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637.第637章 真人传飞书 旧人识东华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玄隐塔。

    不见天光,不明日月,只有深沉化不开的黑暗沉淀下来,隐隐有鬼哭狼嚎之音。

    景幼南负手而立,道器五岳真形图悬在脑后,氤氲铺开,层层叠叠的山岳浮现,如光华轮转,流霞飞彩。

    他目光略过眼前的三人,剑眉挑了挑,居高临下地点评道,“妙严宫把弟子扔进玄隐塔,未尝没有磨砺一番再大用的意思,没想到都不成器,成了这般的不人不鬼的样子。”

    三人之中为首的是个麻衣少年,身形消瘦,颧骨凸起多高,听到景幼南的话,他阴测测一笑,道,“到了玄隐塔还如此嚣张,我倒是第一次见到,我保证,你会死的很惨。”

    “大言不惭,”

    景幼南不再废话,向前一步,丹气自卤门之中冒出,向上一旋,化为水火神光,交相辉映,直接碾压过去。

    简单,直接,粗暴。

    在玄隐塔中,天地元气稀薄,动用道术神通的话威能大减,还是直接用丹力碾压才是最有效的手段。

    “散,”

    麻衣三人在玄隐塔中与化形的煞兽拼杀,与其他被放逐的妙严宫弟子争锋,斗法经验非常丰富,他们一见景幼南来势汹汹,立刻向外一退,隐成三才,演化五行,各自打出一道法诀,调动空间中的煞机。

    轰隆,

    两种力量在半空中碰撞,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如鞭炮齐鸣。

    “去,”

    景幼南用手一指,五岳真形图往下一落,山岳显形,不可思议的重力降下,压得麻衣三人骨架咯咯作响。

    “不好,”

    麻衣三人刚才被景幼南雄浑的丹力震得血气翻涌,又被五岳真形图压住,无法移动,登时面色大变。

    “杀,”

    景幼南用手一拍,枯皮葫芦跃出,底上口下,吐出五行剑光,凌空绞杀。

    噗,噗,噗,

    人头落地,三人仰天栽倒,没了呼吸。

    “咦,这是什么?”

    景幼南手持五岳真形图,目光凝重,只见从麻衣三人的脖颈处冒出一缕黑烟,向上一卷,如龙如蛇,生有细鳞,嘶嘶有声。

    “困,”

    景幼南玄功运转,丹气化为大手,水火之气氤氲,抓向黑烟。

    “真快,”

    景幼南抓住两缕,最为粗大的一缕却如有灵性一样,避过景幼南的大手,往地下一落,融入黑土中,不见了踪影。

    “到底是什么东西?”

    景幼南灵机聚于双目,只见到黑烟在不停地变化,如龙如蛇,身上的细鳞隐有篆文,光华流转,有一种可怕的气息。

    想了想,景幼南张口吐出一缕丹火,落在黑烟上。

    滋滋,

    丹火燃烧,黑烟如蛇般扭曲,发出令人头皮发麻般的声音,周围的煞机补充过来,令黑烟凝而不散。

    “真是古怪。”

    景幼南眉头皱了皱,他口中的丹火乃是一点纯阳,连法器都能融化,却对这黑烟毫无效果。

    “东华慈光星辰尺,”

    景幼南哼了声,取出玉尺,轻轻一敲。

    嗡,

    玄音响彻,青莲花开,层层的玉光倾泻下来,缠绕住黑烟,让它们无法遁形。

    “收,”

    景幼南一抖玉尺,把黑烟收入尺中,镇压起来。

    “到底是什么东西?”

    景幼南撑开五岳真形图,护住周身,然后盘膝而坐,开始炼化黑烟。

    地下数千丈,山腹中空,隐成洞穴。

    洞口黑柱一根,宛若龙蛇,细鳞如生,水从柱下过,暗然莫测,哗哗作响。

    往里走,迤逦盘旋,石似山鬼,蝙蝠倒挂,阴风阵阵,刺人肌肤。

    自景幼南手中逃脱的黑烟沿着洞穴前行,大约十几里后,豁然开朗。

    前面是一个洞府,有石床,玉案,花鼓,青盘,还有三五株梅花,一两杆修竹,光华摇曳。

    在碧螺伞盖下,一个面相俊美的少年端坐,眉心纹路俨然,丝丝缕缕的黑气自四面八方涌来,不断汇入其中,一股难以形容的气息在酝酿,升华。

    嘶嘶,

    黑烟发出一声细鸣,往上一跃,自少年鼻窍中进入,没了声息。

    好一会,俊美少年睁开眼,眸子深深,隐隐有黑影闪过,喃喃道,“是东华慈光星辰尺,它怎么可能还会存在?”

    大袖一展,站起身来,俊美少年一袭黑袍,上绣龙纹,下描云雨,幽眇枯寂,他的声音也是略带沙哑,有一种妖异的魅力,道,“这件尺子在,恐怕会有人要吃大亏了。”

    “反正是不管我的事,”

    黑袍少年冷笑一声,面色漠然,道,“只要我汲取足够的能量,能脱出囚笼,管他洪水滔天。”

    “这样的话,倒是可以去跟他谈一谈。”

    有了决断,黑袍少年身子一转,平地起风,头顶的黑土自动向两旁分开,隐隐约约只看到一条黑线在飞驰,眨眼不见了踪影。

    小山界。

    烟霞散彩,日月摇光。

    宝阁生紫气,琼楼绕琼香。

    金乌玉兔显形,玄狮青兽奔走,仙蕊四时不谢,松竹万年常青。

    张玉真人眉须雪白,面色红润,端坐在七彩莲花宝座上,天门上升起庆云,大有半亩,丝丝缕缕的祥光瑞气氤氲,或为天宫,或化地府,或成鸟兽,或状花鱼,千变万化,不可测度。

    随着张玉张真人的吞吐,整个小山界就如同心脏般跳动,咚咚的声音,远近可闻。

    从远处看,小山界如同一只远古的鲲鹏,吞吐云气,招风引霞,雷霆缠绕,玄音如狱。

    突然之间,张玉真人心血来潮,睁开眼,扬手一招,小玄界的门户打开,一点星芒垂下,然后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拉伸,化为一张金字玉书。

    玉书长有三尺,状若古朴,绘有龙章凤篆,祥光瑞气氤氲,仙音无风自鸣。

    张玉真人看了眼上面的太一宗标示,眼皮一跳,手一伸,接过来,展目观看。

    足足有两刻钟,张玉真人放下玉书,神色不变,只是低低叹息一声,道,“可惜我只有三百年的寿命,而宗内又无人能成就洞天,不然的话,何必吃这样的闷气。”

    张玉真人想了想,摘下发髻上的玉簪,随手掷下去,颁下法旨道,“白鹤童子,持我手谕,请掌门来一趟,说我有要事相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