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603.第603章 对月卧祥云 虎啸雷音剑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中夜。

    白石青松,对月卧云,竹柏森疏,花木秀茂。

    遥遥看去,小径连延,芳草遍地,紫气氤氲,祥光四照。

    闾丘子头戴金冠,身披血衣,面色苍白,唯有一双眸子弥漫魔光,显现出万象修罗,地狱苦海的场景,不似人类。

    他背负双手,身后魔气滚滚,居高临下地俯视对面三个战战兢兢的少男少女,冷声道,“遇到我,算你们倒霉。”

    三人之中,身材娇小玲珑的少女叶千霜站出来,即使娇躯瑟瑟发抖,依然鼓足勇气道,“阁下是魔宗前辈,这样做难道不嫌以大欺小?”

    “以大欺小?”

    闾丘子看了眼这个长相甜美的少女,忍不住大笑起来,道,“我魔宗行事,顺心而为,可不是玄门的老古板,小丫头,你太天真了点。”

    “你,”

    叶千霜小脸涨得通红,她是第一次跟魔宗之人打交道,对魔宗的行事很不理解。

    “看到你又傻又天真,今天我就格外开恩,让你们死地痛快点吧。”

    闾丘子没了耐心,大笑几声,五指虚抓,滔天魔气从指间冒出,左右一转,化为狰狞的毒蟒,蛇信吞吐,嘶嘶有声。

    “完了。”

    叶千霜三人面色煞白,他们只是刚刚凝结玄种,怎么能挡得住金丹宗师的威压。

    就在三人要丧命在闾丘子魔爪之下时,一点金芒从远处飞来,然后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生长,化为一道半丈长的剑气,轻轻一折,当空斩下。

    咔嚓,

    宛若实质般的轻鸣,魔气散开。

    “咦,”

    闾丘子目光一转,就见到一缕丹气自极天上垂下,丝丝缕缕的烟霞铺开,一个鹤发童颜的老者缓步走出,怀抱飞剑,寿眉如帘。

    “师尊。”

    “师叔。”

    三人一见老者出现,登时喜上眉梢。

    “你们都到我后面来。”

    寿眉老者大袖一展,把三人挡在身后,手中的飞剑发出轻鸣,一脸凝重地看向闾丘子,开口道,“道友身为魔宗弟子,居然敢深入我们玄门腹地,真是好大的胆子。”

    闾丘子阴测测一笑,咬牙道,“一个老不死的,也这么多废话,真真是找死。”

    “贼子当诛,”

    老者吐气如雷,手中长剑一抖,带起连串的音爆,虚空涟漪激荡,眨眼就到了眼前。

    闾丘子只觉得耳边如炸雷轰响,下一刻,璀璨到极点的剑芒爆发,如烟花,似晚霞,铺天盖地,无穷无尽。

    “师叔施展的是宗门的虎啸雷音剑诀。”

    叶千霜美目亮起,她也修炼过这一剑诀,可是到现在只修炼出虎啸,威能差的远。

    “呼啸雷音剑诀,一剑起雷音,震慑万物,用来对付魔宗的贼子最有效。”

    其他两个少年小声交流,他们都对自己的师尊有很强的信心。

    闾丘子身子一震,上品金丹的威势彻底散发出来,滚滚的魔气冲霄,结成碗口大小的玄黑莲花,垂风吸露,篆文流转。

    魔气一起,剑光就好像遇到一面无线的气墙,被挡在外面,不得门而入。

    “什么虎啸雷音,我看是烟花差不多,”

    闾丘子龙行虎步,目中的血色弥漫,身后隐隐浮现出一尊头生双角的魔尊,身形变幻,难以捉摸。

    “无相天魔斩,”

    闾丘子踏前一步,头生双角的魔尊仿佛活过来一样,一把细窄的黑剑出现在掌中,一剑斩下。

    剑光未到,天穹层层崩塌,简直是日月隐形,群魔乱舞。

    “是幻象,”

    玄门老者明知道眼前是幻象,却无法摆脱,忍不住长啸道,“是天魔宗的魔头,我不是对手,你们三人赶紧走。”

    “师尊,”

    “师叔,”

    三人少出门派,在他们眼中,老者已经如山岳般伟大,从来是从容不迫,根本没有想到过这样的局面。

    这一犹豫,可坏了大事。

    闾丘子是何等的人物,自杀伐中一路晋升,斗法经验丰富,他趁着三人发愣,张口吐出一道黑烟,化为鳞蛇,困住三人。

    “哈哈,你们四人一个都跑不掉,正好让我吸干精血,来滋养魔头。”

    闾丘子仰天大笑,苍白的脸色说不出的狰狞可怕。

    “该死,”

    玄门老者见到这样的情况,眼睛刷的一下子就红了,要知道两个少年不仅是他的弟子,还是亲侄子身份,要是都丧命在此,以后就是到了九泉之下也没法见他们早早逝去的父母。

    “江山染血,碧海丹心,”

    咬牙吐出一口精血,玄门老者以手中长剑作为如椽大笔,以未干的血迹当墨,以如洗的青穹作纸,挥毫如蛇舞,大气磅礴,一股视死如归的气势油然而生,惨烈激荡。

    国破家亡,大敌压境,我虽然不是对手,但只要一气尚存,就算拼干最后一滴血,也要把天捅一个窟窿,还朗朗乾坤。

    玄门老者是真拼了命,丹田内的金丹都不停地跳动,隐隐看到有丝丝细纹,发出咔咔的声音。

    “想跟我拼命?”

    闾丘子嘴角露出讥讽的笑容,大袖一展,纵起魔光,满场游走,声音若即若离,似远似近,根本让人判断不出方向,道,“老不死的,你想得倒是美。”

    “完了,”

    玄门老者一脸灰白,他知道,对方出自于魔道六宗之一的天魔宗,最是狡诈多变,自己的拼命招数用老,已经是没了办法。

    “这个该死的家伙,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玄门老者只能暗暗咒骂,自己一伙人的运气真是衰死了,竟然在家门口遇到这样的煞星。

    闾丘子好似明白玄门老者所想,桀桀一笑道,“老不死的,你要是想怪的话,就怪那个该死的水火阴阳大洞天吧,我也没有想到我会被传到这里来。”

    “水火阴阳大洞天,”

    玄门老者一脑子雾水,听不明白。

    “做个糊涂鬼吧。”

    闾丘子不再废话,运转魔功,身后的魔像凭空又长出一丈,足足有三丈高,头上的双角黑气缠绕,阴森恐怖。

    眼见玄门四人就要被闾丘子硬生生炼化,一点火星突然间落到场中,只是眨眼之间就化为朵朵火焰莲花,熊熊燃烧,登时就让魔气一滞。

    下一刻,一个清朗的声音传来,如金玉般交鸣,一字一顿地道,“闾丘子,真是冤家路窄。”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