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597.第597章 秋寒剑光起 丹墀映霜花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青穹之上,光华氤氲,照在丹墀下,洒在花丛中,跳动在碧水里。

    景幼南御气乘风,大袖飘飘,雄浑到难以想象的丹气自天门中涌出,蒸腾如霞,映红半边天。

    “斩。”

    景幼南舌绽春雷,左手托起枯皮葫芦,放出密密麻麻的剑光横扫全场,右手握玉尺,见到躲闪不及的就是劈头盖脸的攻击。

    一个剑气葫芦,一个东华慈光星辰尺,再加上道器五岳真形图,配合景幼南金丹一品几乎无穷无尽的丹煞之力,竟然硬生生让他杀入高台,一人独战魔宗妖族众人。

    “该死。”

    “可恨。”

    “五尺。”

    魔宗妖族诸人在小小的空间内辗转腾挪,破口大骂,狼狈不堪。

    另一边高台上,繁花如星,幽香弥漫。

    姜蝉儿美目瞪大,结结巴巴地道,“这,这,这,”

    “好彪悍。”

    洞玄派的林文月倒吸一口冷气,这样的局面,她平时想都不敢想。

    “太猛了。”

    就连一向站在峣东来的刘仁娜都不同地脱口赞叹,一人一剑杀入敌群,不管立场如何,同是玄门同道,她也不能不说一声佩服。

    只要峣东来面色铁青,牙齿咬得咯咯响。

    景幼南这一举动实在太过震撼人心,一下子就夺过了众人的目光,饶是他手段无双,恐怕也争不得这次的行动主导权。

    “哈哈,痛快,真是痛快,”

    罗阳铭振袂而起,红光满面,兴奋地道,“丹成龙虎啸,仗剑诛妖魔,景道友真是我辈之领军人物。”

    说完,罗阳铭断喝一声,起了一缕丹气,身子凌空,如离弦之箭,射到对面高台上。

    “千星图,”

    罗阳铭五指伸开,当空一划,丝丝缕缕的星光在他指尖氤氲流动,只是三五个呼吸后,就化为一副浩瀚的星图,光芒百丈。

    “星辰囚笼,”

    真言落下,星图上的一颗颗的星辰逐渐亮起,足有上千颗,一道道笔直的玉线垂下,方方正正,宛若牢笼。

    与世俗关押犯人的精铁牢笼不一样,出现在高台上的囚笼星光流转,自然结成细密的篆文,时时刻刻吸收周围的星辰精华,加固自身。

    “一出手就是要拼命,真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上清剑派的呢。”

    林文月哭笑不得,洞玄派讲究顺天应人,运筹帷幄,不得不说,喜欢斗法的罗阳铭确实有点另类。

    “斗转星移。”

    林文月春葱般的手指如鲜花般绽放,青穹上繁星光芒大作,一股浩瀚的力量加持在星图上,让囚笼更为牢固。

    “飞仙渡人,寒钓江雪,”

    悟真派的宁中轩张身而起,不知何时掌中多了把细细的窄剑,轻轻一挥,天地间骤然降下晶莹的雪花,六角生芒,洋洋洒洒。

    “哈哈,好。”

    景幼南见到众人来援,哈哈大笑,身上的气势再次攀升,丹气呼啸龙虎,四周的水行元气和火行元气滚滚而来,笼盖整个高台。

    在洞天之中,他所到之处,即是道场,水火驱使如意,气势霸道绝伦。

    在场的魔道妖族中不乏真正出类拔萃之辈,尤其是像始魔宗的侯道华更是惊采绝艳,本身的魔功法宝都是一等一的厉害,但奈何洞天之中的水火灵机对他们压制厉害,施展起来,束手手脚。

    “可恨。”

    侯道华被逼的步步后退,手中的玄器威能发挥不出一半,气的要吐血。

    “杀,”

    景幼南抓到一个被洞玄派两人困住的魔宗修士,手中的东华慈光星辰尺一晃,镇邪妙音发出,全力激发。

    嗡,

    玄音发出,朵朵青莲花绽放,细细密密的篆文在花蕊上流转,仙音嘹亮。

    饶是这个魔宗修士是金丹宗师,被玄音击中,仍旧免不了一个迷糊,如中雷击。

    “斩,”

    景幼南的五行剑光紧跟其后,光华一闪,人头落地。

    “啊,祝九死了。”

    “该死,这群玄门的混蛋。”

    “走,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

    洒在地上如梅花瓣的鲜血,触目惊心。

    这个时候,在场的魔宗妖族弟子才想起死在景幼南剑下的孟霍,再加上现在的祝九,一种森然寒意涌上心头,终于有了直观的认识:原来,金丹宗师也会死的。

    念头一起,厮杀的心思顿时烟消云散。

    在场的魔宗妖族修士均是惜命的很,宝物再是动人,没了命也是空。

    正因为如此,他们互相招呼一声,或祭出法器,或驾起遁光,或施展秘术,要逃之夭夭。

    “啊,”

    又一声惨叫,一个逃地慢的被景幼南追上,一尺打了个满面桃花开,连神魂都没有遁走,彻底湮灭在天地间。

    这是第三个被景幼南诛杀当场的金丹宗师,其他的魔宗妖族弟子听得是心神俱寒,恨不得能插翅而飞。

    不到半个呼吸,高台上空空如也,魔宗妖族弟子走的一个不剩。

    大胜利。

    摧拉枯朽。

    秋风扫落叶。

    峣东来等玄门弟子看得有些发愣,原本跟他们争锋相对的魔宗妖族,难道就这么不堪一击?

    景幼南大手一招,把东华慈光星辰尺和枯皮葫芦收到袖中,平和一笑,道,“还要多谢刚才诸位道友来援。”

    宁中轩最先反应过来,哈哈大笑道,“今天景道友大发神威,把魔宗妖族的贼子们打的抱头鼠窜,真是大涨我们玄门志气。”

    “是啊,”

    罗阳铭也点头附和道,“景幼南孤身一人就敢直面魔宗妖族,真不愧是我辈楷模,将来必是玄门领军人物。”

    这个洞玄派真传弟子经过刚才一战,倒是对景幼南印象大好。

    “我也是侥幸罢了。”

    景幼南谦和地回礼,从容镇定,没有半点面对魔宗妖族的霸道强势。

    林文月捋了捋耳边的秀发,笑盈盈地道,“实力就是实力,景道友不必太过谦虚。”

    看到景幼南与在场的玄门弟子打成一片,其乐融融,峣东来脸色很难看,他已经知道,这段时间的计划完全给他人做了嫁衣裳,白白便宜了景幼南这个混蛋。

    “可恨,太可恨了。”

    峣东来拳头紧握,双目冒火,就想甩袖离开。

    不过,想到玉音殿中的宝物,他还是忍下气,不能和宝物过不去。

    又寒暄了几句,景幼南环视左右,用一种领军人物的口气道,“诸位道友,我们先来破掉玉音殿的禁制吧。”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