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619.第619章 三十六地煞 一力破万法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重山累嶂,月下惊鸿。

    景幼南剑眉轩起,丹气在身后结成水火光晕,哗哗作响,冷声道,“文铢,不用试探了,直接出手分个舒服吧。”

    “好,”

    文铢抬起头,眸子中爆发出刺人的光芒,断喝一声,天门上的紫气炎光扶摇而上,勾连天上的星辰。

    下一刻,

    天穹之上的星辰一颗颗亮起,璀璨生光,摇曳瑞气,无穷无尽的光华从上面垂下来,左右一转,化为金钟,渔鼓,如意,拂尘,宝塔,飞剑,铜环,玉磬,光镜等等,玄音大作。

    这一刹那,足足有六六三十六种法宝浮现,结成大阵,笼罩四方。

    “这是紫气炎光神玄大道经中的道术变化?”

    张胜男扬起俏脸,锐利的眉毛抖动,讶然道,“到底是如何做到的,简直如同真正的法宝一样。”

    “不错,是紫气炎光的变化,”

    顾云峰双目炯炯,太宵七真宗以炼器之术天下知名,对法宝的御使也是少有人及,非常厉害。

    “是三十六地煞大阵,”

    素、女紧咬红唇,手指攥得泛白。

    作为曾经的灵法教金丹宗师,她认得出来,这是用三十六件法宝组成的地煞大阵,要是更进一步,到了元婴境界,甚至能一挥手用七十二件法宝布下天罡大阵,杀神困佛,只在一念之间。

    虽然现在的法宝只是用星光凝聚,远远比不上真正的法宝,但这样的大阵胜在布阵速度快,而且将法宝的威能激发到最强。

    轰隆,

    隐若天崩,豁如地裂,景幼南只觉得天地倒悬,目光所及之处,星辰摇曳,大若星斗。

    “好厉害的神通,”

    景幼南负手而立,站在浩瀚星空下,啧啧称赞,道,“这样斗转星移的变化,真是让人沉醉。”

    “坐以待毙吧,”

    文铢很满意自己刚才的动作,大袖一挥,玄功运转,丝丝缕缕的丹煞之气溢出,上冲到三十六件法宝之中,全力激发。

    当当当,

    三声清亮的玄音响起,余音回荡,久久不绝。

    声音一响,好似吹响了攻击的号角,三十六件法宝齐齐震动,或是发出神光,或是传出音波,或是散发香气,或是制造幻象,千奇百态,防不胜防。

    可以说,简直就是进攻的万花筒,令人目眩神迷。

    “厉害,”

    景幼南屏息凝神,元灵性光结成金灯,莹莹的光亮丝线般垂下,映照周身。

    他这是第一次遇到神通,只觉得比起以前的道术,实在是天壤之别,不可同日而语。

    三十六件法宝布下地煞大阵,从视觉,听觉,味觉,嗅觉等等全面攻击,滴水不漏。

    “千变万化,我不是对手,”

    景幼南瞬间就明白,自己毕竟是刚凝丹成功,在神通造诣上远不是文铢这样的老牌金丹宗师的对手。

    “只能一力破万法,”

    景幼南有了决断,长啸一声,丹气滚滚,汇成长江大河,轰的一声炸开,冲霄而起。

    丹成一品凝聚的丹煞之力一朝释放,激荡风云,星辰浮沉。

    “不好,”

    文铢悚然变色,三十六件法宝上生出条条裂纹,触目惊心。

    “怎么会有这么强的力量?”

    文铢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本来是成丹四品,又经过将近四五十年打磨,丹力之雄浑,丝毫不下于上品金丹者,不可能这样溃不成军。

    “到底是几品金丹?”

    文铢咬牙切齿,深吸一口气,丹气打出,修补法宝。

    “没有用了,”

    景幼南背脊挺直如山岳,水行真光和火行真光交相辉映,上冲到天穹之上,徐徐打开,竟然演化出大日和星辰之状,波澜壮阔。

    《大阴阳混洞宝生经》是要以水火演化阴阳,混元合一,直指大道。

    到了金丹境界,就可以用火行真光演化大日,水行真气演化星辰,毕竟,这是大千世界之中公认的最代表阴阳大道的两种存在。

    咔嚓,

    天穹上的地煞大阵应声而裂,三十六件法宝重新化为精纯的星辰精华,然后束成一线,垂下来,顺着文铢的卤门,贯穿而下。

    “怎么会这样?”

    文铢倒退三步,面色铁青地几乎要刮下一层霜来,这一局交手,他败得很彻底。

    “败了?”

    顾云峰艰难地转过头来,声音嘶哑。

    “是,”

    张胜男半响才答了一声,玉手上青筋蹦起多高,显现出内心的不平静。

    “赢了,”

    好一会,素、女欢呼一声,提着裙子,欢快跑过来,娇呼道,“赢了,景幼南,你赢了。”

    幸福来得太快,让人措手不及。

    景幼南依然是平静如水,双眸深深,稽首道,“文道兄,承让了。”

    文铢面色变幻了数次,终于艰难地开口道,“不用多说,是你赢了,我不是对手。”

    景幼南只是拿文铢开刀立威,所以见好就收,假意道,“谁不知道太宵七真宗法宝无双,我沾了便宜而已。”

    确实如此,太宵七真宗精于炼器,擅长御宝,对法宝有很多独到的了解,不足以外人道也。

    当然,如果景幼南祭出道器五岳真形图,就是文铢御使法宝的技巧再高明,也不会是对手。

    文铢也是个聪明人,见台阶就下,道,“景道友丹力雄浑,我自愧不如。”

    说着这样的话,文铢心里也是暗暗纳闷:这个太一宗小子到底是丹成几品,丹煞之力简直如开闸的洪水般,滔滔不绝。

    景幼南与文铢寒暄了几句,转过头来,把目光投向顾云峰身上。

    他是个聪明透顶的人,当然明白,这次围攻素、女庙肯定是顾云峰主导的。

    一来,在场的灵法教弟子最多,最为积极。

    二来,灵法教弟子对神灵之道了解最深,虏获素、女后,益处最大。

    念头转动,景幼南剑眉挑起,开口道,“顾云峰,你堂而皇之地欺负同门师妹,现在改认错了吧?”

    “什么?”

    顾云峰差点一蹦三尺高,眼珠都突出来了,声音仿佛从牙缝中挤出来的一样,一字一顿地道,“景幼南,你说什么?”

    “装聋作哑,”

    景幼南哼了一声,道,“我最见不得你这种欺负自己人的败类,还不赶紧认错。”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