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627.第627章 一船栽秋色 法剑会群妖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正值月夜十分。

    细影金波,清光婆娑。

    远远看去,十里湖光,一舟秋色,惊起鸥鹭,鱼鳞摇曳。

    景幼南头戴道冠,身披仙衣,腰悬玉带,俊美飘逸,风轻云淡地说出杀蛇取药,神色平静。

    看他泰然自若的样子,好似杀一条赤练绿冠蛇,就如同碾死一只蚂蚁一样。

    没有什么别的原因,只是想做就做而已。

    “好,好,好,”

    庄不贤眼中的杀机几乎凝成实质,一字一顿地道,“你很好。”

    就是笑语嫣然的庄妍儿听到景幼南的话,也收敛起玉颜上的笑容,扶了扶发髻上的凤簪子,毫不掩饰美眸中的杀意。

    大千世界之中,谁不知道赤练绿冠蛇这种异种与四海水族之间的关系,景幼南的这种态度语气,分明是丝毫不把四海水族放在眼里。

    这样明目张胆,肆无忌惮,任何一个水族之人在此,都会誓不摆休。

    虽然自从仙道崛起后,水族只能困于四海之地,但无尽的汪洋从来比陆地大州还要广阔,水族经过休养生息后,开始再度繁荣。

    “看来是有人忘记了我们水族的厉害。”

    庄不贤心中杀意翻滚,不光是为了报赤练绿冠蛇之仇,更重要的是要斩灭这种危险的苗头。

    要是任何人都敢不把水族的威严放在眼里,水族谈什么复兴,恢复祖上威势?

    今天月夜璀璨,正好杀人祭旗。

    景幼南心如止水,波澜不惊,反正是玄门和水族关系不好,他没必要遮遮掩掩。

    一条赤练绿冠蛇而已,杀了就杀了,又能怎样?

    “况且,”

    景幼南目光略过在场的四人,袖中的东华慈光星辰尺发出轻鸣,这四个人既然不知死活地凑上来,正好一起送走。

    “少主,”

    一个鹤发童颜的老妪上前一步,微微躬了躬身,用沙哑的声音道,“这个小家伙交给我,我会让知道知道厉害。”

    “好,”

    庄不贤点点头,冷声道,“容婆婆,要让他付出代价。”

    “嗯,”

    容婆婆答应一声,一拄龙头拐杖,缓步走到场中,周身水气弥漫,如龙如蛇,气势大盛。

    “小家伙,”

    容婆婆如橘子皮似的老脸抖动,用阴森森的目光上下打量了景幼南几眼,道,“可惜一个好苗子,今天就要陨落了。”

    “虾兵蟹将吗?”

    景幼南晒然一笑,说不出的讥讽道,“活了这么大的岁数,也不容易了。”

    “找死,”

    容婆婆勃然大怒,丹气环绕,发出惊涛骇浪之声。

    她的出身确实很差,只是水族中普通的黄金虾,虽然得到天大的机缘凝丹成功,但到底是血脉不行,年龄又大,基本上是潜力尽了。

    正因为如此,她心里才有一种不甘,自卑,还有深深的羡慕,景幼南的话无疑是掀起了她的逆鳞,让她火冒三丈。

    “今天非得把你剥皮抽筋,”

    容婆婆咬牙切齿,手中的龙头拐猛地一顿地,一圈幽蓝色的水光晕出,层层叠叠,往外铺开。

    嗡,

    一股无形的力量陡然间降临,景幼南顿时就如同陷身于泥潭沼泽,双腿灌了铅一样,行动困难。

    “这种力量,倒是和我的元磁神光有异曲同工之妙,”

    景幼南脚下一点,丹气冲出,化为叠叠水浪,往下一落,挡住幽蓝色的水光。

    他修炼的《大阴阳混洞宝生经》本来就是对水火两道最有研究,化解起来轻松写意,毫不费力。

    “嗯?”

    容婆婆看似浑浊的双眼一凝,所谓行家伸伸手,便知有没有,她已经发觉,自己碰上了硬茬子。

    “开,”

    有了决断,容婆婆断喝一声,丹气自卤门之中升起,左右一转,化为源源不断的水光,一层叠一层,冲着景幼南压过去。

    她的想法很简单,对方的道术看上去颇为惊奇,索性就来个简单粗暴,以力压人。

    反正对方年纪轻轻,说不定刚刚凝丹成功,怎么也比不上自己这样凝丹上百年积蓄的丹煞之力。

    丹力压制,才是王道。

    庄妍儿看得美目一亮,发髻上的簪子映着光华,栩栩如生,拍手赞叹道,“容婆婆不愧是百年的金丹宗师,拿捏的真准确。”

    “是,”

    庄不贤也附和道,“用丹力压人,让对方无法使用神通道术,不得不用丹力硬拼,这是好方法。”

    最后一个鹤背的老者捋了捋白须,笑道,“容婆婆可是从下层一步步晋升上来的,斗法经验十足,对面那个小崽子,要吃苦头了。”

    “小子,送死吧,”

    容婆婆面色狰狞,为了形成这一局面,她也是下了重注,用手中的异宝蟠龙杖锁住对方气机,让他无处可逃。

    这样的局面下,属于狭路相逢,要是一旦失败,反噬也是很严重。

    当然,荣婆婆现在是信心满满。

    “比拼丹力,”

    景幼南玩味一笑,仰天长啸,道,“自寻死路。”

    话音一落,

    景幼南运转玄功,体内丹田中的金丹滴溜溜一转,丝丝缕缕的丹煞之力溢出,从卤门中升起,登时吸收四面八方的水行元气,凝练水光。

    轰隆,

    江河奔腾,海啸冲天,沸腾的丹力如同一条愤怒的蛟龙,逆流而上,一下子把荣婆婆的水光冲塌。

    丹成一品凝练出的丹煞之力雄浑到难以想象,荣婆婆只是丹成五品,即使有百年的打磨,但上限已定,两者相碰,完全不是一个级别。

    “怎么会是这样,”

    荣婆婆心神大震,受到反噬,当场吐出一口鲜血。

    “死来,”

    景幼南毫不留情,御使水光继续往上,包裹住荣婆婆,细细密密的元磁之力浮现其上,雷霆交鸣,电光如狱。

    “落,”

    景幼南默念咒语,下了狠手。

    “啊,”

    容婆婆惨叫一声,被水雷磁雷炸的皮开肉绽,迫不得已地情况下显出原形,一个足有丈许的黄金虾。

    “杀,”

    景幼南脚踏水光,双目如电,掌中的枯皮葫芦吐出一道剑光,绕着黄金大虾的要害而去。

    “这,”

    庄不贤瞠目结舌,他没有想到,只是三五个呼吸之间就是形势逆转,对面的少年人简直是凶残到极点,这就要来个活杀大虾了。

    “快,”

    庄不贤来不及多说,扬手打出一串水雷。

    “玄冰刺,”

    “星矢针,”

    庄妍儿和鹤背老者紧随其后,各自打出自己的道术。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