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638.第638章 月明霜如水 恩怨有报时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十天后,中夜。

    正是月明如霜,好风似水,曲港跳鱼,圆荷泻露。

    依稀见到山下黄芽短,林间白沙净。

    只听得半空中一派仙乐之声,香气氤氲,七彩宝华车上,月霞真人头戴道冠,身披细花青叶仙衣,手持玉如意,玉颜清冷,美眸深深。

    她的身后,两名童子手捧拂尘,手炉,屏息凝神,一动不动。

    到了玄隐塔前,月霞真人一抬袖,收起宝车,看了看左右,用手一指,起了一座云榻,端坐其上,闭目养神。

    时间不大,漫天的云光一开,星星点点的光华从天穹上倾洒下来,铺成虹桥,云逸真人跨鹿而来,衣袂飘飘,玄音缭绕。

    只是比起前些天的意气风发,云逸真人沉着脸,目光阴沉。

    落地之后,云逸真人看了眼月霞真人,目中的愤怒之色一闪而逝,开口道,“月霞真人。”

    “云逸道兄,”

    月霞真人行了一个道礼,对云逸真人的愤怒视而不见,径直道,“既然道兄道了,我们就开始吧。”

    “好,”

    云逸真人从牙缝中咬出一个字,大势之下,由不得他不同意。

    月霞真人玉足一点,脚下起了一朵祥云,托起她身子来到玄隐塔上方,然后探手袖中,取出一件阴阳咬合的玉梭,念动咒语,往下一抛。

    嗡,

    玉梭上面浮现出密密麻麻的篆文,一道洞天彻底的光柱垂下,一下子进入到玄隐塔中。

    下一刻,一个俊美的少年凭空出现在塔前。

    月霞真人吐出一口浊气,纤纤玉手一招,收起玉梭,心神一动,落下地来。

    “咦,”

    景幼南看到满地霜雪,先是一愣,随即反应过来,道,“原来是我被放出来了。”

    “景幼南小友,”

    月霞真人难得地露出一丝笑容,道,“这几天委屈你了。”

    景幼南在玄隐塔的几天时间里已经把事情的前因后果猜测地八、九不离十,这个时候只是平平静静地道,“没有什么。”

    见到景幼南小小年纪就如此心机深,喜怒不形于色,月霞真人倒是第一次为自己的两个爱徒担心起来,她目光扫了云逸真人以下,示意他上前。

    云逸真人本来就憋了一肚子火,现在又不得不给一个金丹境界的弟子说软话,面色很不好看,勉强挤出笑容,道,“景小友,真是抱歉,因为我们云家一些人的错误决定,让你这几天受苦了。”

    说完,他从袖中取出一个袖囊,递过去,道,“这算是我们云家的少许心意,景小友收下吧。”

    景幼南没有犹豫,理直气壮地接过来,开口道,“云真人不用自责,说实话,玄隐塔中煞机之暴虐前所未见,有了如此经历,以后遇到相同的局面,省的措手不及。所以说,这也算是好事。”

    声音不疾不徐,听上去真的很真诚,就好似他在玄隐塔中是磨砺一样。

    当然实际上根本不是这回事,要知道,玄隐塔也是分层的,景幼南被扔进的那一层煞机格外浓厚,云家的意思很明显,就是让他多受受苦头。

    云逸真人压着心里的怒火,陪着景幼南说了几句毫无营养的废话后,想到家族内的局面,再也忍不住,拂袖离开。

    月霞真人作为元婴前辈,也拉不下架子多待,她取出一封书信交给景幼南,道,“景小友,这是贵门墨真人的来信,请收好。”

    说完,月霞真人放出七彩宝华车,在童子簇拥下,起祥云,绕香风,袅袅离开。

    景幼南展开书信,一目十行,很快就把信中内容看完,点点头,道,“我果然是当了一次刀子。”

    “不过,”

    景幼南摸了摸袖口微微凸起的龙纹,嘴角露出一丝笑容,喃喃道,“我也有不小的收获啊。”

    想了想,景幼南身子一纵,化为一道赤芒,上了中天,直奔玄鹤宫。

    开阳殿前,顾东南顾长老头戴小冠,身披仙衣,腰悬玉带,站在台阶下。

    顾城和顾北两个弟子加侄子在后面垂手而立,大气不敢出。

    见到景幼南出现,顾东南连忙迎上去,开口道,“景道友回来了?”

    “原来是顾长老,”

    景幼南第一次露出笑容,稽首行礼,道,“让顾长老久候了。”

    “应该的,应该的,”

    顾长老面有惭色,道,“景道友,要不是我力邀你来宗内,也不会有这么多事情发生。”

    “该来的总会来,”

    景幼南并不在意,一边往里走,一边说道,“反正我也是毫发无伤,顾长老不必多想。”

    顾长老递上一张薄纸,上面字迹俨然,道,“景道友刚回来,我也不多打扰了,这是我这些天打听到的消息,希望对道友有所帮助。”

    “顾长老费心了。”

    景幼南收起来,点点头。

    “告辞,”

    顾长老仿佛放下一件心事,笑容多了几分,转身离开。

    景幼南目送顾长老离开,沉吟少许,用手一拍天门,道器五岳真形图飞出,层层叠叠的山岳浮现,遮断空间,蒙蔽天机。

    又摸了摸袖口的龙纹,景幼南一抖龙角海螺,一道青光托住胖乎乎的人参女,落到地上。

    “咿呀,”

    胖娃娃一出来,登时扎着小手,扑上来,抓住景幼南的裤脚。

    “咿呀呀,”

    胖娃娃仰起肉嘟嘟的小脸,咿咿呀呀地叫,这段时间可是把小东西憋的难受。

    “胖娃娃,”

    景幼南笑了笑,取出一枚丹药塞到胖娃娃口中,摸了摸它圆滚滚的小脑袋,打发小东西去一边玩,然后背手踱步,仔细考量在玄隐塔中的得失。

    “还算不错。”

    好一会,景幼南叹息一声,低下头,翻阅顾东南送来的薄纸。

    顾东南是妙严宫的金丹宗师,手中的人脉网广大,很多普通人没有注意到的信息都让他收集起来,剥丝抽茧般还原事情的真相。

    从柳蝉儿认出自己,到报信于云家,再到后面暗流涌动,刀光剑影,虽然笔墨不多,很多猜测,但景幼南基本已经明白事情的整个经过。

    “柳蝉儿,齐海青,”

    景幼南想到自己在小玄界中见到的两位少女,面容变得不可捉摸起来,喃喃道,“我是当了一把刀子啊。”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