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671.第671章 无风听惊雷 恩怨需了结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山前花树,盘荫数亩,清泉红池,映照春色。

    依稀之间,藤蔓垂丝于地,呼风吐露,花叶之间,灿烂神妙。

    景幼南盘膝坐在白石前,周身的丹煞之力涌动,如霞蒸雾绕,道器五岳真形图悬于天门之上,祥光瑞气,丝丝缕缕。

    隐隐约约可见,景幼南体内一个关窍处,模模糊糊的影子沉浮,似印,如玺,像种子,缠绕玄文,吞吐光华。

    只是影子太过模糊,闪烁之间,又消失不见。

    “这就是神通法印?”

    景幼南睁开眼,吐出一口浊气,心中振奋。

    化丹三重,就是要把修士自身的神通道术加以梳理,形成系统,从此坚定大道,落子无悔。

    这一步,可以称之为成道之基,要慎之又慎。

    毕竟,神通法印的构建,千头万绪,任何一个疏忽,都可能千差万别。

    景幼南用修长的手指敲着青竹,叮当有声。

    现在来看,他曾在天一水阁中阅览典籍,翻阅过历代真人记录的神通法印构建之法,也得到过自己师尊萧真人的指点,明白其中的关卡,现在境界一到,已经有凝练神通法印的资本。

    唯一令他犹豫的是,构建神通法印并不是一朝一夕之时,需要仔仔细细地推演,完善,成型,这个过程,需要数年,甚至十几年的日子。

    很显然,在玉皇宝库中,明显不合时宜。

    除此之外,他还未找到一具合适的身外化身,不利于寄托心法。

    “还是要等一等,”

    景幼南手指动了动,压下心里的触动。

    想了想,景幼南大袖一拂,取出自洞府中取出的玉磬法器,只见符箓镇压之下,朴实无华,如同凡物一般。

    “能令门中洞天真人亲自颁下法旨,还有太宵七真宗,明道书院,始魔宗等人争夺,肯定不是凡品。”

    景幼南目光略过玉磬上繁若银河般的篆文,笑了笑,重新收了起来。

    无论这玉磬法器中蕴含何等惊天动地的秘密,反正都与自己无关,只需安安稳稳地交给门中真人,完成任务即可。

    或许,门中会不吝赏赐。

    大袖一展,景幼南站起身来,来回踱步,静思接下来的动作。

    玉皇宝库虽然有数代圣皇经营,福缘多多,但神物自晦,除非有逆天运气加持,不然的话,要有所得很难。

    更为不利的是,相比六大皇室的嫡传子弟,自己对玉皇宝库的信息知道的少的可怜,信息的不对称,令自己吃了大亏。

    “该在哪里寻找一个突破口?”

    景幼南眉头皱起,喃喃自语。

    正在这个时候,景幼南神色一变,用手一拍腰间的龙角海螺,一道青光垂地,扎着羊角辫的人参女跳了出来。

    “咿呀呀,”

    胖娃娃一出现,就挥着肉嘟嘟的小手冲过来,抓住景幼南的衣角,咿咿呀呀地叫个不停,小脸激动地通红。

    “这么大的反应,难道是?”

    景幼南心中一紧,然后大喜,用手抓住胖娃娃,让小东西不乱蹦跶,缓声问道,“胖娃娃,可是感应到灵芝娃娃的气息了?”

    “咿呀呀,”

    胖娃娃拼命点头,小脸仰起,满是哀求之色。

    “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景幼南哈哈大笑,拍了拍胖娃娃圆滚滚的小脑袋,道,“小东西,灵芝娃娃现在如何了?”

    “咿呀呀,”

    一听到这,胖娃娃瞬间激动起来,小东西一边咿咿呀呀地叫,一边用手比划,作出各种动作,表示灵芝娃娃现在的处境不妙。

    “处境不妙?”

    景幼南面色凝重起来,低声,道,“难道朱云泽和周真真两个家伙终于忍不住,要直接把灵芝娃娃炼成丹药吞下?”

    这不是没有可能。

    朱云泽和周真真两人一直以来都用灵芝娃娃割肉放血,滋养自身,走的是细水长流之道,最大的原因是,这样最安全,最稳当,不会引起其他人的觊觎。

    可是灵芝娃娃被称之为天生灵药,最大的功效则是以此为主药,炼制仙丹,服用之后,一步登天。

    朱云泽和周真真两人在外面顾忌重重,即使心里有这个想法,也怕引起别人的觊觎,为他人做了嫁衣裳,但毫无疑问,在玉皇宝库中,则完全没有顾忌。

    更深一点想,或许朱云泽和周真真两人在宝库中得到何等的奇遇,天时地利人和,索性来一场大的。

    “咿呀呀,”

    胖娃紧紧抓着景幼南的衣角,哇哇大叫,小身子发抖。

    看这小东西的样子,好似发现了可怕的事情。

    景幼南屈指一弹,一点明光发出,只是一闪,就消失不见。

    弯腰抱起胖娃娃,景幼南开口道,“胖娃娃,给我带路,我们一起把你的同伴救出来。”

    “咿呀,咿呀,”

    胖娃娃赶紧点头,用胖乎乎的小手指着前方,咿咿呀呀地比划,表示灵芝娃娃离的不远,

    “朱云泽,周真真,”

    景幼南念叨一句,一拍胖娃娃,道,“我们走。”

    “咿呀,咿呀,”

    胖娃娃抓住景幼南胸前的衣襟,小脸上满是担忧之色。

    五百里外,山岭横斜,古木倒盘,俯掬轰流,霏烟揽翠。

    雪松下,秦柏然宽袖大衣,面如刀削,线条硬朗,立于朔朔寒风中,神色不动。

    大约半刻钟后,就听环佩叮当之声响起,幽香阵阵,一个轻纱女子翩然落地,宝光罩身,雪肤大眼,明艳动人。

    女子捋了捋耳边被风吹乱的细发,开口问道,“怎么只有你一个人,其他人呢?”

    “刘子康正在赶来,朱云泽和周真真也回了信,不久就到。”

    秦柏然声音冷冽,有杀伐之音。

    女子轻轻一笑,道,“还是你秦柏然最是准时啊。”

    秦柏然转过身来,眉宇间满是沉凝,一字一顿地道,“上面交代的大事,如何敢轻忽?倒是你,听说很得两位娘娘的赏识,倒是不用怕办砸了受到处罚。”

    “他人谣传,不可信,”

    女子妩媚一笑,倾国倾城,“两位娘娘是何等人物,怎么会对我青眼有加?”

    秦柏然嘴角抽了抽,似笑非笑,不再说话。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