的额头上突然裂开一道竖纹,一道乌光射出,足有十丈,所到之处,虚空如同透明一样,纤毫毕现。

    只是红裙女子早就没了踪迹,根本查不到半点的线索。

    应真殿。

    祥光氤氲,紫气盈空。

    仔细看去,如层华吐萼,似皱縠叠浪,玄音清朗,不绝于耳。

    贺雨薇头挽高髻,身披鸾服,宝光罩身,端坐在正中央,狭长的凤目掩不住喜色。

    “到手了?”

    贺雨晴少见地急切,目光咄咄。

    “幸不辱使命,”

    秦柏然勉强压抑住心里的兴奋,上前一步,自袖中取出木盒,递了上去。

    “好,好,好,”

    贺雨薇接过木盒,看到木盒正中央流转的花纹,喜形于色,道,“秦柏然,你们做的很不错。”

    “多谢大人。”

    秦柏然大喜,对方这一句话,他通往真人的道路已经完全打开。

    贺雨薇云袖一甩,把木盒收起来,敛容道,“秦柏然,你先下去吧,等十天后,你领着其他人再来这里一趟。”

    “谢大人,”

    秦柏然又恭恭敬敬行了一礼,然后倒退出门。

    “玉清造化池,”

    看到秦柏然离开,贺雨薇再也绷不住脸,笑的眉眼弯弯,花枝招展。

    现在只有他们三人知道,玉清造化池到底能够爆发出何等伟岸的力量,这是圣朝上万年来传下来的秘密,就是为了以防不测。

    现在有了玉清造化池在手,他们终于可以开始展开行动,真的令圣朝的辉煌能得以重现。

    “饶是你们玄门奸似鬼,这次也得吃大亏。”

    想到得意处,贺雨薇忍不住笑出声来。

    这次能够成功,不是玄门魔宗佛教妖族等势力大意,而是由于消息不对称,关于玉清造化池的秘密,只有在各位圣皇口口相传。

    “准备行动吧,”

    想了想,贺雨薇自宝座上起身,大袖一甩,玉足下升起一朵青色如意,托住她的身子,出了大殿,上到中天,然后认准方向,风驰电掣般而去。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