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686.第686章 毗沙金光池 辣手斩修士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九重天,毗沙宫。

    瑶台飞彩,琼香绕阶。

    宝树行列,金枝玉叶,妙香华缨,周匝垂布。

    远远看去,宝叶扶疏,垂荫如云,祥光氤氲,仙音袅袅。

    秦柏然打开手中的堪舆图,看了看,开口道,“正是此地,”

    “好啊,”

    宋卿眉扶了扶头上高髻,喜形于色,道,“终于到了。”

    “嗯,”

    李隆基和刘子康都点点头,他们一路行来,可是吃了不少苦头。

    “我们进去吧。”

    秦柏然自袖中取出一个双头尖尖,中间圆圆的法器,往半空中祭出。

    下一刻,

    光华映照,眼前荡起涟漪般的纹路,如帘拢挑起,眼前的景象鲜活起来。

    “走,”

    四人脚下一动,进入大殿。

    抬眼看去,殿中琉璃铺地,金刚所成,光明璀璨,含辉发焰。

    丝丝缕缕的祥瑞之气氤氲,左右缠绕,或如华盖,或似如意,或像渔鼓,或成金钟,叮当之音,络绎不绝。

    最中央是一方水池,大有半亩,池水如金,熠熠生辉。

    一道浅浅的影子在池水中隐现,若有若无。

    要不是四人早得到叮嘱,恐怕真的难以发现。

    “就是这个,”

    刘子康神色激动,到了这一步,他们的计划已经是最关键的一环。

    “是啊,”

    李隆基上前一步,双目紧紧盯着池中的影子,目光咄咄。

    “不要浪费时间了,开始吧,”

    宋卿眉吐出一口浊气,美眸流转,光彩照人。

    “开始,”

    秦柏然大袖一展,占据东方位置。

    宋卿眉抿嘴一笑,走到西方位置。

    李隆基浓眉轩起,站稳南方位置。

    刘子康目光灼热,来到北方位置。

    四个人,四个方位,隐隐站成四方阵,风雨不透。

    “咄,”

    四人一起取出早准备好的袖囊,一下子抖开,倒入到池中。

    汩汩,

    材料一入池,顿时响起汩汩的声音,就好像久旱的大地在吞噬河水,有一种说不出的欢快。

    “去,”

    见到这样的场景,四人不惊反喜,同时咬破手指,流出一滴精血。

    汩汩,

    池中的影子如游鱼般飞窜,殷红的色彩从脚尖升起,瞬间传遍全身。

    半个时辰后。

    就听哗啦一声响,影子从池中跃出,左右一转,化为一个女子,眉眼血红,身材高挑,背后层层叠叠光晕延伸,勾连不知名的空间。

    女子用手一招,红裙罩身,毫无表情的美眸看向在场四人。

    “真是可怕,”

    四人被女子目光一扫,顿时后背宛若起了一层鸡皮疙瘩,汗毛都竖了起来。

    强忍着心中的惊惧,秦柏然上前一步,恭敬行礼,道,“见过大人。”

    “说吧,”

    女子的声音冷得如同从冰窟窿中捞出来的一样,冷飕飕的。

    秦柏然取出一个传音盘,递了上去,恭声道,“大人,请过目。”

    女子接过来,神识往里一探,瞬间就明白其中的意思。

    沉吟少许,女子的血眉挑了挑,杀机森然地开口道,“我知道了,你们走吧。”

    “是,”

    秦柏然四人一刻都不愿意多待,撒腿就走。

    等出了毗沙宫,来到一座虹桥前。

    只见桥下莲花盛开,香气馥馥,丝丝的祥光缠绕,五光十色。

    宋卿眉俏脸雪白,身子一个劲的哆嗦,喃喃道,“真是可怕。”

    “可不,”

    连天不怕地不怕的刘子康面色都很不好看,道,“我觉得我们在她眼里,简直如同蝼蚁一般。”

    “是啊,”

    李隆基也是心有余悸,浑身毛毛的,道,“真不知道她到底是什么存在,太过恐怖。”

    “不要多说了。”

    秦柏然神色凝重,道,“上面交代的任务我们已经完成,下一个就是决定我们是否能鲤鱼跃龙门的关键了。”

    “是,”

    宋卿眉三人神色激动,接下来他们的行动一旦成功,每个人都会有脱胎换骨的变化。

    离毗沙宫半里外。

    烟霞飘渺,虹光来去。

    隐隐约约之间,花雨缤纷,仙鹤起舞。

    琳琅仙府弟子林山头戴金阳冠,身披白鹤仙衣,腰悬宝袋,盘膝坐在花树下,周身气息沉凝,如汞如铅,非常沉重。

    林山目光亮了亮,一口吞下药葫芦中的丹药,身上压抑的气息勃发,不可思议的力量在丹田中成型。

    轰隆,

    林山猛的睁开眼,天门上云光升起,一粒圆润的金丹熠熠生辉,光芒四射。

    “来玉皇宝库果然没有来错,”

    林山满意地点点头,感受到体内澎湃的丹煞之力,笑容满面,“要是在外面的话,鬼才知道我多久才能突破境界。”

    玄门十派在大多数眼中都有着不可攀越的地位,里面出身的弟子自然也是天之骄子,无与伦比。但身在其中,林山才明白,其中的竞争压力有多强。

    上面有人压着占据资源,下面有人急着上位,只要一旦表现出颓势,就有可能被放弃。

    而现在晋升金丹宗师则不同,以后只要不犯大错误,一辈子平平安安还是能做到的。说不准还可以在外面建立修仙家族,开枝散叶。

    就在林山畅想未来之时,突然之间,一只纤纤玉手自虚空中探出,毫无阻碍地穿过他的护体宝光,击中他的丹田。

    “你,”

    林山猛的回过头来,就看到一缕血芒迸发,随后就是无尽的黑暗涌来。

    一个金丹宗师,刚刚晋升,就迎来了死亡。

    “第一个,”

    眉眼血红的女子自虚空中一步踏出,摘下金丹,一下扔到嘴里,咬得咯咯响。

    三五下把金丹吞噬,女子玉足一点,虚空晕出涟漪,转瞬消失不见。

    “啊,”

    王子豪刚从大殿中找到一件法宝,就见血光一闪,他身上的精血飞快流失,转瞬就只剩下一堆白骨。

    “第二个。”

    女子的声音幽幽响起,没有半点的温度。

    何夔大袖如云,踏水行走。

    他的身后,将近十名的修士紧紧跟随,云光连成一片,清凉如水。

    突然之间,何夔心中警钟长鸣,一种难言的危险迸发,他想也不想,身子腾空而去。

    噗嗤,

    血衣女子踩着血光出现,面无表情,身子一晃,一团浓郁的血光升腾,笼罩四方。

    “杀,”

    简简单单的一个字,却说不出的森然杀意。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