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667.第667章 阿鼻灾难气 明光孕玉磬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洞府中,花木鲜秀,似非人境。

    偶有金石碧玉,红池青泉,烟霞焕彩,仙音袅袅。

    景幼南头顶金阳蝉叶,垂下如丝如缕的祥光,不疾不徐地行走,从容不迫。

    少顷,景幼南停下步子,抬头看。

    只见前面有光华高有百丈,上覆五色云气,下有灵池半亩,中有白鹤鸾凤,四面环绕玄狮,玉象,麒麟,孔雀。

    漫天光华中,托有一物,长半尺,其状似玉,微带紫红之色,又如青石,光莹雕镌,铭文浮空,大放光明。

    “这就是所寻之物?”

    景幼南上前一步,遂有紫气上浮,继而灵泉自涌,香气馥馥,氤氲铺地。

    “应该没错,”

    景幼南稍一沉吟,运转玄功,丹煞之力自卤门中升起,向上一卷,化为水火大手,径直抓向明光中的宝物。

    嗡,

    宝物自有灵性,轻轻一颤,躲过景幼南的大手,莹莹的光华耀眼,洞彻周天。

    “果然不错,”

    景幼南不惊反喜,断喝一声,丹煞之力再出,布下罗网,要网中捉鱼,拿下宝物。

    就在这个时候,荷裙红衣的唐嫣正好赶到,见此景象,想也不想,直接祭出一个宝砖,往半空中一扔。

    宝砖长一尺一寸五分,阔七寸四分,重一十二斤,古篆六字各方二寸,深三分。

    镌刻莹洁,光华内敛。

    宝砖一出,迎风而涨,上面的古篆字字大放光芒。

    虽然宝砖并不是冲景幼南而去,但被宝砖的宝光一冲,明光中的似玉磬般的宝物以差之毫厘之态,再度脱离景幼南的掌握。

    “谁?”

    景幼南大怒,转过身来,眉宇间满是森然的杀机,一字一顿地道,“你们两个找死。”

    唐嫣收起宝砖,万福,道,“这位道友,此物原本是我玄门之物,还请道友不要纠缠。”

    “不错,”

    朱可晨青衣大巾,看上去像个人畜无害的书生,说话却是很硬气,道,“道友不要自误,自古怀璧其罪,还需三思。”

    景幼南怒极而笑,一振衣袖,道,“真真是可笑,我太一宗做事,何须尔等指手画脚,识相一点,自己闪开。”

    “这个,”

    唐嫣和朱可晨对视一眼,都能看到对方眼中的为难之色。

    原本两人还以为景幼南是六大皇室子弟,这样的话,有宗门大义在手,动起手来,肆无忌惮。

    没想到的是,眼前之人竟然是玄门之首太一宗的人,同是玄门,对六大皇室能说的话可是无法说出口。

    当然,即使是同是玄门,要同气连枝,但利益纷争从来不会少,小摩擦也不断。两人完全可以动手抢夺,但毫无疑问,风险性会大增。

    对六大皇室之辈,无论两人做的如何,惹出多大的乱子,都会有背后宗门支撑,气势十足。但要是和太一宗的弟子起了纷争,而且还在不占理的情况下,风险极大。

    “还不退下?”

    景幼南看两人犹犹豫豫,神情烦躁,从这两个人的出现来看,得知此洞府消息的可不知太一宗啊。

    要是不尽快收取宝物,谁知道接下来还有何等的变故!

    “这个,”

    唐嫣和朱可晨目光闪烁,迟疑不决。

    要是让两人放弃,绝然舍不得,可是真要是动手,又顾忌重重,真的是进退维谷。

    恰在此时,就听脚步声响起,周丽华缓步而来,目中重瞳一扫,瞬间明白场中局面。

    上前一步,挡在两人身前,她稽首开口道,“两位道友,请移步。”

    “这个,”

    唐嫣和朱可晨更加为难,对方明显来了同伴,即使自己一方强行出手,恐怕也难以沾到便宜。

    “来的真巧,”

    秦嫧钰嘀咕一声,和袁叶三名太一宗弟子出现。

    这一下子,五个人横成一排,两个金丹宗师,三名成灵弟子,气势汹汹。

    “哎,”

    唐嫣和朱可晨不约而同的叹口气,放弃自己的小心思。

    现在对方人多势众,动手的话,讨不了好,恐怕还会惹一身的麻烦。

    “嗯,”

    景幼南看到两人的表现,满意地点点头,把手一招,指尖丹力氤氲,如法印,似轮转,如罗网,涵盖四极,镇压八方。

    嗡,

    状似玉磬的宝物来回游走,如水中的鱼儿,轻盈欢快。

    不过,宝物再是灵动,也逃不了天罗地网。

    只是三五个呼吸后,就被景幼南牢牢抓住,没法动弹。

    “嗡,”

    宝物一入手,陡然间爆发出难以想象的光华,一种莽莽大力如潮水般涌出,哗哗作响。

    “幸亏我有所准备,”

    景幼南大袖一拂,一道符箓自袖中飞出,啪的一声贴在玉磬上。

    “镇,”

    符箓上的古篆条纹勾勒,镇压周天。

    下一刻,玉磬仿佛褪去光华,变得普普通通,成了凡物。

    “成了,”

    景幼南把玉磬收起来,面上露出笑容。

    “大功告成,”

    周丽华等太一宗弟子也是喜上眉梢,能够顺利完成宗门的任务,对他们每个人来说,都是大好事。

    正在这个时候,一道略显嘶哑的笑声响起,道,“不错,倒是挺热闹。”

    话音一落,丝丝缕缕的瘟黄气降临,弥漫开来,充斥空间。

    瘟情,混乱,死亡,灾难。

    气息流转之间,在场的众人仿佛看到瘟祸临世,数以百万的人丧生,经久不息的怨气在咆哮,在沸腾,在酝酿。

    混乱之气,死亡之气,愤恨之气,种种的气息叠加起来,汇聚成令人瞠目结舌的灾难,所到之处,尸骨无存。

    “不好,是始魔宗的《阿鼻灾难经》”

    唐嫣和朱可晨首当其冲,即使以两人金丹宗师的修为,被无处不在的灾难之气一冲,也是站不稳根脚,摇摇晃晃。

    “十丈之内,有圣贤居焉,”

    朱可晨剑眉一挑,悍然出手,他周身大放光明,浩浩荡荡的浩然正气激发,圣贤的微言大义响起,字字浮空,香气氤氲。

    国有圣贤,妖孽不起。

    圣人一出,众邪退避。

    浩然正气横扫,护住一方平静。

    “月拢纱,”

    出身于太宵七真宗的唐嫣则是果断祭出一件法器,似轻纱,如月华,挡住灾难之气的侵蚀。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