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608.第608章 日暖花木秀 静听暗潮声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开元观,神运殿。

    巨室层楼,回轩广厦。

    青湖虹桥,香径雨亭,松竹森疏,花木秀茂。

    一道红线从极天上垂下,轻轻一跃,刘蝉细步走出,环佩叮当,幽香细细。

    看了眼深深的宫殿,刘蝉吸气凝神,垂手而立。

    不多时,一个头扎朝天髻的小丫头蹦蹦跳跳出来,用清清脆脆的声音道,“刘师姐,云真人在里面呢。”

    “嗯,多谢小丫头了。”

    刘蝉捏了捏小丫头肉嘟嘟的小脸,随手塞给她一瓶丹药,然后重新整理了下衣裙,吐出一口浊气,迈步入内。

    殿中金玉琉璃,大放光明。

    云闲真人居中而坐,云冠霞衣,左手持手炉,烟气升起三尺,凝而不散,足下方头履,履下莲花,花后莲叶,上有玄龟之形。

    见到刘蝉进来,云闲真人睁开眼,天门上冲出一缕气机,向上一托,化为云叶天花,一十二处,大如伞盖,火焰回顾。

    不敢多看,刘蝉恭恭敬敬行礼道,“见过真人。”

    “嗯,”

    云闲真人只是轻轻点点头,径直问道,“刘蝉,我问你,当年月娥是不是真的丧命在景幼南之手?”

    “这个,”

    刘蝉细细的烟眉皱起,好一会才开口答道,“真人,我们当时没有见到具体的过程,不过景幼南的嫌疑最大。”

    “嫌疑最大,”

    云闲真人放下手中冷炉,狭长的眸子闪动光华,一字一顿地道,“当年为了这件事,使得我们妙严宫和全真教大动干戈,到现在仇恨难解,景幼南必须得给我们妙严宫一个交待!”

    刘蝉低眉顺眼,没有说话。

    好一会,云闲真人又开口道,“好了,你先下去吧,我去天星殿一趟。”

    说完,云闲真人直接吩咐身边的童子道,“青松,翠竹,摆法驾,起行天星殿。”

    “是,”

    两个看上去挺机灵的童子点头答应,准备仪仗。

    两刻钟后,刘蝉目送云闲真人法驾远去,才直起腰,美目闪了闪,纵起一道遁光,杳然而去。

    洞府中。

    冷泉玉池,桂花不落,鹤唳猿啼,香气馥馥。

    齐海青依然是一身紫衣,眉目如画,精致到极点,她正慢条斯理地抿着灵茶,见到刘蝉回来,放下茶盏,开口道,“师妹,你有什么要紧事要找我?”

    “很要紧的事,”

    刘蝉说了一句,左看右看,还是不放心,从腰间取出洞府的控制令牌,用力一摇,禁制大开,层层叠叠的法阵发动力量。

    “什么事请搞的这么神神秘秘的?”

    齐海青瞪了刘蝉一眼,她可是知道,自己这个师妹别看修炼天赋惊人,但有时候古灵精怪起来,很让人头疼。

    刘蝉又检查了一遍,确信没有人能偷听,然后才小心翼翼地道,“师姐,我今天见到景幼南了。”

    “景幼南,”

    齐海青先是一愣,随即美目瞪大,道,“他怎么来我们妙严宫了?”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来我们妙严宫,”

    刘蝉声音不大,却正好能让齐海青听到,开口道,“刚才我去了一趟神运殿。”

    “神运殿,”

    齐海青一听,登时站起身来,好像不认识似地打量了一遍眼前笑靥如花的师妹,稳了稳心神道,“云闲真人去找云家家主了吧?”

    “师姐真聪明。”

    刘蝉嘻嘻一笑,云家家主是宗内的元婴三重大修士,德高望重,就是掌门也得给三分薄面。

    齐海青坐回座位,俏脸清冷,道,“师妹,上次在小玄界咱们不是说过,事情过去就算了,你这样做,会引起滔天大浪的。”

    “就是要引起滔天大浪。”

    刘蝉在齐海青对面坐下,美眸中光泽闪烁,道,“师姐,你也知道,最近几年云家的势力在宗内越来越大,云家弟子也越来越嚣张,他们不仅占据门中高位,还不断抢占其他弟子的修炼资源。要不是他们这么霸道,师尊也不会止步元婴二重,张恒师兄,轻音师姐也不会迟迟无法突破。”

    说到这,刘蝉神色渐渐激动起来,声音大了少许,道,“现在宗内就是怨声载道,要是再这样下去,咱们妙严宫别说是图谋上玄门之位,就是在中玄门中也会被灵法教,金阙真府,碧水宗等拉开距离。”

    齐海青登时沉默下来,宗内近几年的状况她也心知肚明,云家之人行事霸道嚣张,已经引起公愤。

    只是云家不仅家主是元婴三重大修士,居大长老之位,元婴以上的真人也有十几个,强势威慑下,不少人敢怒不敢言。

    大约两刻钟后,齐海青叹口气道,“师妹,云月娥以前是云闲真人最疼爱的小孙女,他得到消息后肯定不会善罢甘休,这一下子可真是惊涛骇浪,要把我们妙严宫都卷进去。”

    “哼,”

    刘蝉从鼻子里哼了声道,“师姐,云家的性子你又不是不知道,睚眦必报,当年为了云月娥的事,不惜与全真教开战,导致我们妙严宫元气大损。”

    站起身来回踱步两圈,刘蝉道,“云家肯定要找景幼南的麻烦,不过,景幼南也不是善茬,他有手段,有背景,双方冲突起来,肯定要两败俱伤。到时候,宗内其他势力肯定可以趁势而起,打破云家一家独大的局面。”

    齐海青又叹口气,道,“师妹,你这可是兵行险着啊,这借刀杀人,借的刀子可是够锋利,一个弄不好,会对咱们妙严宫带来毁灭性的打击。”

    太一宗三个字,只要一提起来,就是沉甸甸的,压得人喘不上气来。

    刘蝉沉默好一会,才抬起头,目光镇定道,“师姐,就是以后再困难的局面,我认为也比现在一潭死水强,不破不立。”

    “不破不立,”

    齐海青突然展颜一笑,道,“师妹,你的气魄倒是真大。既然事情发生了,说什么也晚了,走吧,咱们去师尊那里走一趟。”

    “去师尊老人家那里干嘛?”

    刘蝉疑惑不解,开口道。

    “你这个死丫头,”

    齐海青虚点了点她,开口道,“你以为这么大的一盘棋是你够资格能下的?是时候让师尊出动了。”

    很快,事情发酵,一石激起千层浪,看似平静的妙严宫诡谲多变,不可测度。

    景幼南尚不知道当年的旧事成为妙严宫积蓄矛盾的导火线,将要被引爆,他此时正扶栏远望,喃喃道,“仓玉地界,苍梧山,素女。”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