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595.第595章 大自在天子 玄器名斩龙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夜深。

    紫庭生烟,神芝散香。

    陆元长啸一声,身如金色,眉放毫光,身后的天子魔像上前一步,和肉身融为一体。

    轰隆,

    下一刻,陆元睁开眼,眸子中仿佛有亿万星辰的虚影在流转,他手持细剑,斜指苍穹,鬼神啼哭,血雨如泣。

    这一刹那,陆元仿佛真正成了从尸山血海中走出的无敌魔帝,手中的细剑斩落日月星辰,杀败万界强者。

    “咄,”

    陆元的声音也变得威严厚重,言出法随,令人难以抵挡。

    “这是?”

    景幼南眯起眼,第一次感应到虚空中传来的凛然杀意,对面的陆元现在气势节节攀升,已经能够威胁到他的生命。

    “有意思,”

    景幼南大袖飘飘,身法如鱼龙翻转,看似行走一线,却是折折弯弯,在方寸中自有天地。

    可是即使如此,景幼南也无法摆脱对方越来越汹涌蓬勃的杀意,对方手中的细剑好似锁定了他的气息,即使逃到天涯海角,也不会躲过雷霆一击。

    一直到现在,端坐在王座上的侯道华才露出笑容,赞叹道,“想不到陆元道友把《大自在天子魔经》修炼到这一步,能初步凝聚大自在天子真身,真是了得。”

    “大自在天子真身一出,是比神通还要厉害。”

    “景幼南,终于要败了。”

    另一边,高台上玉光氤氲,泉水叮咚。

    峣东来沉着脸,开口道,“大自在天子真身虽然远远无法跟大修士的元婴法身相比,但对道术的加持很可怕,景幼南这一局险了。”

    虽然他心里恨不得让景幼南去死,但表面上还是要作出悲痛状,这是大局的要求。

    林文月却是盯着陆元手中的细剑,上面密密麻麻的篆文,只是看一眼就让人犯晕,涩声道,“是一件玄器,杀伐玄器。”

    玄器。

    杀伐玄器。

    姜卿筠细细的烟眉挑了挑,重新又恢复到平静。

    法宝之中,以杀伐之宝最为稀少,或许是这种法宝出世会引起腥风血雨,有伤天和,从来都是劫难重重,很难存世。

    但杀伐法宝的强大,是从来不容置疑。

    从某方面讲,杀伐玄器在修士眼中的价值,并不逊色于一般的道器。

    月影斑驳下,疏林成行。

    陆元手握斩龙剑,感应到剑器真识传来的欢呼跳跃,深吸一口气,眸中冰冷。

    斩龙剑是当之无愧的杀伐玄器,当日晋升玄器之时,周围上百万的人口全部精血被细剑吞噬,化为鬼城。

    可是这件杀伐玄器的杀意太过浓重,即使是他每次动用,都要小心谨慎,生怕被杀意侵蚀神魂,落下后遗症。

    正因为如此,他才会和景幼南缠斗,就是为了有足够时间沟通剑器的真识,免得这件凶器反噬自身。

    “现在该结束了。”

    陆元居高临下地看了景幼南一眼,手中的斩龙剑高居,实质般的杀意在剑身上凝聚,形成一个个恐怖的漩涡,吞噬任何的生命。

    “死,”

    声音高高在上,如天帝审判,不可更改。

    大自在天子真身加上杀伐玄器斩龙剑,两者威能合二为一,一件斩出,剑身的漩涡化为黑洞,虚空寸寸塌陷。

    在这一刻,细长的斩龙剑仿佛化为一只吞天怪兽,就连空间都在它的细密牙齿中被咀嚼,吞入肚中。

    “真是天妒英才啊,”

    高台上,峣东来正在猫哭耗子假慈悲,用悲伤地语气道,“景道友这么出众的人物,没想到会丧命于此。”

    宁中轩瞥了他一眼,没有说话,只是紧张地看向场中。

    斗阵也是有规矩,场中双方斗法,外人干着急也没法插手。

    “是啊,”

    刘仁娜和峣东来是统、一阵线,附和道,“对面的这个天魔宗陆元实在是太阴狠了。”

    “景道友之仇,我们不能不报。”

    峣东来站起身,挥舞手臂,慷慨激昂,只觉得从来没有这么舒坦过,大声道,“我们不能让景道友白牺牲,一定要打败魔宗妖族。”

    说完之后,没有想象中的齐声响应。

    在场众人的目光不对,他们张大嘴巴,看着自己,就好像是在看一个疯子。

    就连自己的铁杆盟友这个时候也是俏脸通红,看上去神色不对。

    “这是怎么了?”

    峣东来心神一颤,转过身看向场中,登时就傻了眼。

    只见场中景幼南站的稳稳当当,他的天门之上,一张卷轴打开,层层叠叠的山岳浮出,看不到尽头。

    凌厉到极点的剑光劈散山岳,但马上又有一座山岳顶上,如同是无穷无尽一样,一点一点地在消耗剑光的力量。

    看得出,卷轴上宝光明灭不定,显然是抵挡斩龙剑抵挡地很勉强,当让人揪心的是,宝光一直不灭,还是把剑光挡在外面。

    “这个,”

    峣东来瞠目结舌,说话都结结巴巴,道,“这,这,这。”

    宁中轩则是最先回过神来,看向峣东来,讥讽道,“峣道友,看来景道友是不用你替他报仇了。”

    “你,”

    听到这明显的讽刺,峣东来只觉得面如火烧,差点找个地缝钻进去。

    在这一刻,峣东来是恨死了宁中轩,简直想把他剥皮抽筋。

    宁中轩笑了笑,并不在意。

    他如此做,并不是全因为他倒向了景幼南,更多的是,他看峣东来不顺眼。

    既然看不顺眼,此时不补刀何时补刀?

    场中。

    看着挡住自己斩龙剑的阵图,陆元第一次露出惊骇之色,他万万没有想到,真有人能挡得住斩龙剑的凌厉杀意。

    “怎么会这样,”

    陆元深吸一口气,恢复平静,但他知道,自己这一场多半要败了。

    景幼南负手而立,神色从容,却没人知道,他的手心满是汗水。

    他也没有想到,对方手中的玄器居然是如此之凶悍,虽然五岳真形图这件玄器并不是单纯的防御型法宝,但它到底是道器级别,可差一点就挡不住斩龙剑的肆虐。

    要不是上一次道器五岳真形图吸收了百兽图,融为己身,更进了一步,今天说不定就要载个大跟头。

    “果然,能进洞天的都不容小觑。”

    景幼南吐出一口浊气,酝酿反击。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