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689.第689章 尔虞且我诈 反目自成仇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殿中。

    半亩圆池,地萼堆金。

    不知名的玉树亭亭如华盖,细细的根须扎在虚空中,光华流转,霞光氤氲。

    玄烨道人剑眉轩起,身上的杀机宛若实质,一字一顿地道,“景幼南,你靠后。”

    “哼,”

    景幼南冷哼一声,丝毫不退,眸子深深,道,“玄烨,痴心妄想。”

    “找死,”

    玄烨道人可是分外知道池中玉清宝灵气的珍贵之处,他才不会愿意有人和他平分,大袖一展,一个古铜色的金甲人走出,手持战戈,光芒万道。

    “吞噬,”

    玄烨道人目光一转,屈指弹出一个金丹。

    这个金丹是他们两人来万寿宫的路上遇到一个金丹宗师捕杀的,正好用在此地。

    咔嚓,

    金丹入肚,金甲人身上顿时浮现出细细密密的血线,如同血管一样,不停地蠕动,恐怖的力量降临,威压全场。

    “杀,”

    金甲人口中发出悠长的吟唱,战戈猛的劈下,一个个的黑洞出现,吞噬所有的光明,黑暗降临。

    景幼南一动不动,天门上丹煞之力运转,道器五岳真形图无风自动,层层叠叠的山岳浮现,镇压五行,混转阴阳。

    两股截然不同的力量碰撞,对轰,消耗,到最后化为平静。

    “道器,”

    玄烨道人面色沉了下来,用阴森的语气道,“好一个景幼南,没想到你还有这一手。”

    “彼此,彼此,”

    景幼南皮笑肉不笑,道,“和你这样的老家伙合作,总得留个心眼。”

    “哈哈,”

    玄烨道人突然大笑起来,身上的杀机完全收敛,变得温和如玉,道,“我们是盟友,和平相处才是王道。”

    这个老家伙,变脸倒是快。

    景幼南心里嘀咕一声,面上却同样露出笑容,道,“不错,不错,我也是沾了玄烨道人你的光,不然的话,哪有机会收取玉清宝灵气这样的天材地宝?”

    玄烨道人笑了笑,不再说话,不过他看飞快抖动的手指,就明白,这个家伙正在催动全力,收取池中的玉清宝灵气。

    “收,”

    景幼南也不甘落后,丹煞之力涌动,头顶上的细脖大肚的瓷瓶全开,源源不断地汲取里面的灵机。

    在两人这样你追我赶的收取下,池中的玉清宝灵气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减少,很快就到了池底。

    “这是什么?”

    几乎同时,两人就看到池底有两个晶莹剔透的圆球,上面生满细纹,好似是种子。

    “我的,”

    玄烨道人一看此物,眼睛瞬间就红了,他根本顾不得再去收取池中的玉清宝灵气,鼓起全部的力量,幻化成大手,径直抓向两个圆球。

    “休想,”

    景幼南虽然不明白圆球的来历,但看玄烨这个老怪物都这么激动,明显就是宝贝,他仗着道器相护,上前一步,抢下了一个圆球。

    “啊,死来,”

    玄烨道人这次是真的翻了脸,身子一动,五浊神光暴涨,层层叠叠的劫气爆发,铺天盖地。

    天地有五浊,见浊,命浊,烦恼浊,众生浊,劫浊。

    末法时代,五浊恶世。

    就见玄烨道人的手掌伸开,指尖五种劫气和恶气扭曲,汇聚起来,成为一股煌煌不可阻挡的大势。

    “这么厉害,”

    景幼南的防御法宝金阳蝉叶被这五浊劫气一扫,里面的灵性大减,宝光明灭不定,只是三五个呼吸后,就化为一道流光,沉入到丹田中。

    很显然,五浊劫气非常的可怕,难以抵挡。

    “五岳镇邪,”

    融合掉新部分的五岳真形图力量大增,悟空坐镇中央,五座顶天立地的山岳在他身子周围环绕,落地之后,镇压妖邪。

    五岳落地,所有的劫气仿佛被镇压一样,停止流转。

    “哼,一件道器而已,也敢如此猖狂,”

    玄烨道人见自己的五浊神光被镇压,眉头一挑,张口吐出一个巴掌大小的金钟,上面密密麻麻的符文流转,如同活物一样。

    嗡,

    金钟一响,虚空荡出层层的涟漪,原本道器五岳真形图的力量在钟声中逐渐消退。

    “好诡异的法宝,”

    景幼南心里惊讶,刚才出现的金钟法宝气息不凡,但绝对没有到达道器这一层次,可是却能破掉五岳真形图的威势,真是令人难以想象。

    “这个老东西,底牌太多了。”

    景幼南新年转动,收回五岳真形图护身,往殿门口退去。

    玄烨道人不知道是活了多少年的老怪物,老古董,老家伙,底牌太多,深不可测,和这样的人物缠斗,非常不明智。

    三十六计走为上,惹不起,躲得起。

    “想走,哪里有这么容易,”

    玄烨道人双目血红,周身的五浊神光激荡,宛若实质。

    说起来,他才刚刚从沉睡中苏醒,实力恢复了不足百分之一,并不想与人恶斗。毕竟这个时候,应该抓紧时间提升自己的力量才是至关紧要。

    可是刚刚被景幼南夺走了一个的种子实在太过珍贵,令他难以割舍。

    “只要能得到种子,元气损伤再大,也能弥补,”

    玄烨道人目光阴沉,缓声念动咒语,准备蓄力,发动一个禁忌神通。

    他要不惜一切代价留下景幼南,实在是种子太过珍贵。

    “九阳渔鼓,”

    感应到虚空中的杀意,景幼南知道到了最危机的时刻,毫不犹豫,用手一指,九阳渔鼓化为一道流光飞出。

    嗡,

    九阳渔鼓以一种不可测度的轨迹绕着玄烨道人转了一圈,然后迅速返回到景幼南的手中。

    “走,”

    最后看了眼玄烨道人,景幼南大袖一展,驾驭遁光,逃之夭夭。

    他能感应到,袖中的九阳渔鼓发出温热的气息,第三个玄文正在成型,似鱼飞鱼,似鸟非鸟。

    “怎么回事,”

    玄烨道人静静站在原地,好一会才清醒过来,面色铁青,又重复一遍,道“怎么回事?”

    刚才他只觉得眼前一闪,一道流光消失,然后自己的身子猛地一轻。

    那种感觉,就好像自己体内少了一点东西一样。

    冥冥之中,他能察觉到,这并不是一件好事。

    “景幼南,”

    玄烨道人咬牙切齿,真想把这个可恨的家伙碎尸万段。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