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670.第670章 地厚载万德 斗法有感悟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星月澄空,霜花满地。

    谷中疏林如画,萦雾成冰,玲珑满树,风吹步摇,玉佩有声。

    邓芝血衣银眸,冷森森的目光洞彻周天,周身的瘟疫之气氤氲,所到之处,赤地百里,河流干涸,一片惨淡的灾难景象。

    “这个该死的家伙,到底去了哪里?”

    邓芝咬牙切齿,狠狠地咒骂。

    他一路追杀那个可恶的家伙数天之久,可是总是差之毫厘,无法全功。现在一个不注意,更是追丢了踪迹,真真是气炸心肺。

    “可恨,”

    邓芝仰天长啸,声震长空。

    地下,百丈处。

    景幼南一动不动,道器五岳真形图化作仙衣罩身,朦朦胧胧的土黄光华,掩盖气息。

    “嗯,”

    景幼南能感应到上方邓芝恐怖的气息在盘旋,他沉下心,借助道器中的小须弥芥子微尘大阵,不留痕迹。

    大地,深厚,雍容。

    景幼南少有地在聆听大地的脉搏,咚咚的声音,从来是有力而又从容。

    “真是厚德载物,”

    景幼南心里赞叹,若有所思。

    他修炼的《大阴阳混洞宝生经》是走水火之道,重在水之蓄养积累和火之暴烈阳刚,后来习得《大梵紫微玄都雷霆玉经》,讲究雷霆之中的毁灭和生机转化,倒是第一次触及到大地或者说土行的厚重承载。

    好似是一种责任,又如同一种博大,玄之又玄,不可道也。

    冥冥之中,景幼南的心神晋升到一种玄妙的境界,似醒非醒,似睡非睡,仿佛和整个大地一体同休,万载不易。

    这一刻,景幼南忘记了自己的处境,甚至忘记了地面上的大敌,他只是本能地运转玄功,丹煞之力,贯通百窍。

    不可说,不可道,不可讲。

    数日追逐,景幼南原本枯竭的丹力正在以一种匪夷所思的速度恢复,少了三分锐利,多了两分承载。

    好一会,景幼南醒过来,刹那间就觉得体内经脉中的丹煞之力汹涌澎湃,一波又一波的力量在酝酿,沸腾,呼啸。

    “居然还没离开。”

    景幼南微微睁开眼,双目之中,映照出地面上的血影,原本的林木早就化为尘埃,赤地森然。

    “原来是藏在地下,”

    景幼南一动,邓芝刹那间就察觉到他的气息,断喝一声,右手五指伸开,瘟疫,灾难,混乱,杀戮,死亡,五种气息缠绕,如龙如蛇,直扑地下。

    “战,”

    景幼南刚才略有感悟,精气神恢复到全盛,眼看攻击临身,不躲不避,闷雷响起,如珠帘璎珞,笼罩自身。

    一个是瘟疫遍地,灾难降临,一个是执掌天罚,混乱阴阳,两股力量直接在地下数十丈的地方碰撞,发出噼里啪啦的爆竹声音。

    “哈哈,”

    将瘟疫之气一扫而空,景幼南自地下冒出,大袖如翼,看向邓芝,笑道,“魔道贼子,可惜还是奈何不了我。”

    “嗯?”

    邓芝目露惊讶之色,他真没有想到,景幼南再出现居然如此生龙活虎。

    要知道,两人数天的追逐,几乎把体内的丹力消耗一空。

    “到底是怎么回事?”

    邓芝眉头皱成疙瘩,想不明白。

    肯定不是服用丹药之故。

    丹药的服用,很多时候都是要慎之又慎,因为再好的丹药中也会有丹毒,要是稍一不慎吸入体内,就是麻烦。

    至于在很多故事中,一边嗑药,一边还能斗法的大能,起码今古时代已经看不到。

    “到底是什么原因?”

    邓芝心下一沉,有一种超出自己掌握的不舒服。

    “哈哈,云来,”

    景幼南负手站在半空中,背后是青穹,星星点点的光华,如眸子半睁半闭。

    咒语一落,

    天地响应,丝丝的气息聚拢为雷云,乌黑黑的直接压过来,电闪狂舞,如神龙现身。

    “雷落,”

    景幼南用手一指,雷云猛的炸开,一个个好似人形的霹雳闪电陡然间降临,径直劈向邓芝。

    他已经发现,对于邓芝修炼的魔功来讲,他的雷诀要比水火神通更有杀伤力。

    “猖狂,”

    邓芝大怒,双目冒火。

    一路上,他把景幼南追的如同丧家之犬一样,只能狼狈逃窜。现在这个该死的家伙,居然敢率先冲自己出手,真是胆大包天,自找死路。

    “灾难混乱,末日重现,”

    邓芝手捏法诀,瘟疫推动灾难,灾难进化瘟疫,两者相辅相成,最终是末世降临,生机灭绝。

    咔嚓,

    两种道术神通撞击,雷法迅速被灾难之气同化,但灾难之气也没有撑太久,很快也消散在半空中。

    这样来看,虽然是灾难和瘟疫占据上风,但没有了数日来的所向睥睨,不可一世。

    “不好,”

    邓芝一惊,立刻明白过来。

    他体内的丹力尚未恢复,虽然是神通等级上优势很大,但对方明显是质量不行,就用数量来拼,用之抵消自己的手段。

    “果然如此,”

    景幼南则是大喜,他想的没错,自己以生力军之威,完全可以抵消对方的神通之能。

    “来战,”

    被追杀了一路子的景幼南仰天长啸,左手持枯皮葫芦,右手握东华慈光星辰尺,头顶上是道器五岳真形图。

    三件法宝配合,景幼南是彻底地将这几天被追杀的郁闷和愤怒释放一空,只觉得心神越来越平静,越来安静。

    念头畅达,得大自在。

    恍惚隐约之间,景幼南竟然察觉到一丝化丹三重的影子,神通法印的曲线在灵台中勾勒,虽然模糊,但已经存在。

    “化丹三重,指日可待,”

    景幼南越战越猛,体内的丹煞之力如长江大河,滚滚而来,气势逼人。

    “可恨,”

    邓芝恨不得跳脚大骂,脸色铁青。

    以他的境界和见识怎么会不明白,自己成了对付的陪练,对面那个可恨的小子,有了新感悟,已经摸到化丹三重的门槛。

    自己追杀别人不成,反而让别人有了天大的好处。

    饶是邓芝心志如铁,这一刻,也有一种发狂的情绪。

    “小子,此事没完。”

    邓芝也是个决断之人,明白过来后,直接架起遁光,向远处遁去。

    “这个家伙,”

    景幼南目送邓芝远去,骂了一声。

    他有邓芝做陪练,在斗法中感悟新境界,修为节节拔高。可是对方这一撤走,顿时好似万丈悬崖一脚踏空,心里空牢牢的。

    “先找个地方消化所得。”

    景幼南拿出传音符,说了几声后,大袖一拂,上了中天远去。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