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622.第622章 新月曲如眉 人情最难舍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新月曲如眉。

    远远看去,青嶂蓄翠,行宫枕流,山光水色,猿啼近楼。

    庙中,玉钩挂起珠帘,铜炉燃着香料,祥光瑞气氤氲铺地,放五彩毫光。

    素、女发髻高挽,眉心一点朱砂,玉颜精致,脑后晕出光轮,无数的人影跌坐,诵读经文,膜拜神灵。

    “自从你离开之后,我就一直在缓慢地发展信徒,积蓄力量。好在这一带颇为偏僻,灵气稀薄,少有修士驻足,倒是也算是顺风顺水。”

    素、女的声音如小珠大珠落玉盘,婉转清脆,用不疾不徐地语气道,“只是这两年,不知为何,灵气突然日益增强,不少修士和妖兽纷纷出现,打算了我的计划。”

    说到这,素、女神色凝重,道,“这次竟然引来灵法教和全真教之人,要不是景道友出现,我真的凶多吉少了。”

    景幼南一笑,答道,“素、女你能短短时间内积蓄如此之多的神力,已经很难得了。”

    对神灵来讲,天地灵机稀薄还是丰盈都无所谓,他们最需要的是能有越来越多的人口来信仰自身,奉献香火信仰之力。

    正是如此,云松坡一带灵机稀薄,对于仙道之人是穷山恶水,但素、女却是如鱼得水,能安安心心地种田发展,积蓄神力。

    只是如今天机变化,月盈则亏,形势大不相同。

    素、女云袖宽衣,彩带绕臀,幽香森森,她扶了扶发髻上别的木簪子,开口道,“与景道友短短时间内就凝丹成功的传奇经历相比,我可是失败到家了。”

    景幼南用手摩挲掌中玉如意上的花纹,没有说话。

    他在短短时间内晋升金丹境界,确实是很惊人,但一路走来,几乎是在刀尖上起舞,稍有不慎就是粉身碎骨。

    如果有选择,他才不会走这样惊险的路子。

    玄门之中,稳稳当当,水到渠成,才是真正的王道。

    幸好到了金丹境界后,又有师门背景,就不必和以前一样走钢丝,要稳稳妥妥的。

    两人又闲聊了几句后,景幼南坐直身子,开口问道,“素、女道友,全真教,灵法教等人恐怕不会罢休,你是如何打算的?”

    “这个,”

    素女抿起红唇,沉吟片刻道,“最近这一带本来修士和妖兽增多,纷争不断,我就想离开,现在有灵法教和全真教搅合,是非走不可。”

    “哦,”

    景幼南没有打断,只是静静地倾听,他知道,事情不会这么简单。

    果不其然,素、女接下来道,“本来我是在准备冲击新境界,只要成功之后,就可以离开神庙束缚,可是晋升过程被他们打断了。”

    “怎么办?”

    景幼南剑眉一轩,丹气深沉如海。

    沉默了好大一会,素、女才开口道,“我知道有一处山神庙,里面有个神灵,如果能吞噬掉他积蓄的神力,问题就会迎刃而解。”

    “那尊山神在什么地方?”

    景幼南一针见血地问道,能让素、女这样犹犹豫豫,肯定山神庙所在之地是个险地。

    “在十万大山里面,”

    素、女咬了咬银牙,道,“一路上可能有不计其数的妖兽,更可怕的是,山中自然生出禁制法阵,危险重重。”

    “这样啊,”

    景幼南用修长的手指敲着玉案,发出咄咄的声音,考虑片刻道,“既然如此,我们就去走一遭。”

    素、女深吸一口气,道,“那就多谢景道友了。”

    她知道,自己一答应,虽然困难算是解决,但明显是欠下很深的情分,这个以后是要还的。

    人情债,从来是好欠难还。

    尤其是像景幼南这样惊采绝艳的天才,肯定不会是困在金丹境界,如果以后晋升到元婴真人,甚至传说中的洞天境界,这样的人情,该如何偿还。

    景幼南大袖一展,从容起身,双目亮如星辰,丹煞之气若烟岚,环绕周身,道,“好,我们即刻动身。”

    “嗯,”

    素、女低低答应一声,身后高悬的光轮徐徐转动,众生膜拜祈祷的诵经声传出,流光溢彩。

    下一刻,

    一道烟岚之气,一道七色神光,腾空而起,须臾上了中天,杳然而去。

    妙严宫。

    素月分辉,银河共影,玉鉴琼田,澄澈如光。

    有三五枝龙梅盛开,有七八只仙鹤轻鸣,有洋洋洒洒的杏花雨,还有跃跃欲试的灵鹿,在泉边嬉闹。

    刘蝉头梳飞云发髻,身披刺绣细花的素裙,身后层层叠叠的宝光氤氲,如烟似霞,流光溢彩,绽放出千百的光华,徐徐转动。

    她折下一枝子龙梅,看着上面开满细细密密的小花,笑了笑,说不出的轻松自在。

    这个时候,一道明光从天穹上垂下,左右一转,化为一个紫裙少女,眉目弯弯,精致如画。

    见到来人,刘蝉连忙扔掉手中的梅枝,迎上去,开口问道,“师姐,怎么样了?”

    齐海青细眉挑了挑,道,“顾北和顾城两人回来了,景幼南没有一起回宗。”

    “啊,”

    刘蝉惊呼出声,道,“怎么会这样?”

    要是景幼南不来妙严宫直接回转太一宗的话,那么他们的一番布置就付之于流水了。

    “不要急,”

    齐海青款款入座,伸手拿起玉杯,给自己倒了一杯凉酒,一饮而尽后,道,“我从顾城那里打探到消息,景幼南办完事后,还会来一趟妙严宫。”

    “不错,不错,”

    刘蝉镇定下来,也饮了一杯,拭去嘴角的酒渍,道,“要用最快的速度回转太一宗的话,景幼南还需要借助我们宗门的传送阵。”

    “嗯,是的,”

    齐海青捋了捋耳边的细发,道,“用我们宗门的传送阵,最省时间。”

    又给自己倒了一杯酒,齐海青晃动酒杯,静静看着晕出琥珀色的美酒,沉声道,“云家到底是在宗内实力占优,基本要形成意见,要景幼南给当初的事情一个交代。”

    刘蝉点点头,冷笑道,“我就知道是这个样子,云家向来嚣张跋扈,当初因为云月娥之死甚至还跟全真教全面交恶,现在真凶出现,肯定要进行报复。”

    齐海青端着酒杯,声音低低地道,“黄天化黄长老已经动身前往太一宗。”

    刘蝉半响无言,最后叹口气,到底是太一宗,要给他们一个交代。

    这件事情想起来,就很是郁闷。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