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687.第687章 玉清造化池 柳绿蟠桃红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柳绿桃红,松青柏碧。

    细细烟雨山骨细,仙鹤齐飞禽对语。

    玄烨道人星冠玉带,巍峨挺拔,端坐在曲柄伞下,眸子中星辰幻灭,深不可测。

    景幼南坐在他对面,掌中把玩大五行化生葫芦,剑气在葫芦口上吞吐,锋锐之意,势不可挡。

    玄烨道人双手虚握,如握轮转,有一种执掌的气势,缓声道,“玉皇三十三重天别的还倒罢了,但有一样东西却是十足珍贵。”

    “什么?”

    景幼南抬了抬眼皮,用手一指,化生葫芦悬在天门上,铮然有声。

    “玉清造化池,”

    玄烨道人一字一顿,神色严肃。

    “玉清造化池?”

    景幼南念叨一句,直接开口问道,“它到底有什么用?”

    玄烨道人没有回答,而是转移话题问道,“景幼南,你可知道宇宙时空?”

    “宇宙时空,”

    景幼南听到这四个字,不由得想起自己穿越而来之时浩瀚的星空,数不尽的岁月流逝,眼睛微微眯起道,“难道玉清造化池涉及时空之秘?”

    “不错,确实是涉及时空之秘。”

    玄烨回答的斩钉截铁,毫不迟疑。

    “真的?”

    景幼南眼睛睁大,一脸的不可思议,道,“就是现在的洞天真人,恐怕也无法干涉时空规则。”

    “现在的洞天真人,”

    玄烨真人笑了笑,嘴角流露出一丝讥讽,道,“他们比起上古中古时代横渡星河,遨游太虚的存在差的太多。”

    顿了顿,玄烨真人剑眉一轩,道,“景幼南,我告诉你,能够在上古中古时代留下名字的存在,无不是摘星捉月,能在各大世界穿梭,他们对于时空的玄妙了解之深,难以想象。”

    景幼南只觉得心跳加速,口干舌燥,强忍着心里的悸动,开口道,“不知道玉清造化池有何等神效?”

    玄烨真人扶了扶头上的星冠,双目熠熠生辉,缓声道,“玉清造化池号称有造化之功,天上一日,地上一年。”

    “你的意思是?”

    景幼南心脏蹦蹦跳,满脸的惊骇。

    “不错,”

    玄烨真人很果断地道,“在玉清造化池中修炼一年,外面只是一天。”

    “我的天,”

    饶是景幼南心机深沉,喜怒不形于色,听到这个消息,依然是目瞪口呆,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对修士来讲,什么最重要,玄功,丹药,法宝?

    统统不是,而是寿命和时间。

    俗话说,时不待我,每个有志于大道的修士,从来只是觉得时间飞逝,不够用。

    当然,这也是天地规则。

    而现在玉清造化池很明显就打破了这一天地规则,令人不敢置信。

    玄烨真人满意地点点头,用一种低沉的嗓音道,“景幼南,你现在是化丹二重,要是正常来看,起码也得三四十年,甚至五六十年,才能够凝练出令你满意的神通法印。可是如果有造化池相助,最多二个月,你就能大功告成,成为化丹三重修士。”

    “这一下子就是节省了几十年的时间啊,”

    玄烨真人声音不疾不徐,但有一种奇怪的气场令人沉醉,道,“你想一想,这几十年的时间,足够能让你做多少事情?甩开多少的竞争对手?”

    景幼南眼皮跳了跳,反倒是沉静下来,缓声道,“玄烨道人,有话明说吧。”

    玄烨真人心里一惊,重新衡量自己所选择的合作者,能忍得住这样的诱、惑,实在是不一般。

    咳嗽一声,玄烨真人清了清嗓子,道,“造化池的神效确实强大,但它需要能量。”

    “能量?”

    景幼南眉头皱了皱,这样夺天地造化的宝物,肯定所需要的能量非常惊人。

    “玉清宝灵气,”

    玄烨真人吐出一口浊气,眸子中闪过缅怀之色,道,“只有燃烧真正的玉清宝灵气,才能发挥出造化池的功用。”

    “玉清宝灵气,”

    景幼南好半天没有说出话来,喃喃道,“这样的宝贝,到哪里去找?”

    玉清宝灵气,传说之中的神仙之气,拥有不可思议的作用,珍贵到极点。

    据说,就是洞天真人遨游太虚,在九天之上采集精华,用百年时间,才有可能孕育出少许的玉清宝灵气。

    由此可知,这玉清宝灵气是何等的珍贵。

    用玉清宝灵气激发造化池,这样的大手笔,恐怕得洞天真人一级的方能做到。

    “我知道一处玉清宝灵气的所在,”

    玄烨真人神色凝重三分,轻声道,“不过,那个地方可不安全,需要我们两人联手。”

    “嗯,”

    景幼南点点头,终于明白玄烨这个老家伙为何愿意跟他吐露这个秘密的原因,他是需要帮手啊。

    “没有问题,”

    景幼南头顶的化生葫芦剑气纵横,有一种锐利之意自眉宇间溢出,大笑道,“不入虎山,焉得虎子?”

    玉清宝灵气,玉清造化池,这样的宝贝不见识一番,岂不是人生一大憾事!

    “好,我们出发,”

    玄烨真人看到景幼南的意气风发,仿佛想到了当年自己的样子,哈哈大笑,一拍座下龙辇,冲东方飞去。

    北洋宫。

    松柏冉冉,青竹斑斑。

    中央的香案上,一个古铜大鼎矗立,花纹古朴,如龙如蛇。

    周永鹤取出自殿中得到的一个瓷瓶,拿在手中摇了摇,目中露出犹豫之色。

    “不破不立,”

    好一会,周永鹤面上露出一丝决绝之色,他拔开瓷瓶的塞子,一仰脖子,全部吞下。

    轰隆,

    狂暴的力量刹那间爆发,原本他体内积蓄的真气仿佛热油碰上了火,轰的一声,全部燃烧。

    “啊,”

    周永鹤疼的在地上打滚,他的抱着头,身子弯曲成虾状,口中发出野兽般的低吼。

    如果能够内视的话,周永鹤就会发现,一股纯金色的能量正在吞噬他丹田中的真气,不到一刻钟,就吞噬的一点不剩。

    纯金色的能量就好像是个大胃王,再吞噬完真气后,还不罢休,继续吞噬周永鹤的精血,汩汩的声音,令人毛骨悚然。

    半个小时候,周永鹤只剩下一堆白骨架子,还有金光色的液体包裹住心脏,仍然发出一声声低沉而又缓慢的跳动。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