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700.第700章 金榜提姓名 捉对生死决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山崖对峙,举目盖绿。

    藤蔓缠古树,瑶草绕蒙竹。

    依稀翠岩来鹤唳,时闻深处有猿鸣,漠漠烟云,茸茸新阴。

    景幼南头戴莲花道冠,身披锦绣仙衣,腰悬玉佩,身前丝丝缕缕的丝络垂下,吞云吐气,祥光氤氲。

    隐隐之间,景幼南灵台上浮现出一个空白的法印,似圆非圆,似扁非扁,飞霞流彩,无穷变化。

    好似有一只如椽大笔凭空出现,要在法印上书写,不过落笔无力,根本留不下痕迹。

    “已经有了框架,以后需要的是往里填充。”

    景幼南眸光转动,念头一个个涌出。

    他已经跨出了化丹三重的重要一步,接下来就是要构建自己的神通法印基础结构,彻底奠定以后成道之路。

    “还需要时间积累,”

    景幼南按捺下心里的骚动,吐出一口浊气,大袖一挥,站起身来。

    “很不错,”

    玄烨看到景幼南额头上晶莹的玉光,点点头,道,“要是你能闯过第三关,化丹三重水到渠成。”

    “那就多谢玄烨道人吉言了。”

    景幼南知道这个老家伙火眼金睛,没有否认,笑着点点头。

    正在这个时候,天上的云光突然一开,星星点点的光华落下来,然后仿佛被一只无形的大手聚拢,化为一个长有十丈,宽有丈许的金榜。

    下一刻,一个个篆文出现在金榜上,讲述第三关的通关规则。

    “原来是擂台赛,”

    景幼南目光一动,笑出声来,道,“只有一人能通过,这是真正的狭路相逢勇者胜啊。”

    “嗯,”

    玄烨道人点点头,缓声道,“不是普通的斗法,而是生死之战,各凭手段。”

    “这样更好,”

    景幼南锋芒毕露,目光瞥了李隆基一眼,道,“最后是把惹人厌的家伙一块解决掉。”

    话音刚落,金榜上一层水纹波动,两个金灿灿的名字大放光明,赫然是景幼南对李隆基。

    景幼南看到这一幕,先是一愣,随即笑出声,道,“想不到今天还会心想事成。”

    “哼,”

    李隆基转过头来,剑眉轩起,神光如电,毫不掩饰杀机。

    “自己找死,”

    景幼南背脊微张,丹煞之力自卤门冒出,汩汩如涌泉。

    咔嚓,

    两人的目光在半空中碰撞,宛若实质一般,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

    针尖对麦芒,势不两立。

    在场众人都明白,两人这次恐怕只能有一个活着出来。

    “真是,”

    宋卿眉摇了摇头,神情很复杂。

    秦柏然和刘子康则对李隆基很有信心道,“一道能击败他。”

    “嗯,”

    李隆基答应一声,拳头攥的咯咯响。

    轰隆,

    突然之间,金榜一晃,一道洞天彻底的光柱降临,吞噬之力凭空生出,把景幼南和李隆基拉了进去。

    擂台上。

    金玉铺地,琉璃放光。

    景幼南大袖如翼,居高临下地看着李隆基,笑道,“李隆基,算你运气不好,今天恐怕就到此为止了。”

    “少说大话,”

    李隆基昂起头,双目神光如日月,一字一顿地道,“这次非得令你陨落在此。”

    “手下见真章吧,”

    景幼南一声长啸,用手一指,一点火芒自指尖生出,须臾之后,火行元气汹涌而来,化为花纹,缠绕在矛身上。

    轰隆,

    大日龙神矛撕裂大气,瞬间就杀到李隆基的眉心处,矛尖上的大日沉浮,爆发出恐怖的炙热高温。

    “啊,”

    李隆基没想到景幼南说动手就动手,而且一动手简直如同霹雳闪电一样,根本来不及反应。

    关键时刻,李隆基身上的宝衣起了作用,层层叠叠的宝光聚拢,挡了一下。

    咔嚓,

    下一刻,宝光湮灭,宝衣裂成齑粉。

    “呼,”

    侥幸死里逃生的李隆基吐出一口浊气,后背上起了一层冷汗。

    “怎么可能这么快?”

    李隆基大惊,神通比起道术来讲威能当然大的多,但同样的,激发前的准备也要多。除非到了真人级别,才能把神通收发于心,不拘于形势。

    “算你运气好,”

    景幼南见李隆基宝衣护主,冷笑一声,取出大五行化生葫芦,往半空中祭出。

    化生葫芦倒悬,数以千计的符箓鸟篆从葫芦上浮现出来,氤氲若霞举,璀璨似锦绣。

    轰隆,

    突然之间,葫芦口上青光一动,无数的剑气自化生葫芦中吐出,黑白红青黄五色光华耀眼,贯通天地。

    剑气纵横,锋芒毕露,无处不在,撕裂大气。

    远远看去,如同下了一场剑气大雨,又好像是剑气编织天罗地网,令人无法躲藏。

    “这个家伙从哪里找来的杀伐利器,”

    李隆基面色铁青,剑气未到,他身上就被逼出一层鸡皮疙瘩,可想而知剑光的锋锐。

    不敢怠慢,李隆基自袖中取出一张符箓,玄功运转,丹煞之力涌入其中。

    哗啦,

    符箓迎风而涨,剔透晶莹,金光万道,一个模糊的帝王虚影自深处走出,头戴平天冠,身披冕服,腰悬宝剑,威压天地。

    “镇,”

    帝王睁开眼,神光冲霄,口含天宪,言出法随。

    一股难以形容的伟力降临,漫天的剑气就好像被施展了定身咒一样,都停在半空中,一动不动。

    “咦,”

    景幼南把手一招,收回化生葫芦,目中露出惊讶之色。

    “该死,”

    李隆基额头上青筋乱跳,根本没有半点喜悦,他伸出手想去抓落下来的符箓,却发现风一吹,符箓化为齑粉。

    “该死,”

    李隆基又骂了句,心疼地在滴血。

    这张符箓可是大有来历,乃是皇室赐下,关键时刻能挡得住元婴真人一击,是用来保命的底牌,价值不可估量。

    就这样用掉了,李隆基如何不心疼?

    “看你有多少宝贝,”

    景幼南也发了狠,索性不动用神通道术,默运玄功,雄浑到极点的丹煞之力自卤门中涌出,化为水火神光,直接碾压过去。

    一力破万法,简单粗暴。

    反正是擂台空间有限,正适合这种暴力打法。

    蹬,蹬,蹬,

    李隆基刚运起丹煞之力和景幼南硬拼了一记,就被连绵不断的巨力撞得倒退三步,差点一个跟头栽在地上。

    他只是丹成四品,和景幼南的一品金丹相比,差距很大。

    “疯魔丹,”

    李隆基一看没有办法,只能取出一个火红的丹药,当场服下。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