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690.第690章 渔鼓锁气机 种子演篆文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正午时分。

    丹桂映金,菊染秋黄。

    朱栏宝槛之下,楼台亭榭之旁,依稀见到,奇花翠叶,绿柳笼烟。

    景幼南头戴莲花道冠,身披仙衣,盘膝端坐在飞檐下,天门上的云光清亮如水,丝丝缕缕的祥瑞之气氤氲,叮当有声。

    金阳蝉叶在云光中吞吐灵机,略一抖动,莹莹的光华垂地,看似柔弱,实际上风雨不透。

    如果仔细看去,就会发现,金阳蝉叶的宝光中笼罩一抹朦胧的灰色,没有生机,只有劫难。

    “镇压,”

    景幼南口中吐出悠长的吟唱,丹煞之力涌入到金阳蝉叶中,光芒大作,一股浩瀚的力量生成,硬生生把灰色挤压出去。

    灰色一离开宝光,被风一吹,立刻灰飞烟灭,丝毫不剩。

    不知道过了多久景幼南睁开眼,眸子中闪过一丝疲惫。

    “真是顽固,”

    景幼南念叨一声,手一招,金阳蝉叶落入手中,温润的气机氤氲,灵性已经恢复。

    在这个玉皇宝库中,以后还不知道会碰到多少危机,正因为如此,他才会花费大力气来滋养金阳蝉叶,恢复其灵性。

    别看金阳蝉叶这次在玄烨那个老家伙手里好似不堪一击,但它到底是纯正的防御法宝,用处很大。

    毕竟,以后遇到的人,不可能都是像玄烨那样的老不死的。

    想了想,景幼南探手袖囊中,取出一个晶莹的圆球。

    “到底是什么宝贝,能让那个老东西这么激动?”

    景幼南没有头绪,但毫无疑问,能让玄烨如此之疯狂,这个圆球或者称之为种子肯定是好东西。

    “咦,”

    试着把灵机注入种子里,景幼南就发现,种子上无穷无尽的篆文浮现出来,光华流转,如星河般浩瀚。

    景幼南有了兴趣,深吸一口气,体内的丹力源源不断地打入种子中。

    嗡嗡嗡,

    种子震动,上面的篆文越发璀璨,只是很明显的是,不同的篆文在碰撞,在吞噬,在融合。

    一个时辰后。

    景幼南停下来,他发现,这颗种子就好像无底洞一样,根本是来者不拒。

    除此之外,种子上的篆文只剩下了十个,不断地闪烁,似圆非圆,似扁非扁,非常奇怪。

    “好像有点熟悉,”

    景幼南用手摸着种子,眉头皱起,他总觉得在哪里见过类似的景象,却想不起来。

    “玄烨那个老东西肯定知道,不过,他不会告诉我。”

    好一会,景幼南叹息一声,把种子收起来。

    现在最重要的事情,并不是研究这个种子,而是想办法去玄烨道人提到过的玉清造化池。

    玉清造化池能扭曲时空,改动天地规则,形成天上一日,人间一年的景象,实在是不可思议。

    现在他的境界修为已经到了化丹二重的顶端,是时候花费时间去思索构造神通法印了。

    很显然,玉清造化池是最好的涌来构造神通法印的地方。

    “玄烨那个老东西肯定以为没有他,我就找不到玉清造化池,”

    景幼南笑了笑,取出九阳渔鼓。

    现在的九阳渔鼓通体晶莹,有三个玄文转动,一个金灿灿,如大佛高卧,一个晶莹莹,似流光不可捉摸,一个黑沉沉,似鱼非鱼,似鸟非鸟。

    三个玄文不断地碰撞,各种散发出一种玄之又玄的气息。

    用手一点第三个玄文,景幼南双目一凝,隐隐看到一条细线在虚空中蔓延,若有若无,很不清晰。

    细线的另一头,一股磅礴的气机升腾,与第三个玄文同出一源。

    “真是有意思,”

    景幼南抬起头,面上带有笑容。

    虽然他已经不明白九阳渔鼓的来历,更不知道它的威能,但到现在,他起码已经摸索出一个九阳渔鼓的用处。

    可以通过九阳渔鼓上的玄文,去追踪它的气机所在。

    当然,具体的距离如何,景幼南还不清楚,但起码可以根据这个,隐约察觉到玄烨道人的位置。

    “这就足够了。”

    景幼南闭上眼睛,玄功运转,丹煞之力涌出,充斥四肢百骸。

    龙角海螺,月牙岛上。

    斑斑君子竹,郁郁大夫松。

    真的是青枝馥郁,绿叶阴森,香气馥馥,氤氲铺地。

    胖乎乎的人参女从树后探出小脑袋,左看右看没人,登时咯咯笑出声来。

    “咿呀,”

    人参女头扎羊角辫,身披绿兜肚,脖子上挂着一个小葫芦,咿咿呀呀地,说不出的娇憨可爱。

    “咿呀,”

    人参女仰着小脸,咬着手指头,大眼睛眨呀眨的,一种独属于天生灵药的声波发出,传到另一边。

    时间不大,就见树下泥土松动,很快向两旁松开,肉嘟嘟的灵芝娃娃从地下冒出来。

    “咿呀,”

    “咿呀,”

    两个胖娃娃一见面就很激动,抱在一起,咿咿呀呀地叫个不停。

    过了一会,两个胖娃娃才停下来,牵着手,倚着树干坐下。

    “咯咯,”

    人参女笑的眉眼弯弯,用胖乎乎的小手抓着脖子上的小葫芦,一边咿呀呀地叫,一边用手比划,这个小东西是在和胖娃娃交流药葫芦的来历。

    “咿呀,”

    胖娃娃听得眉飞色舞,咿呀呀地回应。

    “咯咯,”

    人参女一手握着小葫芦,另一只手拔开塞子,顿时,一股难以想象的丹药香气飘出来。

    “咿呀,”

    胖娃娃一闻,口水瞬间就流了下来。

    这个小东西在朱云泽和周真真手里光是受罪了,连废丹都吃得津津有味,这种令被景幼南娇养的人参女都心动的丹药,它如何受得了。

    “咯咯,”

    人参女笑的很开心,一边咿呀呀地叫,一边用手比划,表示里面的丹药两人平分。

    “咿呀,”

    灵芝娃娃马上点头,高兴地咿呀呀地叫。

    “咿呀,”

    人参女先倒出一枚丹药,小心翼翼地捧在手里,送到灵芝娃娃嘴边。

    “咿呀,”

    灵芝娃娃摇摇头,捏起丹药,塞到人参女嘴里。

    “咯咯,”

    人参女没有拒绝,咬的嘎嘣脆,然后又倒出一枚丹药,送给灵芝娃娃。

    两个小东西就这样靠在一起,倚在树干上,美滋滋地吃着丹药,小脸上满是幸福满足之色。

    “咯咯,”

    “咯咯,”

    清脆的笑声,传出老远。

    只是两个胖娃娃没有发现,在大树树杈上,古灵精怪的悟空正盯着它们,眼珠子滴溜溜乱转,明显有了新主意。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