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695.第695章 月上梧桐静 烟霞照丹溪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月上梧桐静。

    烟霞照丹溪,青苔映翠竹。

    仙鹤栖息于乔松之上,猿猴攀登在山崖之间,藤蔓垂挂,石梯莹然,好似一副徐徐打开的水墨画。

    景幼南负手而立,目光投向殿外的风景,神色安然,却在与玄烨道人传音,道,“我觉得这个女子好似不对劲,给人一种怪怪的感觉。”

    “你小子的感应倒是灵敏,”

    玄烨道人的声音不疾不徐,字字清晰,“一个肉身里面有两个人,当然怪异。”

    “原来如此,”

    景幼南心里一跳,明白玄烨道人话语中的意识,暗自感慨,心想玉皇宝库果然是到处危险。

    顿了顿,景幼南重新开口问道,“不知道玄烨道人为何要提醒我?”

    他问的很直接,很明显,玄烨道人对他手中的种子觊觎很深,现在主动传音警示,分明是一种示好。

    玄烨真人没有直接回答,而是开口道,“景幼南,你可知道,玉清造化池在哪里?”

    “不知道,”

    景幼南摇摇头,他当然不了解。

    玄烨道人眸光转动,道,“玉清造化池是一件异宝,当初可谓是花费了玉皇很大的精力才炼制而成,已经自生空间,很有灵性。”

    “玉皇本意是炼制出此异宝,想让它来辅助族内的优秀子弟修炼,尽快提升境界。”

    “不过,玉清造化池的器灵性子孤高,眼高于顶,根本不愿意它眼中的蝼蚁之辈进入其中。”

    “后来玉皇亲自与造化池谈判,才有了两个规定,一是,弟子入造化池,要自备玉清宝灵气。二是,造化池会设置三关,只有闯过三关者,才有资格入内修行。”

    “三关,”

    景幼南点点头,若有所思。

    “不错,就是三关,”

    玄烨道人的眼皮跳了跳,“玉清造化池的器灵性子很古怪,三关的难度通常是按照它的心情来定,不过以我来看,这次恐怕会不容易。”

    “我们可以合作,”

    景幼南神情镇定,开口道,“相互帮助。”

    “是,”

    玄烨道人赞同道,“我们需要相互帮助,不然的话,恐怕会有麻烦。”

    “好,”

    景幼南没有意见,玄烨这个老家伙见多识广,当敌人很可怕,但作为合作者就会令人很愉快。

    另一边。

    秦柏然等四个人凑到一块,神情凝重。

    宋卿眉捋了捋耳边的秀发,叹口气道,“人越来越多了。”

    “嗯,”

    刘子康笑了笑,道,“玉清造化池是三十三重天的至宝,他们或是找到了线索,或是是气运所钟,能来到这里,并不奇怪。”

    李隆基倒是不在意,撇了撇嘴,道,“就是他们知道玉清造化池,也只是一鳞半爪,到最后能不能进入到造化池中,还是两说。”

    秦柏然作为四人中的领袖,很是沉稳,道,“不要大意,虽然我们早有准备,但谁也不知道造化池的三关到底如何,一定要小心谨慎。”

    角落里。

    宋诗蓝妖异的美瞳泛着幽光,层层的光华氤氲,晕出光圈,看上去十分诡异。

    “玉清造化池被称之为夺天地之造化,以你的资质要想以后有机会结婴成功,必须要成功闯过三关,进入造化池。”

    一个略显尖锐的声音突兀地在宋诗蓝脑海中响起,只听声音就听得出其主人不是个易于之辈。

    宋诗蓝早就见怪不怪,不在意地哼了声,道,“我知道。”

    “既然知道就打起全部精神,”

    声音愈发尖锐,有一种恨铁不成钢,道,“要不是没有办法,鬼才会帮你这样的蠢货。”

    宋诗蓝长长青青的眉毛挑了挑,直接强硬回击道,“老太婆,说话不要这么难听,要不是我,你早就灰飞烟灭了,哪里还有机会在这里喋喋不休。”

    “真是该死,我怎么会碰到这样一个家伙,”

    脑海中的声音很是愤怒,继续道,“资质差,心性差,性子差,只会打扮招摇,没有上进心,真不知道你这个样子是如何修炼到现在的地步的。”

    宋诗蓝用纤纤玉手摩挲着自己胳膊上刺青的花纹,翻了翻白眼,道,“本姑娘天生丽质,倾国倾城,人见人爱,花见花开,运气好,气运足,从来是一帆风顺。”

    “就是运气好呗,”

    尖锐的声音小了下来,有点悻悻的感觉。

    不得不说,宋诗蓝从小就是运气好,虽然没有到那种走在路上还能捡到法宝道诀的地步,但从来是顺顺当当,几乎没有挫折。

    甚至很多次都是因祸得福,运气好的让人嫉妒。

    宋诗蓝撇撇嘴,专心打量自己长长的指甲,她心态一直很好,不争却福缘自来。

    “咦,又有人来了。”

    景幼南抬起头,就见一朵祥云飘然而至,上面站着一个眉目清秀的僧人,月白色僧衣,赤足如莲花,手握木鱼,神色庄严。

    他的脑后,一个金灿灿的光轮徐徐转动,众生跌坐莲花上,吟唱经文,梵音佛唱之声,不绝于耳。

    僧人缓步进入大殿,一声不吭,独自找到一个角落,跌坐参禅。

    “不知道是那个佛宗的?”

    景幼南上下打量了几眼,佛门之人大都居于西方之地,很少在玄门的地盘上出没,他倒是有几分好奇。

    更何况,他还曾经在天马岭的灵果仙会上见过一个佛门僧人一朝顿悟,修为大进,佛教旁门八百,从来不可小觑。

    不光是景幼南,就连其他人,比如秦柏然四人,江别鹤,大胖子金宝元,宋诗蓝等等,都把目光投向新来的照空。

    无他,物以稀为贵,佛门之人比起玄门魔宗和妖族本来就是人数少很多,至于六大皇室的子弟进入佛门的更是凤毛麟角。

    众人第一次见到,难免有所好奇。

    照空跌坐不动,面孔上淡金色的佛光氤氲,光华流转,熠熠生辉。

    即使有这么多人注视,照空依然是神色不变,自顾自地诵读佛经,周身的佛光不断地投入到脑后的光轮中,越发璀璨。

    别的不说,单论是心性修为,佛门之人通常是出类拔萃,因为佛门是在偏僻贫瘠的西方,自来资源稀少,还需要与时常通过天地胎膜流窜的域外天魔争斗,这样严酷的环境,磨砺了他们的心志。

    “菩提花开,我佛慈悲,”

    照空低声诵读佛号,肃容庄严。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