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633.第633章 落叶轻敲窗 风雨急欲来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玄鹤宫,开阳殿。

    落叶敲窗,岩泉呜咽,闲云出岫,仙鹤起舞。

    殿中有一方浅池,状若半月,水深盈尺,澄清明净,不竭不溢。

    池中种有金莲花,花大如盘,金灿灿的光晕垂下,香气馥馥,还有三五尾大头鱼在荷叶下钻来钻去,细鳞泛波。

    “咯咯,”

    胖娃娃只穿了件绿兜肚,,池水漫到它的肩膀处,小东西咯咯笑着,用肉呼呼的小手去抓鱼。

    可是大头鱼却颇为灵活,又不停地借助莲叶躲藏,笨手笨脚的胖娃娃自然是一无所获。

    “咿呀,”

    胖娃娃奶声奶气地叫了声,小手叉腰,鼓起胖嘟嘟的小脸,眼睛瞪圆,看似是生气,却纯然天真可爱。

    景幼南背负双手,在池边来回踱步,眉头皱起,还在消化顾东南带来的消息。

    顾东南虽然没有直言,但话里话外的意思很明显,最近妙严宫暗潮汹涌,而针对的是自己。

    “到底是什么事情?”

    景幼南想不明白,自己可是太一宗真传弟子,来妙严宫做客,要是真有意外,太一宗绝对不会吝啬出手。

    要知道,除去真正敌对的势力,比如魔宗,妖族,水族等等,谁想对付太一宗真传弟子都得掂量掂量,太一宗的威严可是从来不容亵渎。

    “到底是什么事给妙严宫这么大的胆子?”

    景幼南生出警惕之心,事出反常者为妖,妙严宫的人不是傻子,敢这么做,肯定会有自己的依仗。

    “会是什么?”

    景幼南转来转去,却没有任何头绪,他和妙严宫远日无仇,近日无怨,想破头皮,也不明白妙严宫的人的想法。

    不过,敢这么做的人,在妙严宫的地位肯定不会低。

    “既来之,则安之。”

    想不到索性不再去想,景幼南眉宇间满是锋锐之气,喃喃道,“我也不是任人揉捏的软柿子,小心他们扎手。”

    “咿呀,”

    这个时候,就听得胖娃娃惊慌失措地叫了声,然后噗通一声,在池中溅起水花。

    “咿呀,”

    胖娃娃被莲藕绊倒,登时就被灌了几口水,呛得小脸通红,咿咿呀呀乱叫。

    “哈哈,”

    景幼南笑出声来,这个小东西是真够笨的。

    “咿呀,”

    胖娃娃哇哇大叫,越是叫,喝的水越多,一会小肚子就鼓了起来,圆滚滚的像个皮球。

    景幼南一伸手,抓起胖娃娃的羊角小辫,把小东西从水池中拎出来。

    “哇,”

    景幼南用手一压胖娃娃的小肚子,小东西顿时口一张,吐出一朵水花。

    “哇,哇,哇,”

    每压一下,胖娃娃就吐出一朵水花,像个喷泉一样,更让景幼南好笑的是,最后居然还吐出一尾活蹦乱跳的大头鱼。

    “哈哈,”

    景幼南拍了拍胖娃娃小肚子,道,“胖娃娃,不错啊,最后还是能抓到一尾大头鱼。”

    “咿呀,”

    胖娃娃小脸通红,仰起头,委委屈屈地叫了声,抱住景幼南的腿不松开。

    “笨娃娃,”

    悟空又一次及时出现,迈着八字步,用清清脆脆的声音放出嘲讽。

    “咿呀,”

    胖娃娃把小脑袋扎进景幼南的腿弯处,不理这只可恶的猴头。

    “胖娃娃,笨娃娃,笨娃娃,胖娃娃,”

    悟空绕着胖娃娃转圈,载歌载舞,玩的高兴。

    “咿呀呀,”

    胖娃娃不抬头,用肉呼呼的小手捂住耳朵,就是听不到。

    悟真殿。

    玉案上的三足大鼎烧着香料,烟气袅袅,香气馥馥。

    古真人端坐在云榻上,长眉修目,身材颀长,周身祥光瑞气升腾,演化天宫地府,舍利莲花,百般景象,尽收眼底。

    齐海青和刘蝉的师尊月霞真人坐在对面,她生的眉如新月,云鬓雪肤,身披素色仙衣,腰悬香囊,冰清玉洁,不苟言笑。

    过了一会,古真人抬起头,眸中青意氤氲,开口道,“月霞真人,云闲真人已经从小山界回来了?”

    “是,”

    月霞真人点点头,小山界是门中圣地,也是宗门中唯一一位洞天真人潜修之地。

    “云家啊,”

    古真人叹息一声,声音中有讥讽,有喟叹,有不满意,总之,很是复杂。

    月霞真人眼观鼻,鼻观心,没有说话。

    她明白,古真人作为掌教的大弟子,宗内的元婴三重大修士,根本就是掌教的化身,他的一言一行,代表的是掌教的意志。

    一想到掌教一系和云家可能发生的冲突碰撞,饶是月霞真人心境修炼到古井不波的境界,依然忍不住心跳加速。

    “刘蝉这个小丫头,真是太胆大了,”

    想到事情的起因,月霞真人暗自摇摇头。

    古真人扬了扬手中的拂尘,继续道,“月霞真人,云家是否查过景幼南的具体情况?”

    “没有,”

    月霞真人答道,“云家应该只知道景幼南是太一宗的真传弟子,毕竟我们和太一宗相距太远,很多消息传不过来。”

    “只是他们向来嚣张惯了,不在意罢了。”

    古真人直言不讳,直指云家嚣张跋扈,让他们失去了以往的谨慎小心,才犯下错误。

    “嗯,”

    月霞真人点点头,占山为王惯了,思维就会固化,容易出现各种失误。

    “这样也好,”

    古真人站起身来,气势如山岳般巍峨,冷声道,“让他们吃一次教训,省的以后给我们妙严宫惹来塌天大祸。”

    “是,”

    月霞真人对此也表示赞同,道,“我们妙严宫只有团结一致,才有可能冲击上玄门,不然的话,永远没有机会。”

    “为了宗门的未来,”

    古真人声音掷地有声,一字一顿地道,“我们必须要刮骨疗伤,不破不立。”

    另一边,云闲真人进入大殿,环视殿中等待的云家子弟,沉声道,“真人那边我已经请示过了,接下来,准备行动。”

    “是,”

    众人齐声答应,声势颇大。

    “月娥,看我给你报仇吧。”

    云闲正了正头上的道冠,系好腰间的玲珑袋,神色凛然。

    随着云闲真人一声令下,云家上下开始发动起来,剑指尚在开阳殿中的景幼南。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