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615.第615章 夜浓光如昼 月下暗潮生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月夜。

    浓光如昼,云影生彩。

    景幼南乘坐沉香宝辇,天门上云光升起,足有半亩大小,清亮如水,丝丝缕缕的祥瑞之气垂下,化为璎珞珠帘,叮当有声。

    顾城和顾北两人站在阶下,或是手捧拂尘,或是手持玉如意,一动不动。

    最外围是神兵力士,往来游弋,毫光冲天,大放光明。

    “啊,”

    “不好,”

    “是金丹宗师,”

    “拦不住,快禀告给长老们,”

    沿路上的全真教弟子阻挡不住,节节败退,运气不好地甚至还受了伤,只能给宗内长老传书。

    “全真教,”

    景幼南想到在宗内听到的只言片语,索性并不通告身份,一路碾压过来。

    顾城和顾北两人对视一眼,都能看到对方目中明显的羡慕。

    这样一路碾压,肆无忌惮的自信,真真是让人向往。

    大丈夫,当如是!

    突然之间,景幼南睁开眼,眸子青意氤氲,开口道,“停下来。”

    沉香宝辇停下,顾北不解地问道,“景前辈?”

    景幼南没有说话,只是摆了摆手。

    下一刻,一道烟岚之气从天穹上垂下,氤氲铺地,香气馥馥,一个须发皆白的老者缓步走出,头扎双抓髻,身披万寿仙衣,腰悬松纹古剑,鹤发童颜,气质出尘。

    老者看了眼半点杂色皆无的云气,目光缩了缩,稽首行礼道,“老朽苟如海,不知对面是哪位道友?”

    景幼南从沉香宝辇上起身,还了一礼,道,“太一宗真传弟子景幼南,见过苟道友。”

    “太一宗,”

    苟如海心中一沉,这三个字从来都是沉甸甸的,有一种沛然不可测的力量。

    不过,苟如海到底是全真教的实权长老,养气深厚,面上不动声色道,“原来是太一宗的景道友,失敬,失敬。只是不知我全真教门下弟子有何事做的不妥当,让景道友连名号都不愿意报出?”

    同是玄门弟子,见面之时,一般都会报出名号,免得产生误会。

    苟如海相信,要是景幼南报出他太一宗真传弟子的身份,起码门下的弟子不会这样布下一道道的剑阵阻拦。

    景幼南笑了笑,没有言语。

    打出名号,固然会没人敢出手,同样,他也没法教训下这群全真教弟子。毕竟,以大欺小的名声,不好听。

    不报名号,就没有这样的顾忌,可以硬生生甩在场的全真教弟子们一个耳光。

    苟如海用手指摩挲腰间的松纹古剑,眼睑下垂,挡住眸中的惊疑之色。

    他是人老成精,当然能明白对方这个太一宗真传弟子不报名号杀上门来的恶意,可是他左思右想,却想不出什么时候他们得罪过这样一个人物。

    深吸一口气,苟如海放开剑柄,索性直接开口问道,“景道友上门,不知道所为何事?”

    虽然全真教远远比不上太一宗,但也也是中玄门中数得着的势力,玄门做事讲究个规矩,要是对方无理取闹,苟如海说不得就要顶一顶。

    反正只是一个真传弟子,他就不信,会引来太一宗蛮不讲理的干涉。

    景幼南正了正头上的道冠,肃容道,“云松坡上的素女是我好友,贵门竟然带人杀上山去,真是欺人太甚。”

    “这个,”

    苟如海一听,吃惊地瞪大眼睛,张了张嘴,却说不出话来。

    他只是听从门中诏令而来,并不明白其中的原委,自然也无法反驳。

    景幼南又踏上一步,气势更盛,居高临下地道,“素女庙有我的身份灵符相护,你们全真教居然敢明目张胆地攻打,真当我是泥捏得不成?”

    “这个,”

    苟如海脑袋顿时大了三圈,他终于明白对方为何杀气腾腾而来,要是对方所说属实,就是换做他,也不能忍。

    在大千世界之中,玄门弟子有时候也会接纳神灵为己用,就是赐下身份灵符,宣告周围,表示此神灵不是游魂野鬼,乃是有根脚的。

    说得简单一点,就是玄门弟子对这个神灵拥有所有权。

    现在全真教攻打素女庙,想要把素女活捉,就等于对景幼南所拥有之物进行强取豪夺,这个太一宗弟子不发飙才怪!

    “该死,灵法教之人怎么没有提起过云松坡上的素女还与太一宗有牵扯,”

    苟如海心里暗骂,念头转动。

    此次对云松坡上的素女动手,主要是灵法教的主意,苟如海知道灵法教对神灵向来是不放手,一直认为他们是见猎心喜,现在看到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太一宗弟子,再想到随灵法教而来的太宵七真宗弟子,一时头皮发麻。

    太一宗,太宵七真宗,灵法教,这三个势力可都不是善茬,要是真卷入这样的漩涡里,可是大麻烦。

    想到这,苟如海勉强挤出一丝笑容,道,“看来,其中有误会啊。景道友不要急,我这就给张师侄发金剑传书,让她过来一趟。张师侄是此次行动的主事人,应该清楚事情的原委。”

    “不用了,”

    景幼南冷着脸,大手一挥,道,“不必等她过来,我自己过去就行。”

    说完,他上了沉香宝辇,用玉如意轻轻一叩,宝辇脚下升起紫莲花,杳然而去。

    “怎么会这样?”

    苟如海面色变幻了几次,还是没有动手阻拦。

    一来,太一宗真传弟子的名头摆着,要是真能占理,苟如海也不在乎,但要是不占理,他可没兴趣去招惹。

    毕竟太一宗大千世界第一势力的名头不是摆设,他们不欺负人就是好事,要是被欺负了,肯定会让人付出代价。

    二来,他这次来是受门中诏令,抓捕神灵一事并不涉及到他本身的利益,不关乎自己的利益,何必强出头,为自己树一个大敌?

    三来,反正后面有太宵七真宗和灵法教顶着,正好可以让全真教全身而退,省的祸及池鱼。

    “嘿,灵法教的人明显是冲着云松坡上的素女来的,这次真热闹了。”

    想了想,苟如海提笔写了封信,取出腰间的金剑,用金剑传书送到门中。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