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631.第631章 赤霞压玉城 丹朱烟雨中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三天后,妙严宫。

    飞阁悬楼,涂丹饰碧,芙蓉叠翠,画中烟雨。

    真的是,赤霞压城,仙姿鹤影,千里江山,毓秀钟灵,胜似蓬莱三分,高出仙府两成。

    殿中,三足镂金悬空的铜炉烧着香料,香气馥馥,沁人心腑。

    玉案上摆放玉瓶,插着弯弯曲曲的珊瑚树,挂起明珠,丝丝的明光垂下,照亮周围。

    景幼南头戴道冠,身披仙衣,坐在云榻上,闭目养神,他天门上丹气蒸腾,水火演化日月星辰,玄之又玄,不可测度。

    好一会,景幼南睁开眼,从袖囊中取出一个瓷瓶,倒出一枚圆滚滚的丹药,张口服下。

    七转玉液大还丹,是元婴真人采集九天精粹,辅之于七七四十九种灵草仙果,****用婴火催动上品丹炉,足足三四十年方开炉取丹,是一等一的养气培元的灵丹。

    服用之后,号称可以洗毛伐髓,脱胎换骨,有不可思议之功效。

    景幼南自从得到后,当初刚入宗时在白鹤楼交易出一枚后,剩下的都攒下来,就是等结丹后服用,用来进一步增强丹煞之力。

    轰隆,

    丹药入口即化,一股缠缠绵绵的精气沉到丹田之处,金丹登时光芒大作,滴溜溜转动,每转动一次就吸收一缕精气,化为丹煞之力。

    与此同时,还有丹药精气顺着经脉游走,滋养血肉,渗入筋骨,破开窍穴,润物细无声。

    不知道过了多久,景幼南再次睁开眼,闷哼一声,从鼻窍中喷出一缕袅袅白烟,消散在空气中。

    “真不愧是七转玉液大还丹,”

    景幼南赞叹一声,默运玄功,丹田中的丹煞之力徐徐转动,如龙蛇翻身,有一股子深沉如渊的感觉。

    只是服用一枚丹药,就抵得上数年的苦功,真真是令人发狂。

    “有七转玉液大还丹辅助,我最多有半年的时间就能到一重圆满,”

    景幼南用手指敲着玉案,念头转动。

    化丹二重要突破壳关,这一步可不是简单的事,非常复杂。

    毕竟,金丹是修士根本,要是一个意外导致金丹品级下降,到时候非得哭死不可。

    “要尽快回宗一趟。”

    景幼南眸光转动,有了决断。

    要知道,他可不是野路子出身的散修,后面可是有一尊洞天真人的师尊,这样的修炼大事,多听听老人家的话,肯定没用错误。

    到了洞天真人这一层次,感悟天地规则,念动风雨惊,只是随口指点,也能让景幼南受益匪浅。

    起身在榻前踱了几步,景幼南想了想,取下腰间的龙角海螺,用手一抖,一道青光垂地,扎着羊角辫的胖娃娃跳了出来。

    “咿呀呀,”

    胖娃娃一出来就用肉呼呼的小手抱住景幼南的大腿不松开,大眼睛眨呀眨的,小脸上满是委屈。

    “胖娃娃,”

    景幼南弯腰捏了捏胖娃娃的小脸,触手光滑如玉,开口问道,“最近我让你做的事情怎么样了?”

    “咿呀,咿呀,”

    胖娃娃鼓起小脸,一边咿咿呀呀地叫,一边用手比划,作出松土,浇水,杀虫,锄草等等的动作,表示自己在龙角海螺里一直很辛勤地劳动。

    “不错,”

    景幼南神念往龙角海螺中一探,发现里面小岛上的灵草药芝果然长势喜人,尤其是金银茶树更是枝叶泛光,几乎凝成实质。

    金银茶树是异种灵根,以后可以用来作为主药炼制丹药,对肉身大有裨益,景幼南对它也颇为关注。

    “做的不错,”

    景幼南拍了拍胖娃娃圆乎乎的小脑袋,满意地点点头。

    “咯咯,”

    听到景幼南的夸奖,胖娃娃喜笑眉开,发出清脆的笑声。

    喂了胖娃娃一枚丹药,景幼南道,“自己去玩吧,不要跑远。”

    “咿呀,”

    胖娃娃点点头,肉嘟嘟的小身子一滚,像个皮球似地往外去。

    殿中正中央有丈许的玉池,种有青莲,养着小鱼,还有三五个黄金蟹在鹅卵石间横行,大钳子看上去很威武。

    “咿呀,”

    胖娃娃趴在池边,咬着手指头,看着胖头鱼在荷叶下游来游去,比比划划,不知道在说什么。

    景幼南看了眼玩的高兴的胖娃娃,就收回目光,手一伸,东华慈光星辰尺出现在掌中。

    “慈光神符,”

    景幼南取出神符,贴在额头上,开始查阅里面的信息。

    “太少了,”

    景幼南皱了皱眉头,庄不贤的血脉中仿佛有一种无形的能量,在他身死的刹那,开始破坏他原本的记忆,让东华慈光星辰尺抽出的记忆支离破碎,断断续续。

    “这是对重要秘密的保护啊。”

    景幼南叹息一声,明白其中的缘由。

    很多消息都是绝密,以防别人获知,各大势力总会想办法千方百计的遮掩。

    景幼南就知道,他晋升真传弟子后,就修炼了叫做一门《坐忘诀》的道诀。

    这门道诀并没有其他的作用,只是在落入敌手被人强行搜魂时,会自发抹去记忆,让对方一无所知。

    很显然,庄不贤体内的血脉力量与坐忘诀有异曲同工之妙。

    “也不是完全没有所获,”

    景幼南握着玉尺,目光转动,整合刚刚得到的零散消息,喃喃道,“水族派人来接触十万大山深处的妖族,难道水族还想重新上岸?”

    水族曾经在龙族的带领下走向昌盛,隐隐成为大千世界的主角,威势无双。

    龙的图腾象征在世俗中的地位就是在那个时代确立的,到现在依然根深蒂固,令人无法遗忘。

    虽然中古大战后,水族被勃发的仙道力量赶回四海,但每个修士都知道,水族从来没有放弃过上岸的企图。

    “咦,黑狱,”

    景幼南目光一凝,“这个人好像是慕容垂?”

    正在这个时候,胖娃娃奶声奶气地哭声响了起来,打断了他的思路。

    转身一看,景幼南差点笑出声来。

    就见胖娃娃坐在水池边哇哇大哭,它胖嘟嘟的小脚丫上一个黄金蟹挥舞着大钳子夹得紧紧地,怎么甩都甩不掉。

    “哇哇,”

    胖娃娃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小胳膊用力挥舞,要引起景幼南的注意。

    “这个笨娃娃,”

    景幼南屈指一点,指风发出,黄金蟹啪嗒一声,重新落入到水池中。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