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632.第632章 殿外晚霞迟 暮色碧云归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正是黄昏时刻。

    殿映晚霞,瑞彩银花,钟敲暮色,碧歇云归。

    祥光云气自穹顶上丝丝缕缕垂下来,氤氲铺地,宛若细水,欸乃有声。

    “咿呀,”

    胖娃娃趴在景幼南脚边,仰着头,奶声奶气地叫了声,眼泪在眼圈中打转。

    这个小东西白嫩嫩的小脚丫上有一道清晰的钳痕,周围高高肿起,白里泛红,像个馒头。

    “哇哇,”

    胖娃娃疼的哇哇叫,虽然它是天生灵药,不怕受伤,但小东西从来是怕疼。

    “看个鱼也有螃蟹钳你,”

    景幼南哭笑不得,取出一枚丹药,用手捏碎,敷在胖娃娃的脚丫上。

    丹药一用,立刻见效,就见胖娃娃的脚丫上的红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除,只是三五个呼吸后,就踪迹皆无。

    实际上,主要还是人参娃自身的体质原因,就是没有丹药它也会恢复,只是丹药之力加快这一过程罢了。

    “咿呀,”

    胖娃娃小脸上挂着晶莹泪珠,手脚并用,沿着景幼南的腿爬上去,倒在景幼南的怀里,缩成肉团子,一动不动。

    “咿呀,”

    胖娃娃小手抓住景幼南的衣摆,它兴冲冲地出来玩耍,结果挨了螃蟹一钳子,又疼又累,登时有了困意。

    不一会,胖娃娃就进入梦乡,打起小呼噜,鼻子上冒出可爱的鼻钉泡,一伸一缩地。

    景幼南用手摸着胖娃娃光洁额头上的参叶印记,念头转动,思考关于黑狱的消息。

    慕容垂倒是无所谓,只是天马岭一个小地方出身,没有多少的威胁,但他身后的月蝉儿却是高深莫测,令人摸不到根脚。

    现在听到月蝉儿与水族联系到一块,还冒出一个从未听说过的黑狱,仿佛有一层迷雾,完全看不清楚。

    “或许是条大鱼,”

    景幼南目光闪烁,想了想,提笔写了一封书信,用飞剑发出去。

    “对了,还有战利品,”

    景幼南大袖一挥,三个海螺出现在身前,宝光莹然,自有潮涨潮落之音。

    海螺,水族特有的储物法器,不同于玄门弟子使用的袖囊,它实际上是一种海底生物,天然具备储物功能。

    当然,也是因为此,海螺在安全性上要差袖囊三分。

    景幼南一抬手,丹力往上一绕,轻而易举地打开三个海螺,倒出里面的物品。

    “真是有意思,”

    景幼南先挑出一颗宝珠,握在掌心,只觉得一层水光溢出,渐渐地笼罩全身。

    宝珠名为避水珠,顾名思义,可以分开水流,在水底自由行动。

    这样的法器,没有攻击和防御的功能,但在特定的环境中,却是有很大的帮助。

    收起避水珠,景幼南又拿起一个细脖大肚的瓷瓶,拔开瓶塞,丝丝的药香弥漫,宛若实质。

    仔细去看,丹药粒粒圆润,氤氲水气,最中央隐隐有一尊海神端坐,头戴王冠,身披长袍,手持权杖,面容俊美,呈现中性,分不出男女。

    “是海神丹啊,”

    景幼南眯起眼,认出丹药的来历。

    海神丹,据说只有四海龙宫中的炼丹师能够炼制,蕴含不可测度的能量,对于修炼水行玄功的修士来讲,是可遇不可求的宝贝。

    由于玄门和水族的恶劣关系,更是让海神丹很少出现在陆地上,景幼南也是只闻其名,第一次见到实物。

    “看来死在我手下的不是小角色啊,”

    景幼南喃喃一句,能随身携带海神丹的家伙应该在水族中地位不低。

    “咦,这是什么?”

    突然之间,景幼南从一堆物品中翻到一块黑布,平铺开后,发现上面有密密麻麻的星点,不停闪烁。

    “好像是一张残缺的海图。”

    景幼南皱了皱眉头,然后舒展开,若有所思。

    说起来,四海只是一个泛称,在大洲大陆之外,是汪洋大海,永远看不到尽头。

    其中可能有史前的水怪,有天然形成的迷阵,还有数不尽的各种危险,即使洞天真人,都不愿意轻易涉足其中。

    当然,深海大洋中蕴含的宝藏也从来是令人神往,在利益的驱使下,或是水族,或是修士,前赴后继,不断开拓。

    这种局面下,海图应运而生。

    “只是残缺的太厉害,看不清楚。”

    景幼南来回翻看了几遍,没有头绪,就收了起来。

    就在此时,景幼南只觉得外面的五岳真形图一动,悟空清清脆脆的声音传过来,道,“是那个顾老头来了。”

    “是,顾东南,”

    景幼南把酣睡的胖娃娃收进龙角海螺里,然后扶了扶头上的道冠,从云榻上起身,迎了出去。

    出了殿门,就见顾东南头戴莲花道冠,身披瑞彩鱼龙仙衣,玉带缠腰,周身丹气环绕,有一种深沉如渊的感觉。

    景幼南先是一惊,随即反应过来,稽首道,“恭喜顾道友再有突破。”

    “呵呵,”

    顾东南心情大好,摆了摆手谦虚道,“我都是一把年纪了,境界突破只是聊胜于无罢了。”

    “请,”

    景幼南一边往里让,一边道,“顾长老太谦虚了,说不得贵宗将来还会多一尊真人呢。”

    “真人啊,不敢奢望,”

    顾东南口上这么说,但心底还是忍不住雀跃不已,以他的年纪,如果真有机缘,未尝不能搏一把,来个鲤鱼跃龙门。

    看了眼身边丰神俊朗的少年,顾东南念头转动,不知道机缘会不会落到他的身上。

    两人进了大殿后,各自入座,有童子奉上香茗,随后悄然离开。

    寒暄了几句后,景幼南发现顾东南神情颇为复杂,心神一动,索性单刀直入地问道,“顾长老,有事?”

    “这个,”

    顾东南咬了咬牙,神色变幻几次后,还是毅然开口道,“景道友,最近妙严宫不太平,如果没事的话,你还是早点离开的好。”

    “嗯?”

    景幼南一听,登时剑眉轩起,一字一顿地道,“难道还有人想对我下手不成?”

    顾东南端起香茗,抿了一口,不再说话。

    景幼南压住心里的疑惑和怒火,重新恢复到波澜不惊的心境,稽首答谢道,“多谢顾长老前来告知。”

    顾东南摇摇头,道,“我也是身不由己,景道友不要怪罪我就好。”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