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656.第656章 三圣坐高堂 众人齐阻路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不知不觉,玉阶尽头。

    举目看去,月下花弄影,珠帘暮遮灯,霜花黄叶铺满路,香屑落红应满径。

    再往上,层层叠叠的宫殿悬阁,丝丝缕缕的祥瑞之气氤氲垂下,化为金钟,渔鼓,如意,宝盒等等,叮当作响。

    景幼南把手一招,收起五岳真形图,目光只是一转,就认准最中央的台阶,举步往上走。

    轰隆,

    脚一落下,顿时天旋地转,模模糊糊之中,一只白玉手掌从虚空中探出,骨节如玉,粒粒饱满,清晰的掌握如山川大地,江河湖海,覆盖乾坤。

    “火鸦拜日图,”

    景幼南剑眉一轩,巴掌大小的卷轴从卤门中升起,当空一抖,涨大到半亩,重重火云里,三只火鸦引亢高鸣,无尽的火焰升腾,化为火海。

    两股力量在半空中碰撞,肉眼可见的涟漪向周围扩散,嗡嗡直响。

    “统御山河,”

    白玉手掌拇指和食指弯起,似印非印,似玺非玺,执掌江山,统御万里,惟我独尊。

    威严,霸道,强势。

    不可抵御的力量降临,携带莽莽强悍的意志,直击灵台深处。

    “开,”

    景幼南大袖一展,昂首向前,丹煞之气自卤门垂下,演化水火,莲花盛开。

    道之阴阳,水火衍生,一念花开,君临天下。

    水火丹煞越强则强,爆发出令人震撼的威能,冲霄光柱贯穿天地,仙音嘹亮,异象频现。

    “天子之怒,”

    仿佛被水火丹煞之力激发,白玉手掌往下按去,丝丝缕缕的血气自毛孔中溢出,当空一绕,化为血色莲花,汩汩的杀伐之机酝酿,遮天蔽日。

    匹夫之怒,血溅五步,帝王之怒,流血漂橹。

    这一刻,虚空染血,大片大片的殷红跌落,触目惊心。

    “高居九天,太上忘情,”

    景幼南不慌不忙,闲庭散步,周身气息如雨,浩浩荡荡,空空灵灵。

    如果说白玉大手携带的气势是霸道强势,帝王之怒的话,景幼南修炼混洞宝生经则是如日月经天江河行地,不沾因果,高居其上。

    咔嚓,

    大手再次无功,猛的一摇,清晰的掌纹如龙似蛇,左右缠绕,化为三尊帝王,或是脚踏神龙,或是端坐王座,或是负手而立。

    三尊帝王面相相同,但各有一种不同寻常的气质,或深沉,或霸道,或包容,难以想象的压力降临,铺天盖地。

    “这是?”

    景幼南第一次面上变了颜色,三尊帝王一出现,压力陡然间大增,空气几乎凝为实质,令人呼吸困难。

    “该死,”

    景幼南用手一指,道器五岳真形图飞出,当空一摇,层层叠叠的山岳隐现,护在身前。

    可是,三尊帝王的气势节节攀升,相互之间产生一种难言的反应,宛若实质的压力透过道器守护,直抵灵台深处。

    压力,深沉到极点的压力。

    灵台之中,原本莹然发光的元灵性光摇摇欲坠,如风吹烛光,好似下一刻就要熄灭。

    “大梵雷池,”

    景幼南双目凝重,默念咒语,元灵性光再起变化,细细密密的篆文冒出,化为一尊雷池,雷霆炸响,生机勃发。

    雷霆,既是毁灭之力,又是生机之源。

    大梵雷池一成,汩汩的雷水往外冒,磅礴的生机氤氲成精华玉露,倾洒下来。

    轰隆,

    两种截然不同的力量以灵台为战场,展开激烈的角逐,音爆声响成一片,络绎不绝。

    不知过了多久,灵台终于平静。

    景幼南睁开眼,就发现自己已经到了一座气势恢宏的大殿前。

    琉璃铺地,白玉赤金。

    郁郁的香气垂下来,化为七彩华盖,光明大作。

    最中央,三尊帝王端坐,相貌一般无二,只是气质迥异。

    “咦,”

    景幼南目光一亮,熠熠生辉,紧紧盯着中间帝王的手掌,上面托起一本薄薄的画轴,不知道是何等古老的材料所知,内敛而古朴。

    “嗡,”

    这个时候,景幼南腰间的玉佩发出轻鸣,好似有灵性般的颤动。

    “好东西,”

    景幼南哈哈大笑,就要进殿。

    正在此时,祥光一开,四道人影落地。

    当先的秦嫧钰半句话不说,云袖一甩,一粒青色的种子飞出,落地生根,疯狂生长,枝叶狂舞,缠上景幼南。

    “斩,”

    朱化雷紧跟其后,金银嵌宝石兽面纹铁剑撕裂大气,带起一连串的音爆,虚空涟漪顿生。

    “星陨,”

    刘荣和宋玉娘两人身为剑修,出手速度更快,只见剑丸在半空中一抖,漫天的光华化为璀璨的星辰,然后猛地陨落,产生狂暴的力量,席卷空间。

    群星陨落,天地哭泣。

    剑光横空而过,一种孤郁,苍茫,寂寥的气息降临。

    “该死,”

    节外生枝,景幼南勃然大怒,心念一动,五岳真形图跳出,轻轻一拨,把三道剑气挡在外面,令它们无法越雷池一步。

    与此同时,景幼南默运玄功,丹煞之力化为熊熊火焰,在周身燃烧,疯狂生长的玉树也抵挡不了火焰的高温,化为灰烬。

    “不好,”

    朱化雷脸色陡变,铁青的吓人。

    他加上刘荣和宋玉娘,足足三个人,却被一件法宝拦在外面,不得寸进。

    “该死,这是什么法宝?”

    三角眼刘荣破口大骂,脸寒的几乎能拧出水来。

    挡在他们面前的卷轴反应的速度快的超乎寻常,三人简直就如同落入蜘蛛网中的飞蛾,越是扑腾,束缚的越紧。

    “怎么会这样,”

    宋玉娘再次斩出一道剑气,看到卷轴若无其事地讲其吞噬,美目瞪圆。

    她明白,如此迅疾的应变绝不是出自于修士本身,而只能是法宝的本能。

    于是,道器两个字涌上三人的心头。

    “该死,”

    三人齐声大骂,光凭秦嫧钰一个人显然是无法阻挡对方的步伐。

    “给我闪开,”

    景幼南破掉秦嫧钰的木行道术后,大袖一挥,一股深厚的力量排山倒海般汹涌,猛的击向秦嫧钰。

    蹬,蹬,蹬,

    秦嫧钰的护体宝光也挡不住源源不断的力量,她一连倒退三步,俏脸雪白。

    “你们还差的远,”

    景幼南讥讽一句,左脚迈进大殿。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