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685.第685章 密谋遣云宫 变数是玄烨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遣云宫。

    瓶插仙花,鼎烧檀香,仙乐玄歌,烟云缭绕。

    八宝描金桌上,放着白瓷细纹的茶盅,清幽的茶叶在沸水中沉浮,时聚时散。

    贺雨晴头戴芙蓉冠,身披彩凤落花裙,伸出白嫩嫩的玉手,正在逗弄一个巴掌大小的玲珑玉象。

    “呦呦,”

    玉象躺在地上,四蹄朝天,白生生的肚皮软乎乎的。

    “嘻嘻,倒是真有趣。”

    贺雨晴用手指压着玉象,让小东西翻过身来。

    “呦呦,”

    玉象性子温顺,眨了眨大眼睛,只会呦呦的叫。

    “你啊,”

    贺雨薇看得哭笑不得,即使这么多年过去了,自己这个妹妹性子里还保有一丝天真烂漫。

    贺雨晴逗弄了一会玉象后,又喂了它几颗晶石,才把小东西送走,然后抿了口泡的正好的香茗,吐气如兰道,“姐姐,不知道那几个小家伙有没有顺利进入玉皇三十三重天。”

    玉皇宝库中虽然不乏好东西,但真正的精华俱是在三十三天中,更不用提其中那一个天大的秘密。

    “应该没有问题,”

    贺雨薇略一沉吟,道,“整个计划我们推演多次,不会有漏洞。”

    “能顺顺利利最好,”

    贺雨晴嘀咕一句,道,“现在圣朝一分为六,实力跌的厉害,小家伙们得快速成长,以后才能用得上。”

    贺雨薇嫣然一笑,纤纤玉手把玩着玉佩,轻声道,“这次我们花费大代价开启玉皇宝库,一来是可以令皇室弟子有所奇遇,快速增长,提高实力。二来是斩断各大势力伸向皇室的爪子。”

    “不错,”

    贺雨晴点点头,精致的玉颜上少见地流露出少许冷酷,缓声道,“就是要斩断其他势力伸过来的爪子,不然的话,我们以后的动作都不好开展。”

    “嗯,”

    贺雨薇似笑非笑,道,“真想看到那些人最后察觉自家宗内弟子一个不剩地殒命于宝库中的表情。”

    “咯咯,想起来就好笑。”

    贺雨晴笑的花枝招展,俏脸生晕,酡红如醉酒。

    玉皇三十三天内。

    金冠青年人目光阴鸷,只觉得心里烦躁不安,一股杀意浮现,身子一动,周围的元气呼啸,如恶龙盘踞,仰天怒吼。

    轰隆,

    音爆声响起,朵朵黑暗曼陀罗盛开,幽深寂寥,杀机森然。

    “开,”

    景幼南身子不退,扬手打出一串雷珠,一下子炸开。

    天雷浩荡,扫荡妖邪。

    “哼,”

    金冠青年人拧眉而视,自天门中升起一粒明珠,光华璀璨,诸般景象走马楼台般闪过,最后汇成一道光柱,撞开雷霆。

    “金阳蝉叶,”

    景幼南用手一指,金阳蝉叶悬在头顶,宝光垂下,如璎珞珠帘,拨开光柱。

    蹬蹬蹬,

    没有想到,光柱居然携有一股莽然大力,景幼南如同被大锤砸到,后退三步才站稳脚跟。

    “嘿,”

    金冠青年人得势不饶人,双手一抓,指尖黑光爆闪,丝丝光芒如天罗地网,笼罩下来。

    “给我死,”

    金冠青年人眉宇间煞机氤氲,低沉的声音如同招魂索命的曲子。

    景幼南身子刚站稳,气机不顺,根本无法施展遁术,要看就要被接下来的攻击击中。

    就在这个时候,景幼南肋下突兀伸出一对肉翅,一下子展开,雷霆炸响,电闪雷鸣。

    “咦,”

    金冠青年人停下攻击,眼睛睁大,看向对面形态大变的景幼南,眸光闪了闪,露出惊讶之色,道,“有趣,居然是雷神变化之术。”

    景幼南化作身高两丈,凤觜银牙,朱发兰身,左手持雷钻,右手执雷槌。

    他两腋生翅,展开后周围皆暗,两目放火光二道,照耀周天,手足皆龙爪,锋利惊人。

    “杀,”

    景幼南变化之后,力量大增,脚下一动,已经到了金冠青年身前,龙爪伸出,电光缠绕。

    “破,”

    金冠青年口吐咒语,五浊神光横扫,一种劫浊的味道降临,饥馑之灾,疾疫之灾,刀兵之灾,众生受害。

    两人你来我往,或是神通道术争锋,或是法器法宝对抗,只见黑云和雷霆不停地碰撞,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不分轩轾。

    “这人到底是什么来历?”

    景幼南越打越心惊,对方或许境界修为只是金丹上下,但对道术神通乃至法宝的运用实在是出神入化,不可思议。

    自己丹成一品,丹力之雄浑,冠绝同境界的修士。可是与对方交手以来,却好像一拳拳打到棉花上,软绵绵使不出力量。

    这样的感觉,非常难受。

    金冠青年人也是神情凝重,他没有想到,自己已经出动全力,却仍然没有能够拿下一个金丹二重的少年人。

    更令他不舒服的是,对方隐隐流露出一种奇怪的气息,对他生出克制的能量。

    两人又斗了一阵后,依旧不分胜负,然后不约而同地停手。

    景幼南退后两步,看着对方深沉如渊的眸子,心神一动,有了猜测,开口问道,“你不是皇室子弟。”

    “皇室子弟,”

    金冠青年人冷笑一声,道,“本尊玄烨道人,可不是你口中阿猫阿狗。”

    “玄烨道人,”

    景幼南念叨一句,笑道,“原来是个老家伙。”

    别的不是,只听对方这样老气横秋的语气,就知道对方是个老家伙。

    “是借尸还魂,还是转世重生?”

    景幼南目光转动,若有所思。

    玄烨道人又仔细打量了景幼南几眼,缓声道,“小子,你叫什么名字?”

    景幼南对玄烨道人的语气并不在意,抬了抬衣袖,答道,“太一宗弟子,景幼南。”

    “太一宗,”

    玄烨道人目光沉了沉,沉吟少许后,开口问道,“景幼南,你可知道这是何地?”

    “什么地方?”

    景幼南精神一振,他只是打着分一羹的心态闯进来,真的是一无所知。

    这样的状态,明显很不合他掌控一切的强势性子。

    “玉皇三十三重天,”

    玄烨道人嘴角抽了抽,说不出是讥讽还是赞叹,一字一顿地道,“玉皇集一朝之力打造,妄图成就天帝后所居的宫殿。”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