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629.第629章 山映新月外 秋色连波间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夜过半。

    山映新月,秋色连波。

    崖下寒烟翠,陇上玄鹤鸣。

    一道神光冲霄而起,在天穹之上铺散开来,状若华盖,细细密密的神咒流转,演化出众生膜拜的景象。

    馥馥香气氤氲遍地,霭霭祥光缠绕全场。

    下一刻,

    一道纤美的身影凭空出现,云鬓雪肤,容颜精致,眉心有一朵火焰印记,栩栩如生。

    晋升到新境界的素、女用手一指,脑后高悬的光轮压下,刺目的光明陡然间爆发出来,层层叠叠,无穷无尽。

    “不好,”

    庄不贤和庄妍儿都没想到会有这样的变故,一个措手不及,势头被打落,又重新落入到五行剑气大阵中。

    “真是及时,”

    景幼南哈哈大笑,大手一招,道器五岳真形图从上面覆盖下来,光华流转,作为阵图,镇压五行大阵。

    对于素、女晋升新境界,对景幼南来讲,最重要的是重要解放了五岳真形图的威能,有道器在手,别说是两个金丹宗师,就是开始的四人他也敢硬拼。

    有道器,就是这么有底气。

    “是道器,”

    庄不贤一眼就看到端坐在五岳真形图正中央的悟空,面色变得很难看。

    作为水族中的优秀子弟,他可是明白道器之威,今天落到这个局面,完全是凶多吉少。

    庄妍儿也见到了张牙舞爪的猴头,神色变幻了几次后,咬了咬牙,从香囊中取出一件玉符,握在手中。

    “你多保重了,”

    庄妍儿对庄不贤说了一句,右手用力,捏碎玉符。

    嗡,

    玉符一碎,一种冥冥之中的力量陡然间降临,即使是道器都无法阻挡,充斥场中。

    庄不贤就看到庄妍儿的身影在自己眼里渐渐地模糊,只是三五个呼吸间,消失不见。

    “可恨,是宝舟传送符,”

    庄不贤双目血红,几乎要发狂了。

    十万大山危机重重,他们几人既然是充当水族使者前来,当然是要有所准备,其中,飞鱼宝舟是其中一个很重要的方面。

    在水族中,飞鱼宝舟分为三个级别,他们调用的就是最高等级的飞舟,专门用来给元婴真人充当座驾的一种。

    这种级别的飞舟不仅是在防御力方面非常出众,可以抵御元婴真人的打击,更为重要的是修士炼化飞舟中的灵池后会得到一枚宝舟传送符,一经催动,即使相隔百里,瞬间就回回到宝舟中。

    关键时刻,真的毫无疑问,是能够救命的。

    原本庄不贤是拥有宝舟传送符的,不过后来由于他和庄妍儿打的火热,为了讨美人欢心,送了出去。

    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这一举措,让他身陷绝地。

    “我不甘心,”

    庄不贤从喉咙深处发出一声嘶吼,双颊上显出细鳞,目光妖异,身上的气势越来越狂暴激烈。

    他死死盯着景幼南,一字一顿地道,“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景道友,”

    素、女美眸中闪过着急之色,开口道,“他身上气息混乱,想要自爆。”

    由不得她不着急,一个金丹宗师的自爆,可不是闹着玩的。

    可以说,真要是庄不贤狠下心来自爆,两人根本躲不过,非得重伤不可。

    在十万大山这样的险地,受了重伤,简直就是自寻死路。

    “嗯,”

    景幼南挥手打出一道法诀,剑气大阵微微松开一隙,似有似无,不仔细观看,根本无法察觉。

    “咦,”

    庄不贤却是六感敏锐,瞬间就发现大阵中的破绽,心中一喜,暗自道,“看来他是真怕我自爆,乱了心神。”

    有了突破的希望,庄不贤拼命自爆的心思顿时就弱了三分,有生的机会,谁又愿意去死?

    “我会出去的。”

    庄不贤认准大阵中的缝隙,身子一动,冲了过去。

    外面,夜凉如水。

    素、女美目瞪大,静静地看着景幼南借助五岳真形图的阵法玄妙,连续不断地假装露出破绽,可每次庄不贤到了跟前,就会转换大阵,让他徒劳无功。

    庄不贤只觉得每次都差一点点成功,憋着口气不停地飞来飞去,下意识地却没了自爆的心思,只顾得寻找出口。

    俗话说,当局者迷,旁观者清。

    素、女很明白地发现,在这个过程中,庄不贤不仅没了自爆的心思,自身的丹力也在急剧消耗,渐渐地速度越来越慢。

    “温水煮青蛙,”

    素、女心头浮现出五个字,看向景幼南的目光显得很复杂,这个当初自己认识的少年人,不仅有令人赞叹的修道天赋,心机也是一等一的深沉。

    被困在里面的水族青年看上去不是等闲之辈,却被他从容地玩弄于股掌之间,很快失去抵抗之力。

    计策手段的应用,从来不是惊天动地,而是细雨润无声,有效最好。

    很快,景幼南就把精疲力竭的庄不贤困死在五岳真形图中,然后手提法剑,一剑斩下他的头颅。

    中天之上,飞鱼宝舟驶过云影,远远看去,如同一条细不可查的丝线。

    庄妍儿坐在中枢灵池中,俏脸苍白,纤纤玉手点出,在身前升起一道光幕。

    “什么事?”

    庄窈出现在光幕上,她一身黑白的武士服,眉目锐利,周身劫气环绕,演化众生之相。

    “庄不贤死了,”

    庄妍儿身上轻纱湿透,神色狼狈。

    “什么?”

    庄窈霍然起身,美目如电,一字一顿地道,“怎么回事?”

    庄妍儿仔仔细细地把经过讲述一遍,还把景幼南的图像传了过去。

    “我知道了,”

    庄窈静静听完,云袖一挥,重新入座,道,“我在三皇殿等你,你先不要回水族了。”

    “好,我马上赶过去。”

    庄妍儿答应一声,立马调转船头,驶向十万大山深处。

    “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庄妍儿嘟囔一声,到后面换了身细花柳叶拖地长裙,盘发梳鬓,描眉涂唇,重新恢复到原本妩媚的样子,攥了攥粉拳,道,“庄不贤,你放心,我会替你报仇的。”

    吐出一口浊气,庄妍儿盘膝而坐,闭目养神。

    只是庄妍儿并没有发现,不知何时,宝舟穹顶上浮现出密密麻麻的眼球,一闪一闪,格外渗人。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