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612.第612章 梧桐影未斜 新燕入别家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苍梧山。

    高天净色,桐影未斜,翠盖飞圆,明镜轻花。

    正是清风徐来,池翻荷叶,动竹吹衣,香气馥馥,沁人心腑。

    景幼南手捧佛经,随意翻开,就见金玉为纸,蝇头大小的文字圆润活泼,字字浮空,大放光明,有一种莲香佛性,让人心魔不生。

    “只是一本平常经书,日夜诵读之下,佛性自生,真是厉害。”

    景幼南把经书收到袖囊中,赞叹一声。

    只是日夜诵读,就能让经书沾染佛理,蜕变成一件不逊色于佛宝的存在,这样的故事,只是以往在典籍中见过,没想到能亲身经历,真不可思议。

    “古刹有高僧啊,”

    景幼南停留片刻,大袖一拂,转身离开,这种境界的高人,尚不是他能接触到的。

    一行人浩浩荡荡,离开金山寺,很快来到原绿柳山庄旧址。

    景幼南从宝辇上站起,神色平静。

    记得以前山庄外遍地草芽染上新绿,河堤上成排柳枝低垂,再远处一岭桃花大如海碗,朵朵妖娆,还有半溪烟水绕岭而过,好似碧玉罗带。

    新雨过后,百花争艳,一只只春燕衔泥当空飞过,山色空灵,如置身于王维画中,不知归路。

    而现在,所有的景色俱不存在,只剩下一个触目惊心的黑洞,好似天坑一样,阴森幽深的气机上涌如泉,汩汩往外冒着阴、水。

    “这是什么地方?”

    顾城和顾北头皮发麻,以两人的境界修为,都感应到肌肤如被针刺,很是难受。

    “成了这个样子,”

    景幼南目光闪动,想起山庄老宅下诡异的地下石室,黑花,玉棺,美人。

    他有一种直觉,现在的情况可能会与她有关。

    想了想,景幼南取出东华慈光星辰尺,青莲盛开,驱散周围令人不舒服的气机。

    嗡,

    玉尺轻轻一抖,玄音自生,尺尾上龙纹凤篆层层亮起,如日月,似星辰,源源不断地吸收周围的阴、水,滋养本身。

    过了好一会,玉尺自发地收敛起自身的气势,光华内敛,缩到景幼南袖中,温养起来。

    “想不到还有如此收获。”

    景幼南摩挲玉尺,感应到尺上传来的温润的气机,笑了笑。

    这次绿柳山庄,算是没有白来。

    来回踱了几步,景幼南开口问道,“你们两人可否听说过此地?”

    顾北摇了摇头,表示没有印象。

    顾城则想起以前听到的只言片语,答道,“这个地方好像叫做阴风洞,****阴风肆虐,寒气逼人,常会有魔头滋生,方圆上千里人迹绝无。几年前全真教征集弟子进行过一次行动,后来不知为何,不了了之。”

    “对了,还有人说,就是我们刚刚过去的金山寺,里面有高僧镇压邪气,才不至于让阴风洞扩散,不然的话,会是个不小的灾祸。”

    “阴风洞,”

    景幼南剑眉轩起,然后舒展开,道,“真是个好名字。”

    就在这个时候,凄厉的鬼叫声响起,一只瘦骨嶙峋的大手凭空出现,白骨如玉,指节饱满。

    “呜,”

    大手往下一翻,森然刺骨的阴气聚拢过来,好似花骨朵。

    “真有不怕死的鬼,”

    景幼南不躲不闪,右手伸出,白皙如玉,指尖雷霆之气乍现,玄音响彻。

    轰隆,

    两只手掌刚一接触,白骨大手如中雷击,寸寸断裂,升起黑烟。

    “留下吧,”

    景幼南手指一点,雷音如狱,剩下的半截大手根本没有机会退走,直接化为齑粉。

    “哼,算你跑得快,”

    景幼南额头裂开一道竖纹,隐约看到一个惨白的影子一闪而逝,逃得无影无踪。

    “果然是有魔头滋生,”

    景幼南用手扶了扶头上的道冠,目光闪烁,他总觉得有一层迷雾挡在眼前,却总看不清楚。

    “诡异的魔女,深不见底的阴风洞,源源不断的魔头,突然出现的金山寺”

    景幼南喃喃自语,好像有一条线连在一起,但又没有头绪。

    “以后要留心一下,”

    景幼南有了决断,大袖一展,开口道,“顾北,顾城,走吧。”

    “是,”

    两人答应一声,顾北出列,朗声道,“起行了。”

    “起行,”

    环卫周围的神兵力士同时欢呼,骑上玄鹤,架起云车,驱使法舟,祥云叠嶂,光芒百尺,往下一个地方去了。

    下一刻,极天之上传来金钟渔鼓之声,瑞气阵阵,异香扑鼻,一辆飞辇破空而来,金童捧笔,玉女研磨,锦绣文章,大放光明。

    一名绯衣少女玉足一点,从飞辇上下来,环佩叮当,幽香阵阵。

    细细看去,她双十年华,发髻高挽,横插翡翠钗,柳眉如远岫,樱唇小檀口,俨然是古装仕女,精致到骨子里。

    绯衣少女抬头看了看景幼南离开的方向,美眸中闪过一丝疑惑,低声呢喃道,“难道是我眼花了?”

    与绯衣少女同行的崔膺眉头心里一动,展颜问道,“师妹,怎么了?”

    “没什么,”

    绯衣少女捋了捋额头上的细发,声音婉转动听,答道,“刚才离开的那人跟我以前一个故人有几分相似。”

    “哦?”

    崔膺剑眉一挑,笑道,“师妹你怎么没打个招呼,说不定真是故人呢。”

    “不会,”

    绯衣少女摇摇头,叹口气道,“他应该是不在了。”

    崔膺眼睛很尖,注意到绯衣少女玉颜上一闪而逝的黯然,心里一紧,目光略显阴沉。

    绯衣少女不仅生的国色天香,而且天资惊人,短短时间内就凝丹成功,众人瞩目,在宗内倾慕者无数。

    俗话说,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崔膺也不例外,自从在门中比试见过一面后,他就一见倾心,疯狂迷恋。

    为了这件事,他明里暗里不知道跟多少竞争者碰撞过。

    付出这么多,好不容易有了一点点的进展,崔膺绝不容许任何人干预他的大计。

    “好像刚才过去的是附近的妙严宫的人,回去后一定要让人查一查。”

    崔膺心里念头转动,面上却是不动声色,温和一笑,风度翩翩,道,“记得师妹你入宗之前就是在这里度过的?”

    “是啊,”

    绯衣少女抿起嘴唇,缓声道,“一晃就几年过去了,时间过得真快。”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