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613.第613章 初闻素女信 竹叶裁人衣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时值中夜,风光动影,竹叶裁衣。

    远远看去,长天一色,瑶光交彩,绿紫相华,冰莹玉静。

    景幼南稳稳当当地坐在沉香宝辇上,闭目养神,周身清气环绕,如莲花,似曼陀,香气馥馥。

    顾城和顾北两兄弟安安静静地侍立在宝座下,目光炯炯。

    最外面是神兵力士,乘玄鹤,坐云车,驾飞舟,往来游弋,宝光溢出,声势浩大。

    突然之间,一层水纹般的光晕荡开,层层叠叠,柔和的力量迸发,挡住一行人。

    下一刻,一架双头尖尖的飞舟落下,一个头扎双抓髻,身披云纹仙衣,背负长剑的青年人立在舟头,朗声道,“全真教清剿邪神妖魔,请诸位道友绕行。”

    “全真教?邪神妖魔?”

    景幼南抬起头,眸子青意氤氲,用玉如意敲了敲宝座扶手,吩咐道,“顾北,你过去问问,到底是什么事情?”

    “是,”

    顾北答应一声,一展大袖,脚下升起一朵白云,托着他的身子来到队伍最前面。

    “咦,叶岭南,原来是你。”

    顾北打眼一看,就认出对面的双抓髻青年,讶然出声。

    叶岭南上下打量了两眼,冷声道,“嘿嘿,我还以为是谁,越来是顾北,这么多天了,还卡在筑基境界,真是丢人。”

    由于几年前全真教和妙严宫爆发的大规模冲突,虽然宗内真人以上的大佬没有出手,但低阶弟子可按捺不住,明里暗里没少交手。

    正因为如此,几年的争斗让两个宗门的弟子相互看不顺眼,叶岭南对顾北有好语气才怪。

    “叶岭南,”

    顾北牙一咬,就要破口大骂,不过想起景幼南的交代,又硬生生把怒气压下去,沉声道,“到底是什么事情要进行封锁?我们有要事在身,急着赶路。”

    “哈哈,一段时间没见,顾北你小子倒是心性大进,修成缩头乌龟的神通,真是佩服。”

    叶岭南继续冷嘲热讽几句后,双手当胸环抱,道,“要是别的宗的弟子,我们全真教念在同是玄门之上可以通融通融,至于你们妙严宫,门都没有。”

    “你,”

    顾北气的眉毛都像小刀子似的竖了起来,恨不得飞出去,把眼前这个可恶的家伙斩成七八截。

    “怎么,想打一架?”

    叶岭南斜眼俯视,说不出的讥讽道,“以前你就不是我的对手,现在更不行。”

    “以后我们总要算一笔总账。”

    顾北扔下一句狠话,驾驭遁光回到沉香宝辇下,向景幼南禀告事情的原委。

    景幼南用手摩挲着玉如意上的花纹,眸子深深,开口道,“全真教是这样说的?”

    “是,景前辈,”

    顾北在心里把叶岭南祖宗十八代都骂了一遍,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道,“我们妙严宫和全真教交恶,他是不会放我们过去的。”

    “全真教,”

    景幼南目光缩了缩,沉声道,“让全真教这样大动干戈,连封锁的手段都用了出来,看来不是一件小事。”

    顾城向上行了一礼,恭声道,“景前辈,或许我能猜到全真教所为何事。”

    “哦,”

    景幼南坐直身子,开口道,“顾城,说说看。”

    “是,景前辈,”

    顾城清了清嗓子,朗声道,“刚刚我们过来的时候,听到叶岭南的话,他讲全真教在清剿邪神妖魔,据我所知,此地妖魔是没有,但神灵却有一位。”

    “不错,不错,”

    顾北恍然大悟,用手拍了拍脑袋,接口道,“我还听说过,曾经有全真教的几个弟子与此地的神灵起过冲突,还吃了小亏,以全真教睚眦必报的性子,很可能会采取报复行动。”

    “不止如此,”

    顾城眸子清亮,熠熠生辉道,“前段时间,全真教可是来了几个灵法教的贵客,众所周知,灵法教对于神灵最感兴趣。”

    “是了,是了,”

    顾北双目放光,拍手道,“全真教和灵法教可是向来关系亲厚,灵法教贵客们的请求,全真教是不会拒绝的。十有八、九,全真教此次行动就是为了捕获此地的神灵,一来可以给门下弟子出口气,二来还用神灵交好了灵法教,一举两得。”

    景幼南高居宝座上,修长的手指叩着玉如意,发出清亮的玉声,开口问道,“你们两人可知道此地神灵的名号?”

    顾北皱了皱眉头,细想了一会道,“此地神灵很是神秘,真身通常不出,只有几具化身在外面行走,发展信徒,收集信仰。她的名号我也不清楚,只觉得信徒们称呼她素女娘娘。”

    “是的,素女娘娘,”

    顾城点头附和道,“我曾经遥遥见过她一具化身,周身火焰升腾,吟唱之声不绝于耳,不像普通的册封神灵。”

    “素女娘娘,”

    景幼南喃喃一声,不由得想起曾经在古寺中初次见面之时,那个额前垂下三尺青丝,双眸清亮,身披素色云岚道袍,给自己细声细气地讲解玄门之事的女子。

    “往事如烟,变化真快,”

    景幼南掩去眸中的异色,云袖一挥,吩咐道,“顾北,顾城,继续前行,今天就要赶到云松坡。”

    “这个,”

    顾北犹豫一下,还是开口问道,“景前辈,前面的全真教的人真的不好说话啊。”

    要是换做别的宗门,以妙严宫在本地的威名,或许还可以通融一二,但碰到全真教,只能够自找苦吃。

    两个宗门这几年来争斗无算,势成水火,要是有机会能落妙严宫的面子,全真教的人一定乐意做的很。

    景幼南怀抱玉如意,往下一看,神目如电,一字一顿地道,“我倒要看看,他们全真教谁敢阻我去路。”

    “是,是,”

    顾北连连答应,暗骂自己愚蠢。

    他们两兄弟实力不够,在门中地位低,遇到人多势众不讲理的全真教弟子们,只能退避三舍,灰溜溜而走,但身边的大神可不一样。

    金丹宗师,太一宗真传弟子,哪一个拿出来,都得让敢于挡路的全真教弟子掂量掂量。

    在这一带,全真教仗着他们门下弟子多,剑修厉害,向来横行强势,但真要比起太一宗来,那真的是差得远,不是一个等级的。

    想到这,顾北一蹦多高,撒欢地往前跑,道,“我去看看叶岭南这次还敢不敢嚣张。”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