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599.第599章 春种一粒粟 来日待花开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殿前神光洞玄,烧香盈空。

    金书紫字,玉文丹章,云精霞结,飞彩流辉。

    景幼南睁开眼,眉心的一道浅浅的竖痕悄然无声地消失,隐隐看到原本密密麻麻的篆文,五光十色。

    大袖一展,站起身来,景幼南看向峣东来,目光似笑非笑,开口道,“峣道友怎么还不离开?时间不多了啊,再留在这里恐怕要耽误道友去寻宝了。”

    “这个,”

    峣东来张了张口,没有说话。

    现在连傻子都看出景幼南有了破阵之法,宁中轩不忘给峣东来一刀,讥讽道,“峣道友还是离开吧,时间真的是不多了。”

    这个时候,就连峣东来的盟友刘仁娜都目光躲闪,不愿意出头。

    无他,这个打脸实在是来的太快,太让人措手不及了。

    姜卿筠,姜蝉儿,林如月,罗阳铭则是把目光投过去,看峣东来如何应对。

    “最好是能恼羞成怒,拂袖而去。”

    姜蝉儿在心里阴暗暗地祈祷,打仗的时候是人越多越好,分宝物的时候则是人越少越好。

    不过,众人还是小看了峣东来的脸皮厚度,这个明道书院出身的大宗弟子面色变幻了数次后,作出一副凛然正气地样子,道,“景道友说哪里话,做事不能半途而废,既然当初是我牵的线,我就得留下来,为破阵出一份力。”

    顿了顿,峣东来笑道,“我不能不管不顾啊,那样的话,我不是成了坑道友的人了啊。”

    “够无耻。”

    宁中轩比了个口型,这样的话,换做是他,恐怕真没法说的这么坦然。

    “不要脸皮。”

    姜蝉儿心里咒骂,这一下子,她到手的宝物又要缩水了。

    景幼南扶了扶头上的道冠,皮笑肉不笑地道,“峣道友真不愧是明道书院出身,明大道理,真令我辈佩服。”

    峣东来被这一句刺得嘴角抽了抽,言不由心地道,“过奖了。”

    “好了,”

    景幼南知道经此一事峣东来对自己没了威胁,拍了拍手道,“玉音殿上的大阵确实是百仙证道歌,下面,我说一下破阵的步骤。”

    景幼南负手而立,金容玉姿,用不紧不慢地语气,开始布置破阵的计划。

    破阵,最为重要的是寻找阵眼。

    尤其是从外部破阵,要比被困在大阵里面简单道多,也容易地多。

    看着景幼南侃侃而谈,把大阵的玄妙逐条讲述,姜蝉儿细眉挑了挑,俏脸上满是惊讶。

    这个景幼南到底是什么材料做成的?

    以他的年纪能晋升到金丹境界已经是少之又少,怎么还会有时间去钻研禁制法阵?

    像姜蝉儿自己一心向道,为了突破境界,别说是阵法禁制,丹药炼器等等不去涉猎,就连选择修炼的道术也是慎之又慎,生怕占用过多的时间。

    就是这样,姜蝉儿还被困在成灵三重天,没有凝丹成功。

    这么一对比,在姜蝉儿眼里,景幼南突然莫测高深起来。

    不光是姜蝉儿,在场的其他人也被景幼南露出的这一手震住,心里久久不能平静。

    上天真的不公平,总是偏爱某些人。

    峣东来又是气又是急又是嫉妒,拳头攥的咯咯响。

    景幼南居高临下,把众人的神情尽收眼底,得意一笑。

    破阵之事,说来简单。

    首先,他修炼过《玄应开化三法四真宝箓》中记载的三法四真太微法眼,能看破虚妄,直指本源,见证原始符文。

    借助这一道术,他能隐隐察觉到大阵的玄妙。

    其次,也是最为重要的一点,作为十大阵图五岳真形图的器灵,悟空认得这一个大阵。

    实际上,悟空不仅认得百仙证道歌,而且精通其玄妙,要是有足够的时间和材料,甚至可以摆出这一个大阵。

    景幼南现在向众人讲述的大阵玄妙,就是悟空在说,他重复而已。

    这样的做的原因很简单,就是要给在场的众人心中留下一个深刻地难以磨灭的印象,让他们一辈子不能忘。

    要知道,在场的人都是门中的精英,天资高,悟性强,背景深,将来如果不夭折,肯定会走到门中高位。

    对他们有了心理优势,将来会起很大的作用。

    春种一粒粟,秋收万颗子,就是这个道理。

    装模作样地把大阵玄妙重复完,景幼南背着手,神色严肃,开口道,“诸位道友,可否听明白了?”

    “明白。”

    “知道。”

    “好。”

    “嗯。”

    在场的几人答应一声,蓄势待发。

    “好,咱们准备破阵。”

    景幼南大手一挥,很有气势地道,“开始吧。”

    话音一落,道器五岳真形图飞出,轻轻一抖,重重叠叠的山岳浮现,只是一闪,就落入到阵眼之上。

    轰隆,

    大阵瞬间被激发,一圈又一圈的光晕荡起,光明照彻,映照十方。

    一位位仙人的虚影从大阵中走出,或是头戴建玉宝冠,腰悬流金火铃,绿气盘旋,或是头梳堕云发髻,身披七色夜光云锦之裙,长发及腰,或是鹤发童颜,或是小若赤子,百人百貌,各有不同。

    仙人现身,手中或是拂尘,或是如意,或是金灯,或是渔鼓,各自绽放光芒,凝成一道道的玉线,看似美丽,实则蕴含杀机。

    景幼南坐镇中央阵眼,指挥众人各自认准方位,开始破阵。

    刚开始之时,众人还稍有怀疑,不过见到每次景幼南都料事如神,好像洞悉大阵变化后,终于口服心服,严格按照景幼南的安排来执行。

    景幼南看得心怀大畅,他知道,自己的心机没有白费,这次行动下来,姜家姐妹,洞玄派两人,还有宁中轩,刘仁娜都会对自己有一个全新的认识和定位。

    这样的烙印或许平时不起眼,但关键时刻,就会发挥出常人难以想象的力量影响。

    当然,对于将自己恨之入骨根本无法争取的峣东来,景幼南是不吝啬打压的。

    在指挥破阵之时,景幼南故意找了几个茬子,把峣东来的错误无限放大,狠狠批评了一顿。

    峣东来是敢怒不敢言,没有话语权,就是如此狼狈。

    不知道过了多久,就听轰隆一声,大阵破开。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