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650.第650章 野火烧不尽 青木自成林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山间净沙细细,杨柳亦依依。

    大日龙神矛箭杆上的花纹层层亮起,耀眼的火焰缠绕,大日的虚影在里面沉浮,音爆声震动四方。

    朱晓慈连续祭出法宝,却挡不住大日龙神矛的穿刺力量,要看就要葬身于此,五十年的修炼毁于一旦。

    就在这个时候,一点青意陡然间在场中闪过,低沉的咒语声中,泥土翻开,种子落地生根,抽芽,发枝,疯狂生长。

    只是眨眼之间,郁郁葱葱的宝树升起,枝叶宛若活物,缠上大日龙神矛。

    下一刻,细细密密的青色篆文从宝树上滑下,传递到箭身上,不断地与火焰符文碰撞,消磨其蕴含的力量。

    一种沛然不可抵御的生机氤氲流转,即使火焰沸腾燃烧,也挡不住青意染尽枝头。

    真是枝叶烧不尽,风吹又来生。

    生机不绝,青意不断,枝叶不息。

    “嗯?”

    景幼南目光一缩,抬手收起大日龙神矛,撤后一步。

    时间不大,就听环佩叮当,幽香缕缕,层层的白云堆砌如霜,一个青裙女子翩然而至,柳眉细目,玉颜精致,容颜出众。

    青裙女子扶了扶发髻上的云簪子,细细的柳眉挑起,沉声道,“同是皇朝之人,何必自相残杀。”

    声音不疾不徐,却自有一种深沉的威严和强势。

    “啊,是青木郡主。”

    朱晓慈死里逃生,见到青裙女子,连忙上前拜谢。

    “朱兄请起,”

    青裙女子纤手一挥,玉颜清冷,道,“同是六朝之人,不必这样客气。”

    朱晓慈笑了笑,没有说话。

    他知道,眼前的青木郡主秦嫧钰是一等一的强势人物,向来是说一不二,独断横行,自己要是多说,恐怕会惹得对方不快。

    青裙女子秦嫧钰满意地点点头,转身看向景幼南,用自自然然地语气道,“我们皇室之人,联合起来寻宝,才是正途。”

    景幼南眯起眼,上下打量身前这个居高临下,气场惊人的女子。

    只见她头挽高髻,身披对襟羽纱衣,外罩狐裘褶子大氅,身量很高,宝光缠身,眉目之间,满是锋锐之气。

    简简单单站在原地,就有一种掌控全场的强势。

    景幼南笑了笑,他本身就是强势性格,自然是同性相斥,开口道,“是个女子,就该老老实实嫁人,以后相夫教子,这样像个刺猬般咋咋呼呼,小心以后嫁不出去。”

    “什么?”

    秦嫧钰一听,眉毛顿时立起来,如刀子般抖动,一字一顿地道,“找死。”

    朱晓慈先是一愣,随即幸灾乐祸起来。

    他可是知道秦嫧钰的性子,眼里不容沙子,强势刚硬,比男人还要狠辣,光凭这句话,她就会与地方不死不休。

    景幼南振袖长啸,五指虚抓,丹煞之力激荡,化为丝丝剑气横空,交织罗网,铺天盖地,道,“把你打落凡尘,看你还会不会这样说话!”

    “死,”

    秦嫧钰怒气勃发,眉宇间煞意升腾,她探手香囊中,取出三枚青种,往上一抛。

    轰隆,

    青种落地,吸收周围的木行元气,继续抽枝发芽,长成亭亭玉树,足足有三颗,把景幼南围住。

    “阵起,”

    秦嫧钰双手结印,念诵咒语,三株玉树自然演化大阵,枝叶疯狂地生长,不断地挤压空间。

    朱晓慈看的眼睛不眨一下,心中默想:听说秦嫧钰天生是木德之体,御使木行道术出神入化,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眼前的道术百林丛生,并不是少见玄奥的法诀,但在秦嫧钰手中,玉树灵性十足,枝条宛若活物,却足以让人惊讶。

    这是把这门道术修炼到一种不可思议的境界,无限趋近于神通。

    “咦,”

    景幼南运转丹煞之力,如烟如霞,挡在身前,却发现枝叶杀之不尽,源源不断。

    木行道术本来就是以生机著称,生命力旺盛,秦嫧钰身负木德之体,更是将木行道术这一优势发挥到极点。

    “看你还猖狂不猖狂,”

    秦嫧钰细眉上挑,气势逼人,她本来是想借调和两人矛盾,拉拢人心,建立小团队。

    毕竟,要是三个金丹宗师联手,在玉皇宝库中的优势会更明显。

    只是她没有想到,景幼南根本不吃她这一套,反而直接开口伤人。

    “非让你吃苦头不可。”

    秦嫧钰银牙紧咬,体内的丹煞之力涌出,令道术催发到最强。

    “真以为些许道术能挡得住我?”

    景幼南收回丹煞之力,大袖一挥,八滴黑水飞出,一分二,二化四,四成八,百百千千,无穷无数。

    眨眼之间,就好像下了一场雨。

    水珠落到枝叶上,登时结出薄薄的一层寒冰,原本玉树上的生机或被冻结,或被汲取,正在以一种肉眼可见的速度减少。

    道术,玄冥真水,至阴至寒,蕴含玄冥之意,掠夺一切生机,冰封尘世。

    “破,”

    景幼南断喝一声,冰雕般的三株玉树上先是出现道道缝隙,须臾之后,轰然倒塌,化为满地冰屑。

    “看剑,”

    景幼南脱困而出,祭出枯皮葫芦,轻轻一抖,自葫芦口吐出千百的剑气,锋锐难当,直接扑向秦嫧钰。

    “糟糕,”

    秦嫧钰道术被破就是心悸,一看剑气横空,来势汹汹,连忙张口吐出一个巴掌大小的盾牌,迎风而涨,到丈许左右,横在身前。

    盾牌通体如玉,绘有神仙故事,烟云缭绕,香气暮霭,阵阵仙音传出,卖相十足。

    “五行轮转,”

    景幼南哼一声,剑气如轮,千百剑气收起,化为五道,黑白红青黄光华流转,力量勃发,击中盾牌。

    咔嚓,

    白玉盾牌应声而碎,化为齑粉。

    秦嫧钰修为境界要比朱晓慈高,慌而不乱,心念一动,平地移开丈许,云袖垂下,又是一颗青种落地生根,长成参天大树,挡在身前。

    “杀,”

    景幼南鼓荡丹煞之力,注入到枯皮葫芦中,五行剑气自上击下,撕裂大气,锋锐的气息,铺天盖地。

    “不好,”

    秦嫧钰一个躲闪不及,被剑光削下半截云袖,层层叠叠的宝光氤氲其上,如烟似霞,如潮起潮落。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