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688.第688章 麋鹿从花出 仙鹤对松鸣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霜落,秋冷。

    青苔上白石,嫩竹映新栽。麋鹿从花出,仙鹤对松鸣。

    真真是仙家妙境,宝山福地。

    景幼南大袖如翼,轻飘飘落地,目光投向正前面的宫殿,眉头皱了皱,道,“这就是玉清万寿宫?”

    “不错,”

    玄烨道人一抬手,收起玉辇,星冠上光华氤氲,淡然回答道,“就是玉清万寿殿,是玉皇三十三重天中最为重要的三大殿之一。”

    “嗯,”

    景幼南一抹额头,太虚法眼显出,凝神细看。

    只见眼前的玉清万寿殿气势恢宏,龙盘虎踞,层层叠叠的祥云瑞气压过来,如细纹一样,演绎众多的景象。

    隐隐约约之间,一尊帝王虚影浮现,端坐龙辇,手握帝玺,深沉恐怖。

    等还想再看之时,景幼南突然觉得双目刺痛,连忙垂下眼睑,眼泪刷的一下流出来。

    玄烨道人大笑,幸灾乐祸地道,“幸亏无数年过去,大阵原本威能日益枯萎,不然的话,光是你这样窥探,起码得废了你的双眼。”

    景幼南闭紧双目,缓解一波又一波的刺痛,对玄烨道人的揶揄充耳不闻。

    俗话说,吃一堑长一智。

    今天他才明白,太虚法眼也并不是万能的,以后可不能不知道底细就胡乱用。

    吐出一口浊气,景幼南睁开眼,眸子中青意氤氲,沉声道,“不要废话了,我们抓紧时间。”

    “好,”

    玄烨道人点点头,心里倒是惊疑,这个景幼南年纪轻轻,心性倒是了得。

    在宫前玉桥上踱步片刻,玄烨道人沉吟少许,自袖中取出一个圆滚滚的球状法器,屈指弹出。

    嗡,

    法器一出现,顿时吸风吞云,大放光明,球身上生出密密麻麻的复眼,不断闪烁。

    嘀嘀嘀,

    圆球不断地飞行,瀑布一般的数据在内部生成,计算,归纳。

    大约两刻钟的时间,圆球自动飞回玄烨掌中,然后吐出一张薄薄的帛书,然后砰地一声,化为齑粉。

    玄烨道人打开帛书,扫了几眼,一边看,一边说道,“这是以前万宝门炼制的小玩意,没有其他的作用,只能用来侦测扫描,收集阵法禁制的资料,而且还是一次性的。”

    景幼南点点头,没有说话,心里却在想,不愧是老古董,懂得还真是多。

    他心里明白,别看玄烨这老家伙说的轻巧,但毫无疑问,这个可不是小玩意,而是货真价实的异宝。

    毕竟,就连他的太虚法眼都无法观察玉清万寿殿的虚实。

    半个时辰后,玄烨道人收起帛书,笑道,“这么多年来,还是没有变化,是好事。”

    “嗯,”

    景幼南松了口气,驾轻不如就熟,有个熟悉的人,会少很多的麻烦。

    “我们开始吧,”

    玄烨道人用手一指,指尖射出三尺白光,白光中眸子半睁开,洞彻周天,万物在心。

    白光垂地,清晰可见。

    在白光指引下,两人每步都踏在大阵的节点上,好似在惊风骇浪中潇洒前行,稳稳当当。

    “真是厉害,”

    景幼南面上不动声色,心里却是非常震惊,这个老家伙真是深不可测,在大阵中能闲庭散步一样。

    “无数年的积累,真的恐怖,”

    景幼南垂下眼睑,掩去眸中的异色,心里却有一股忌惮升起,隐隐有一种与虎谋皮的感觉。

    “到了,”

    这个时候,玄烨停住步子,目光咄咄,看向前面的门户。

    玉门高有三丈,厚有尺许,通体晶莹,表面浮现层层叠叠的花纹,如龙鳞一样,厚重深沉,散发出恐怖的气息。

    门上有两个铜环,形若狮头,折而向上似张口吞天,威严毕露。

    景幼南只是展目一看,就觉得一股沉甸甸的压力压过来,令人喘不上气。

    “这是螭吻镇宅,”

    玄烨眸光闪了闪,沉声道,“两个铜环是中枢,我们需要同时发力,才能破开这最后的禁制法阵。”

    说完,他直接用意念把破解门户上禁制法阵的窍门传到景幼南心里。

    “我要好好参悟一番,”

    景幼南也不多废话,盘膝端坐,仔细地参悟玄烨传过来的海量信息。

    “希望他能行,”

    玄烨看了眼闭目不动的景幼南,心里有一丝焦急。

    他虽然依靠体质特殊,无数年后移魂重生,但实力骤降,连元婴真人都比不上。

    要想恢复到原本实力,现在这一步就是关键,不得有失。

    关系到自己以后的道路,饶是玄烨心机深沉,依然是患得患失。

    这一刹那,玄烨第一次觉得时间过得真慢,简直度日如年。

    不知道过了多久,景幼南缓缓睁开眼,眸中的异色敛去,气质沉凝。

    “如何?”

    玄烨抢上一步,开口问道。

    “试试吧,”

    景幼南精神抖擞,双目炯炯。

    咯吱,

    两个时辰后,尘封无数岁月的玉门终于打开,刹那间,耀眼的光如潮水般涌出,金光万道,瑞气千条,天花乱坠,地涌金莲。

    “呼呼,”

    景幼南一下子坐在门槛上,汗流浃背,呼呼直喘。

    玄烨道人也弯着腰,气喘如牛,身上冒出白气如雾,不断蒸腾向上。

    他承担了绝大部分大阵的力量,消耗比景幼南还大,即使拥有诸多底牌,依然是累的不行。

    不过,一想到殿中的宝物,玄烨还是奋起体内最后一丝力量,硬生生撞入大殿。

    抬头看去,大殿中最显眼的是一株大树,枝叶茂盛,亭亭如盖。

    大树的无数条根须扎进虚空里,上面编织密密麻麻的篆文,仙音袅袅,光华流转。

    再往下,是个小水池,大树的叶子沙沙抖动,带着一股难言的韵律,一滴滴的金黄色精华自叶上渗出,然后落到池中。

    尚未靠近,就有一股澎湃不可测度的灵机扑面而来,闻一闻,心神俱醉。

    “真的是玉清宝灵气,”

    玄烨道人哈哈大笑,只觉得身上的无力感一扫而空,他抢先一步,自袖中取出一个瓷瓶,往上祭出。

    “收,”

    玄烨真人念动咒语,瓷瓶瓶口朝下,如同鲸吞一样,大肆汲取池中的玉清宝灵气。

    “收,”

    景幼南不甘落后,也祭出一个法器,上去抢夺。

    “嗯?”

    玄烨真人猛的回过头来,杀机森然。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