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684.第684章 阵图得新角 五浊沐神光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景幼南大袖一展,自云端落下,展目看去。

    只见眼前烟霞笼玉楼,琼香绕紫阁,盏盏金灯明光浮,细细珠帘挂香钩。

    玉阶前有旌旗侍卫,执金瓜,擎斧钺,相貌堂堂,不似活物。

    “就是这这里,”

    悟空从五岳真形图中探出半个脑袋,依然清清脆脆的声音中少见地流露出急切。

    “嗯,”

    景幼南点点头,拾阶而上,金阳蝉叶悬在天门上,宝光垂下,护住周身。

    “咦,”

    景幼南顺顺利利地来到殿中,抬头一看,就是一个兽鼎香炉摆在香案上,花纹缠绕,镂空凝霞。

    只是无数年过去,原本的檀香早已化为灰烬,半点不剩。

    景幼南目光很快地从兽鼎上掠过,一眼就看到,香案上还有半截的卷轴,淡淡的光华闪烁,仙音袅袅。

    “居然真的在这里,”

    景幼南大喜过望,双目神光爆射三尺,紧紧盯着卷轴。

    “刷,”

    悟空却是动作更快,五岳真形图一下子展开,裹住半截卷轴,硬生生拉了进去。

    嗡,

    下一刻,悦耳的天音在耳边响起,五岳真形图上荡起一圈又一圈的涟漪,悟空坐镇中央,小脸上满是严肃,不断地打出一个个的道诀。

    “起,”

    等到悟空打完最后一个道诀后,它猛的站起,身形拔高到十丈,火眼金睛,烟云缭绕,大口一吸,一下子把半截卷轴吞入肚中。

    “吱吱,”

    手舞足蹈地跟景幼南打了个招呼,悟空往阵图最中央一躺,须臾之后,沉沉睡去。

    “没想到在这里能找到五岳真形图的碎片,”

    景幼南收起五岳真形图,面上再也掩不住喜色,哈哈大笑。

    这可是真正的福从天降,只要悟空吞噬融合掉半截的卷轴,说不定能再上一层楼,威能大涨。

    要知道,即使是得了道的法宝,道器也有上中下之分,每一次晋升都是数倍的提升。

    要是五岳真形图真的能晋升到中品道器,毫无疑问,他的实力几乎称得上暴涨。

    好大一会,景幼南才把心中的狂喜压下去。

    “现在当务之急,还是要找到宋卿眉等人。”

    在殿中来回踱步,景幼南静思接下来的行动。

    毫无疑问,宋卿眉等人能够开启这一处秘境,定然会有一个庞大的机会,所谋甚大,很有可能是六大皇室的大人物亲自策划。

    不知道倒是罢了,即使得知,肯定要分一羹。

    “该如何寻找他们的踪迹?”

    景幼南用手摩挲着自周真真身上得到的千里传音镜,剑眉轩起,却一时没有头绪。

    想了想,景幼南试着把一缕气机打入到铜镜中。

    嗡,

    铜镜光芒大作,明光越来越亮,到最后,却啪的一声,镜面裂成数截。

    “果然是有禁制,”

    景幼南随手把铜镜扔掉,叹了口气。

    这个时候,就见殿外一道金光垂地,烟霞向两边散开,走出一个金冠青年人,额头宽大,身材颀长,眸子泛起奇异的绿芒,不可测度。

    看到景幼南,青年人先是一愣,随即笑道,“倒是一具上好的肉身。”

    说完,他断喝一声,信手一招,一柄骨剑自袖中抽出,只是一闪,就有一股森森然的杀意弥漫,充斥空间。

    白骨神兵,生机断绝。

    青年人这一剑刺出,仿佛来到一个白骨的世界,到处是累累白骨。

    “金阳蝉叶,”

    景幼南突遭袭击,不慌不忙,用手一指,金阳蝉叶玄音大作,宝光如珠帘,轻轻一拨,把漫天的白骨剑光荡开。

    “嘿,”

    金冠青年人剑眉一挑,吐气开声,自额头上突兀裂开一道竖痕,一缕乌光电射而出,只是眨眼间,就击中景幼南。

    这一瞬间,无论是金阳蝉叶,还是护体宝光,居然都无法挡住乌光丝毫。

    “中我五浊神光,有去无回,”

    金冠青年笑了笑,大手一伸,虚空中的元气如掌中纹路,如龙似蛇,轰击而下。

    眼见景幼南就要丧命于此,突然之间,一声清越的天音响起。

    懵懵懂懂的景幼南猛的被惊醒,脚下一点,身子横行三丈,躲过元气大手。

    “咦,”

    金冠青年人第一次面上露出惊讶之色,上下打量了景幼南几眼,喃喃道,“根基不错,但不可能这么快从我的五浊神光中挣脱出来。”

    景幼南看着喃喃自语的金冠青年人,后背起了一层冷汗。

    他这一段时间来顺风顺水,无往不利,没想到突然遇到如此可怕的一个对手,差点就要了他的性命。

    要不是九阳渔鼓护佑,恐怕他今天就要被对方斩杀于此。

    “九阳渔鼓,”

    景幼南内视丹田,就见原本的九阳渔鼓光华璀璨,九阳两个古拙的篆文流转之间,天花乱坠,地涌金莲。

    现在九阳渔鼓上两个玄文熠熠生辉,一个金灿灿,如大佛高卧,一个白茫茫,似烟气无常。

    除此之外,第三个玄文正在勾勒,似鸟非鸟,似鱼非鱼,生有金光,明照周天。

    只是相比起前两个符文,第三个乌光符文并不清晰,并且时聚时散。

    “记得上次在幽云仙舍中,我见到秦云和金莲童子,然后九阳渔鼓自主激发,才有了这两个玄文,现在是什么情况?”

    景幼南能感应到九阳渔鼓的雀跃,眉头皱了皱。

    “咦,什么古怪?”

    来历莫测的金冠青年人心中一紧,好像是被什么盯上一般,只觉得浑身气机晦涩,非常的不舒服。

    “到底是怎么回事?”

    金冠青年人面色阴沉,他好不容易出来,可不想再生变故。

    景幼南却是对这个神秘的青年人颇为忌惮,一时沉默不言。

    两人各有顾忌,倒是都没有出手。

    一时之间,殿中两人对峙,气氛诡异。

    另一边,照空赤足如莲花,缓步而行,他头顶上一个经幢高悬,隐隐约约之间,大佛的虚影浮现,丈六金身,巍峨如山。

    “真是好地方,”

    照空用手一指,经幢撞开一座大殿,然后佛光一卷,裹住里面的法器,收了回来。

    “有一种心神不安的感觉,”

    照空突然停住身子,经幢上的佛光垂下,佛音禅唱响起。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