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617.第617章 流霞耀青水 丹海映红池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山崖前,流霞耀水,丹晖映池。

    顾云峰悚然而惊,抬起头,就见天穹上氤氲赤霞,大片大片涌过来,结成莲花状,香气馥馥。

    下一刻,天女散花,金童捧灯,神兵力士持金戈游弋,光芒冲霄。

    一个少年人稳稳当当坐在沉香宝辇上,头戴纯紫色莲花道冠,身披锦绣仙衣,蕊彩宝带,手持玉如意,龙章凤姿,器宇轩昂。

    顾云峰只觉得一股排山倒海般的压力而来,目光一缩,断喝道,“来者何人?”

    景幼南大袖一展,从宝座上起身,根本没有看顾云峰一样,脚下一点,来到素女庙前,展颜笑道,“素女道友,来迟一步,倒是让你受委屈了。”

    不得不说,对于这个一手引导自己踏上仙道之路的女子,景幼南还是心怀感激的。

    正因为如此,他才会得知全真教对素女下手后,索性不报出名号,一路碾压横冲过来,狠狠打了一次脸。

    “景幼南,”

    素女呆呆地看着眼前如往昔一样俊美的少年人,几乎怀疑自己在做梦,她真真没有想到,对方会出现地如此及时。

    更为重要的是,景幼南周身丹气缠绕,如龙如虎,玄音自鸣,赫然已经凝丹成功,成就宗师之位。

    “这才几年,就成了金丹宗师,”

    素女想到自己以前在灵法教的日子,为了凝丹不知道费了多少心思,一时之间心里不知道是羡慕,还是赞叹,复杂难明。

    景幼南冲玄女点了点头,转过身来,居高临下看向崖前众人,面色逐渐冷下来,寒声道,“太宵七真宗,灵法教,全真教,你们真是好大的威风啊。”

    声音不大不小,但清清楚楚地传到在场众人的耳朵里。

    文铢剑眉轩起,随即舒展开,没有说话。

    他没有想到,在这个时候,景幼南真的到了,而且看样子已经晋升金丹宗师,和自己是一个境界。

    “景幼南和纪筱薇纪师妹年龄差不多大吧,这么年纪轻轻就晋升金丹了?”

    文铢眼睑垂下,挡住眸中的异色。

    张胜男摩挲了下剑柄上的花纹,美眸一闪,也是沉默不语。

    她虽然性子刚硬,有一种难言的锐气,但也知道此次他们做事不光彩。更为重要的是,不光彩也就罢了,还让人抓个现成。

    除此之外,对方太一宗的身份也让她顾忌三分。

    顾云峰正了正道冠,挺身而出,开口道,“景道友严重了,素女是我同门师妹,我只是想请她回宗而已。”

    别人可以不出头,但他不能缩在后面。

    一来,此次围剿素女庙,捉拿素女是他一力牵线,他要是关键时刻退缩,会让人看不起。

    二来,素女关系到他成道关键,这样的情况下,别说是只是同辈修士,就是元婴真人,他也要搏一搏。

    三来,同门是个幌子,关键时候可以摇一摇。

    “同门师妹?”

    景幼南微微一愣,凝目看向身边沐浴在神光中的女子,开口问道,“素女道友原本是灵法教弟子?”

    “是,”

    对于这点,素女没有什么好否认的,她虽然决定走神道之路,但对于自己的师门还是很有感情,也有以后回归的打算。

    “原来是灵法教之人,”

    景幼南点点头,难怪当初素女对于修炼之道讲述地深入浅出,原来是正宗玄门出身,底子深厚。

    除此之外,素女不愿意转世而是一心走神道之路,不光是她机缘巧合下得到古神灵的神印,而且也是她本身对神灵之道很有研究。

    毕竟,灵法教对于神灵之道的了解可谓是大千独步,无人能及。

    想到这,景幼南依然是面若含霜,目光像刀子样刮向顾云峰,斥责道,“既然是同门师兄们,你居然还行逼迫手段,简直是无耻之尤,真给我们玄门弟子丢脸!”

    景幼南不管不顾,先上来就是占据大义制高点,对顾云峰一顿冷嘲热讽,火力全开。

    “你,”

    顾云峰被喷的面红脖子粗,双目差点冒出火来。

    他可是金丹宗师,在灵法教中是很多真人看好的青年才俊,走到哪里都是焦点人物,哪里受到过这样的侮辱。

    要不是他顾忌身份,他真想冲上去,给眼前这个胡说八道的家伙一拳。

    文铢听不下去,他和顾云峰交情不浅,不然的话,他也不会和他一起来灵法教,清了清嗓子,道,“景道友话语何其刻薄也,顾道友和素女道友之间是同门之事,你一介外人插手,指指点点,未免不太恰当吧?”

    景幼南一听,当即转头,瞥了眼文铢,讥讽道,“这位是太宵七真宗的文铢文道友吧?大好的七尺男儿,却合起火来欺负一个弱质女子,现在还能脸不红心不跳地说出这样一段无耻的话语,玄门十派的真传弟子的脸,都让你丢尽了。”

    话语如刀,又快又狠,一下子把文铢骂的勃然变色,周身丹气呼啸,几乎忍不住要出手。

    景幼南状若未见,负手而立,一字一顿地道,“你们这些人,不寻思认真修炼,或诛魔除妖,竟然一门心思迫害玄门同道,做见不得人的勾当,真真是玄门弟子之耻。今天,你们要是不给素女道友一个满意的交代,谁也不要想离开。”

    文铢,顾云峰,张胜男,连同在场的几个灵法教弟子,听到景幼南这样劈头盖脸的臭骂,人人怒火盈胸,气的呼呼直喘。

    张胜男头顶上的飞剑来回盘膝,发出杀伐之音,看样子是真的想给景幼南来一下。

    其他的灵法教和全真教弟子也呈扇形展开,个个或拽出法宝,或运转玄功,对景幼南怒目而视。

    他们虽然也忌惮景幼南太一宗真传弟子的身份,但这样恶毒的咒骂下他们要是没点反应的话,一旦传了出去,就会立刻名声扫地。

    到时候,别说是自己受辱,就是家族都得蒙羞。

    素女却是看着身前不远处昂然而立,宛若高山玉峰般伟岸的少年,怔怔出神。

    当年还尚显稚嫩,需要自己执导的少年郎,现在已经成长为指点山河,霸道绝伦的金丹宗师,能反过来保护自己了。

    “时间过得真快。”

    素女喃喃一句,玉颜上不知是喜是悲。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