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655.第655章 八仙群过海 暮雨洗清秋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霜风渐紧,暮雨洗清秋。

    人寂静,立双鸥,惊起烟波,披衣上琼楼。

    景幼南站在高台下,天门上水火丹煞垂下,如珠帘璎珞,流光溢彩。

    “九玄磁光阵,”

    景幼南额头上的太虚法眼睁开,映照出大阵的曲线,他想了想,衣袖一振,昂然入阵。

    哗啦,

    感应到异种气息,条条磁线仿佛闻到腥味般的鲨鱼扑过来,扭曲的磁场瞬间爆发出不可思议的力量。

    这一刻,景幼南仿佛觉得自己就如同在惊风骇浪中颠簸的小舟,马上就要被风浪撕成碎片。

    “去,”

    景幼南早有打算,用手一指,道器五岳真形图自天门中升起,层层叠叠的山岳显形,挡在身前。

    轰隆,

    大阵中的力量狂暴起来,一波接一波地冲击向五岳真形图,打的哗哗作响。

    “嗯?”

    景幼南神色沉凝,体内五尊雷神端坐,不动如山,镇压百窍。

    “走,”

    景幼南一步一个脚印,分开大阵,稳步前进。

    就在景幼南刚进大阵后,两道遁光自中空落下,阵阵祥云散开,秦嫧钰和朱化雷相继走出。

    “果然有人。”

    朱化雷声音洪亮,眉宇间满是煞机。

    “是那个混蛋,”

    秦嫧钰看到景幼南的背影,银牙紧咬,道,“真真是冤家路窄。”

    “是他,”

    朱化雷目光亮起,天门上的金银嵌宝石兽面纹铁剑无风自鸣,杀伐之音冲霄。

    秦嫧钰上前一步,武士服猎猎生风,一字一顿道,“不能让他逃了。”

    前有羞辱之仇,今有竞争者之恨,无论从哪方面讲,都得出手留下对方。

    这个时候,清亮的鹤唳声响起,何夔跨鹤而来,稳稳当当落地。

    “九玄磁光阵,”

    何夔出身南华派,自小有真人教导,见多识广,认出大阵的来历,略一沉吟,一甩长袖,一点乌光飞出。

    乌光落地变化,黑云翻滚,波浪声声,一只体型惊人的玄龟出现,龟壳上生有密密麻麻的纹路,斑驳古朴。

    玄龟四肢摆动,扭曲的光线击打下来,全部被弹开。

    何夔一笑,足下请点,落在玄龟上,悠然向大阵深处而去。

    “是南华派的避厄玄龟,”

    朱化雷眸光闪烁,道,“真的是皮糙肉硬,名不虚传。”

    秦嫧钰点点头,表示赞同。

    避厄玄龟算得上大千世界一种很有名气的灵兽,据说传承有上古玄龟血脉,虽然灵智低下,速度慢到令人发指的程度,但它拥有的不可思议的防御能力,足以掩盖所有的劣势。

    只是避厄玄龟只要玄门十派之一的南华派有古法豢养,其他宗门和修士也只能够眼馋,没有办法得到。

    “能拿出避厄玄龟,这个家伙在南华派地位不会低。”

    朱化雷望了眼逐渐消失的一人一鬼的影子,神色不算好看,这又是个强劲的竞争对手。

    “是,”

    秦嫧钰走来走去,避厄玄龟数量很少,对方能拿出这种级别的灵兽,背后最少有一位元婴三重大修士撑腰。

    “我们得想想办法,”

    秦嫧钰踱步沉思,要是晚了,恐怕连汤都喝不到。

    嗖嗖,

    恰在此时,两道剑光由远而近,只是一闪,三角眼和一个美艳女子出现。

    “刘荣,宋玉娘,”

    朱化雷认出来人,讶然出声。

    秦嫧钰停住步子,凝神戒备,来的这两人可不是善良的家伙,可谓是恶名在身,偷袭闷棍,不得不防。

    宋玉娘看到秦嫧钰,美眸光华流转,娇滴滴地道,“原来是秦家姐姐,好久不见。”

    三角眼刘荣则是看了眼高台上扭曲的磁场,神情动容道,“是九玄磁光阵。”

    九玄磁光阵,扭曲的力量构成磁阵,就是纯防御法器恐怕都挡不住。

    朱化雷接了一句,道,“已经有两人过了大阵。”

    “两个人过了大阵?”

    三角眼刘荣眼角一跳,面色阴沉下来,喃喃道,“捷足先登啊。”

    “我们得合作。”

    朱化雷指了指高台,道,“再不然,我们会一无所获。”

    “好,”

    刘荣稍一沉吟,就答应下来,事实就是如此,要是真晚了,再想虎口夺食真的难比登天。

    “开始吧,”

    秦嫧钰云袖一甩,一个玉镯飞出,表面镌刻有花纹,层层的祥光萦绕,玄音如狱。

    “去,”

    朱化雷,刘荣,宋玉娘三人齐齐断喝一声,丹煞之气自天门之中喷涌而出,源源不断地注入到玉镯中。

    轰隆,

    玉镯上的花纹如同活过来一样,花鸟鱼虫,山河大地,种种景象如走马楼台般转动,撑开冲过来的磁光。

    “我们进去,”

    秦嫧钰当先进入到玉镯的光华下,其他三人也紧跟其后。

    “没想到这玉镯发挥了作用。”

    秦嫧钰看到外面磁光暴虐,而玉镯中心却风平浪静,出了一口气。

    这件玉镯法器她本来是视之为鸡肋,无他,这件法器要激发,准备的时间很长,而且一个月只能使用一次。

    不过,她还是没舍得放弃,因为这件法器有独到之处,注入的能量越多,玉镯的威能越强,几乎没有上限。

    现在这玉镯立了大功,四个金丹宗师联手打入丹煞之力,全力催动,令玉镯大放光明,连九玄磁光阵这样的凶阵都无可奈何。

    在四人进入大阵后,后面又有几个人陆续赶到,他们都各逞手段,进入到九玄磁光大阵中。

    大阵之中,磁光扭曲,一个个的黑洞隐现,宛若半睁半闭的眼球。

    景幼南头顶道器五岳真形图,周身丹煞之力流转,顺着玉阶,一直往前走。

    玉阶的尽头,是隐隐约约的宫阙,可是走了这么久,却还是距离很远。

    “又是禁制,”

    景幼南点点头,若有所思。

    突然之间,景幼南停住步子,好一会,剑眉挑了挑,低声道,“还有别的人进来了,有趣。”

    “各凭本事吧,”

    景幼南自信满满,五岳真形图轻轻一抖,层层的祥光铺开,挡住外面汹涌的力量。

    “我会是第一个,”

    景幼南摸了摸腰间发热的玉佩,深吸一口气,速度提升,越走越快。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