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675.第675章 夜静半山月 雷霆暴杀人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夜静,半山月。

    霞光蒸腾,郁若升烟,虬龙蟠蜿,鹤唳清越。

    景幼南大袖如翼,五岳真形图垂在脑后,他左手持枯皮葫芦,右手握九曜明皇镜,双目如电,气势十足。

    “化丹二重境界,”

    周真真今天穿一件湖水色轻纱长裙,层层叠叠的宝光氤氲,垂在手边,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没了往日的妩媚,冰冷彻骨。

    她心里清楚,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亡,只能有一方活着出去。

    朱云泽正了正头上的金冠,国字脸上满是庄重,一字一顿地道,“我们二对一,只要击杀对方,两个天生灵药都是我们的。”

    “痴心妄想,”

    景幼南冷笑一声,大袖一展,道器五岳真形图当先发动,层层叠叠的山岳压下,一种深沉到极点的力量降临。

    咔嚓,

    这一刹那,连虚空都仿佛受不了这种力量,涟漪顿生,水纹激荡。

    “阴阳扣,”

    刚才在人参女身上被阻,朱云泽就注意到景幼南手中的卷轴不简单,眼看山岳压来,他不慌不忙,自袖中取出一个锁扣,往空中祭出。

    锁扣长有半尺,完全由细细密密的篆文编制,黑白相间,如阴阳鱼咬合,光华璀璨。

    啪嗒,

    锁扣一出现,迎风而涨,阴阳气息流转,一下子把五岳真形图锁住,令它一动不能动。

    “可恶,”

    五岳真形图中央坐镇的悟空大怒,用请清脆脆的声音,跳脚大骂。

    阴阳扣一上锁,悟空居然发现,周围的灵机也仿佛被锁住一样,它根本无法再催动五岳真形图中的各个法阵。

    朱云泽看到此情景,心里暗自出了口气。

    他手中的阴阳扣是一件异宝,专门用来锁拿法宝,无往不利。

    只是阴阳扣厉害是厉害,但只能用一次就会灵机耗尽,然后花费数年的时间来温养,慢慢恢复。

    这次使用后,估计得养个七八年。

    “翠帷卷帘,荷塘月色,”

    趁着这个时候,周真真出手了,只见她玉手一拂,一道如秋水般明亮的细剑出现在掌中,轻轻一抖,富贵云烟。

    稀疏的剑光里,依稀只见到渔船唱晚,园中的玉楼上,一只纤纤玉手挑起帘拢,凝望一池子的月色,发出一声叹息。

    这一声叹息,不知道蕴含了多少少女的惆怅和哀怨。

    或是对春日的感怀?或是对情郎的思念?亦或是对时光如水,匆匆离去的恐惧。

    剑法,月下叹息。

    “哈哈,”

    景幼南心坚如铁,灵台中元灵性光化为三盏金灯,垂下光华,在他的大笑声中,枯皮葫芦用力一摇,不可思议的吞噬之力发出,把凄婉如晚霞的剑光统统收入其中。

    “镇魔碑,”

    朱云泽断喝一声,体内的丹煞之力沸腾,托起一个法器,状若石碑,上面是密密麻麻的篆文,记载了圣皇威严,横扫八荒,镇压六合。

    石碑一出,生机冻结。

    周围的气机仿佛不再流动,全部被石碑镇压。

    “咦,有意思。”

    景幼南虽惊不乱,身子一动,肉身突兀拔高到两丈,凤觜银牙,朱发兰身,左手持雷钻,右手执雷槌。

    化身雷神后,景幼南肋下双翅展开,周围皆暗,两目放火光二道,照耀周天,手足皆龙爪,锋利惊人。

    “给我死来,”

    景幼南利爪伸出,把措不及防地周真真一把抓住,用力一摔。

    嘭,

    脑袋朝下,来了个西瓜碎。

    “啊,真真”

    朱云泽刷的一下子眼睛就红了,痛苦地声音如鬼叫一样。

    他真的没有想到,使用法器镇魔碑来镇压灵机,到头来没有奈何了对手,反而把自己相濡以沫的道侣送上不归路。

    “我跟你拼了。”

    朱云泽暴怒,哇的一口喷出一道精血,以手代笔,写下咒文,一字一顿地道,“以我精血,献祭天神。”

    话音一落,黑云遮顶。

    只见一个银白色的眸子突然出现,冷漠无情,俯视天地。

    眸子转动,一股深沉的威压宛若实质,冻彻骨髓。

    “不好,”

    景幼南肋下双翅闪动,上面浮现出密密麻麻的雷霆,一下子就闪出百丈,快如鬼魅。

    只是银白眸子一动,一道白光击出,硬生生把景幼南轰的身子只晃,摇摇欲坠。

    “哈哈,”

    朱云泽半边身子已经枯萎,似人非人,似鬼非鬼,凄厉地大笑,道,“景幼南,你已经被种下邪种,将会堕落到深渊地狱。”

    “嗯?”

    景幼南站住身子,剑眉一轩,果然发现自己体内有一种说不出道不明的气息在流转,隐隐要渗透到百窍。

    “什么鬼东西,”

    景幼南心神一动,五脏之中五尊雷神端坐,同时念动咒语,细细密密的雷网浮起,笼罩其上。

    “景幼南,你以后将衰运缠身。”

    朱云泽又下了一声诅咒,拖着半残废的身子,转身就走。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今日之仇,他日必然十倍奉还。

    “嘿,”

    景幼南看着朱云泽摇摇晃晃的身子,并没有去追,他直接盘膝端坐,运转玄功,观照自身。

    “咦,”

    元灵性光所照之处,景幼南就发现,自己的天门之上多了一层黑云,压着云光,沉甸甸的。

    “这是诅咒之力?”

    景幼南眉头皱了皱,以他现在的境界修为,当然不怕普通的诅咒。

    原因很简单,自身业位镇压,少许诅咒之力,根本无法兴风作浪。

    但是一旦在不顺之时,或者险境之中,这诅咒之力就容易狠狠一推,把自己推入深渊。

    “看样子得早点解决,”

    景幼南念头转动,若有所思。

    时间不大,一声凄厉的惨叫声响起,须臾之后,恢复平静。

    景幼南一抬手,水火葫芦祭出到半空中,一个个的日月道兵自地下涌出,源源不断地投入到葫芦中。

    “果然没让我失望,”

    景幼南收起水火葫芦,放下心来。

    既然是知道朱云泽和周真真在此,他当然不会毫无准备,日月道兵就是他的第一重布置。

    现在看来,很顺利地就解决掉朱云泽。

    眸光动了动,景幼南吩咐刚刚到来的秦嫧钰,道,“秦道友,请帮我护法。”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